睫毛弯弯视频

      第93章 你不仁我不义也正常

      从孟家出来,两人朝凌家村走去,走了几步,孟柒娣忽然笑了。

      凌骁诧异的扭头,“怎么了?”

      孟柒娣笑道,“忽然想起一句话。”

      “什么话?”

      “忘了。”那对母女吃亏,孟柒娣心情都舒畅许多。

      都是老狐狸,这孟家人能斗的过吗?

      凌骁……

      想到一件事,孟柒娣推着轮椅连忙问道,“对了,你说的破坏军婚是犯法的,我们这将来要是离婚,算不算破坏军婚?”

      “你猜。”凌骁视线落在别处,“如果离不了,你咋办?”

      孟柒娣……

      凉拌呗……

      两人没走多远,聂家桑塔纳开了过来,在两人身边停了下来。

      “凌队,需要捎带你们一程吗?”

      聂海摇下车窗,笑眯眯看着路边的夫妻俩。

      凌骁扭头看向孟柒娣。

      孟柒娣淡淡朝车子看过去,“不用了,谢谢聂先生好意,我晕车,坐不惯车。”

      “好吧,你这丫头也是没有享福的命。”

      也不知道聂海在感叹什么,他冲两人歉意的点头,开车离开。

      后座的孟玉珍死死的看着路边的两人,眼底满是怨恨。

      桑塔纳扬长而去,凌骁收回视线,“想要车吗?”

      孟柒娣推着轮椅,轻嗤,“别做梦了,实际点不好么?你家存折也就一千块钱。”

      那一千块钱看着挺多的,但是,家里都是没有劳动力的人,又是两个病患,这要是有个什么不好的,那些可是救命的钱啊……

      凌骁轻笑,这姑娘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了。

      “老实点,别整天想着怎么花钱,下次什么时候复查?”孟柒娣问道,也不知道玉泉水都煮饭了,对他腿有没有恢复一点?

      凌骁摸了摸鼻子,“还要半个月,不急,你明天不是要进山吗?真带小橙子去?要不让金铭陪着?”

      竹林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大山,正是开春季节,山里又没人际,肯定不安全。

      “不用,让别的男人陪你媳妇,您可真大方,也不怕头发绿油油。”

      孟柒娣嗤笑,小橙子好打发,她弄东西也好收了,领着大男人多碍事。

      凌骁……

      这嘴皮子开口能气死人……

      两人从镇上走一圈,孟柒娣趁着肉店收摊,两块钱买了一堆猪下水。

      本来想买些香料卤猪下水的,想到那供销社的态度,孟柒娣直接不想去了。

      路过种子店,花了一块钱各种各样的种子买了一份。

      可惜这年头没人太过奢侈种花,不然买点花种子,也蹊跷,空间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种子,难道前世空间在孟玉珍手中并没有得到开发?

      没有香料,回去路上,凌骁倒是指使她掐了一把叶子,有些她认识,比如麻辣籽就是常见的花椒。

      掐了一把,她狐疑的问道,“这些不会是就是那些卤肉的香料吧?你咋认识的?”

      她认识的不多。

      凌骁整理手里的东西,小心翼翼放进布袋里,“以前出任务,在山里一待就是一个月,想改善伙食,摸索着就认识了,好多是猎人教的。”

      “你们当兵的不是提倡吃苦耐劳吗?怎么还改善生活?”

      孟柒娣把手里掐来的水芹菜递给他,推着轮椅继续走。

      凌骁手一顿,没好气道,“那也要看情况,有条件情况,自然是要改善,不然是个人也受不了……”

      好吧。

      两人到家时天色还早,远远看到凌家大门口坐了几人,是凌金铭兄妹俩。

      孟柒娣弯腰,凑近凌骁二嫂,压低声音,“骁哥,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棒打鸳鸯了。”

      耳边传来热气,凌骁手指轻动,挑眉,“怎么说?”

      孟柒娣努努嘴,“人家姑娘对你情根深种,你应该娶她的,而不是我……”

      凌骁嘴角扯了扯,“那你现在都棒打了,要不要补偿我,赔我一个媳妇?”

      “要不,我们现在离婚,我让位?”孟柒娣连忙道,反正她已经嫁出来了,和孟家没关系了。

      “你户口还没从孟家迁出来。”

      凌骁声音清冷了几分,扫了眼手边的布袋,低喃,“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他声音低,孟柒娣并没听清,“什么?没迁出来,那也只能委屈那位金悦小姐了。”

      凌骁淡淡垂眸,“我说,军婚我不同意,你是没办法离婚的,你觉得她和你相比,我会选择留下谁。”

      孟柒娣震惊的看着他,“你当初不是这样说的!你没说你不同意离婚就不能离婚。”

      凌骁掀起眼帘,“那你也没说才结婚三天就要退位让贤,你不仁我不义也正常。”

      知道自己理亏,孟柒娣讪讪,“这不是怕耽误你么?人家姑娘对你情深义重。”

      凌骁嗤笑,“饷午谁说的我给自己绿油油,怎么,孟小柒这就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头顶一片绿?”

      孟柒娣……

      谁是孟小柒了……

      这人嘴皮子什么时候这么利索了?

      两人在桥这边说着话,那边凌橙眼尖的跑了过来,兴奋的喊道,“婶婶!你可回来了!”

      没在凌骁这里争赢,孟柒娣轻哼一声,扔下他过了桥。

      凌骁淡淡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瞥了眼双腿,滚着轮椅过了水泥板桥。

      凌骁自己过来的,凌金悦酸溜溜道,“凌骁哥,你这媳妇真要不得,怎么能让你自己过桥呢?这要是掉下去了,可怎么办?她怎么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男人?这要是我啊……”

      凌骁眸子有几分锐利扫向她,声音清冷,“你觉得我没用?过桥都过不来?”

      凌金悦微愣,下意识摇头,“不是……凌骁哥,我不是这意思,我意思是那个孟柒娣不该扔……”

      凌骁冷冷打断她的话,“还没嫁人就管的那么宽,是不是我们两个说话你也要管?”

      本来孟柒娣说要离婚,让他心头有几分闷气,这会儿直接冲凌金悦去了。

      孟柒娣刚在水井边压了一桶水,忍不住出声,“可能人家住海边吧?”

      “为啥金悦姑住海边?”小橙子好奇的问道,她不是住村里吗?

      “不然怎么管的那么宽,住海边才管的宽。”孟柒娣倒了一盆水,端到凌骁面前。

      这话她还是在电脑上学来的,据说是后世内涵多管闲事的人。

      凌骁眸子微闪,伸出手,“帮我洗,你刚才的话我不计较了。”

      孟柒娣斜了他一眼,默默蹲下身挽起袖子。

      某人老老实实听话,凌骁心情愉悦了几分,“小橙子给你婶婶拿毛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