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视频在线观看无限看-丝瓜ios视频丝瓜视频

      青十柒看到那卸了后腿的野猪与那群岩鼠,感到诧异。

      “虎哥啊,那群岩鼠跟你好像很熟啊?”

      他问道。

      那群岩鼠看向他的眼神充满敌意,然而看向林鸦的目光却无比狂热,近乎于崇拜。

      “算是吧,它们可帮了我不少忙。”

      林鸦显然不会告诉青十柒有关天赋的事情,秘密这种东西无关乎信任,真正的秘密不管对方与自己如何亲密,都不会向其透露,否则就可能成为滋生猜疑的土壤。

      青十柒点了点头,然而寻常的野兽与妖兽厮混在一块的情况十分罕见,因为妖兽从血脉上会令野兽产生一种威胁感,它们会本能地避开妖兽出没的地方。

      而且不管怎么说,老虎和老鼠的组合也太奇怪了。

      突然他看到了被岩鼠们护着的瑕麟剑,眼睛一亮。

      “瑕麟……”

      青十柒低声惊呼。

      那群岩鼠既然听命于林鸦,那想必瑕麟现在便是归属于他。

      青十柒可不敢表现得多么炽热,但关于那把剑的传说,他倒是听说过一二,话说这把剑怎么到林鸦手上呢?

      “怎么?你认识这把剑?”

      林鸦也注意到了青十柒异样的目光,于是问道。

      青十柒点点头,答道:“此剑铭为瑕麟,就如剑铭中的‘瑕’字,此剑乃是残次品,但尽管如此,它依旧可算为神兵一类。最离奇的是它的出处,传闻这黑獠群山中藏着一处……”

      青十柒突然没声了,他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林鸦。

      “十柒兄,有什么话直说吧。”

      林鸦少见地来了兴趣,他早就猜到这黑獠群山不简单,不然系统也不至于特意整个任务让他去探索。

      “我们边吃边聊吧。”

      青十柒狡黠一笑,这就是他目的。林鸦来了兴趣就好,就怕他没有兴趣。

      至少他这顿饭可以蹭地心安理得,林鸦提防着他,他又何尝能安心呢?

      妖与妖之间虽说没有人族那般尔虞我诈,但世上没有免费午餐,更没有平白无故的善意。这是临行前,他娘亲特意告诉他的。

      林鸦也不吝啬,利爪一挥给野猪开膛破肚,任君享用。

      青十柒也不客气,狐狸的身子虽说较为柔弱瘦小,但牙齿还算锋利。

      “虎哥,你也吃呀?”

      林鸦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让青十柒怪不自在的。

      刚刚林鸦在思考东西,听到青十柒的呼唤他回过神。

      他学着青十柒的样子撕下大口肉,虽然说吃不惯,但身为妖族却吃不惯生肉,这可就说不过去了,至少得在别的妖族面前做做样子吧。

      青十柒大快朵颐着,吃两口肉还要吮一口血,可谓真正的饮毛茹血,好不痛快。

      倒是林鸦这边脸色越发铁青,好在虎子脸上有毛,还真看不出来。

      “虎哥,我吃饱了,我们接着聊。”

      青十柒的表情突出一个心满意足。

      “我也吃饱了。”

      林鸦用爪子揩着嘴。

      “虎哥,你好像食量不佳啊。”

      青十柒关心道。

      “这个啊,我减肥来着……对,减肥,实在太膘了。”

      “啊?”

      这可说不过去啊,妖兽可没减肥这种概念,就算为了保持形体,可现在是初春啊,怎么说也应该大量进食,把过冬少的膘都长回来。

      青十柒瞥了眼林鸦的块头,确实够壮的,难道他确实是想减肥?

      索性不再去想,既然吃了林鸦的一顿,青十柒也打算把自己的情报与他共享。

      “虎哥啊,我们是要聊瑕麟的来历吧,不知你是否介意告诉小弟,你这把剑,是从何得来的?”

      青十柒小心问道。

      林鸦看了眼被鼠小弟好好护着的瑕麟剑,闭上眼开始胡说八道。

      “其实这把剑是猿王大人死前托付给我,让我去某个地方刨出来的。”

      青十柒点了点头,恍然大悟。

      “原来是猿王大人,看来虎哥你颇受猿王大人青睐,这可是我们小妖的福气,只可惜……”

      “只可惜成了猿王大人的遗托。”

      林鸦语气变得悲伤起来,要不是演技不够,他还想当场表演个苦大仇深。

      反倒是青十柒开始安慰起林鸦来。

      “虎哥你也不必伤心,如今黑獠群山的妖族可谓一网打尽,不知你以后有何打算。”

      “我暂时还未想离开,虽说是伤心之地,但故土理应我来守护。”

      然而口头上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实际上林鸦只是被任务所限制,而且他打心底觉得越早探索完越好。

      这个与他认知大为不同的世界,他没理由桎梏于一地,他想到处看看,去闯荡一番。

      “既然如此,那我这个情报对虎哥你可就大有用处了。传说这黑獠群山之中隐藏着一处遗迹,进入其中需要机缘。传闻里面满是神仙丹药、功法神兵、仙家传承……这些东西全靠自身机缘获得,万族皆平等。想当年猿王不过一只普普通通的猿猴,甚至还未开化。它误入遗迹之中,于遗迹中十年来点化修行,出世后便成了震世一方的猿王。”

      青十柒眉飞色舞道,仿佛进过遗迹的是他自己。

      “你是说,是那遗迹成就了猿王?”

      他抬爪拍地,铿锵道:“就是如此,若是虎哥你能寻到那个遗迹,再过二十年,世间就要多一位虎王!”

      林鸦笑着摇了摇头,回道:“十柒兄说笑了,我哪有那么好的机缘气运,只能说有个盼头吧。”

      然而林鸦心里却是另一副打算,他脑中有黑獠群山的立体地图,只要那遗迹不是在小世界之中,迟早会被他找到。而且就算那遗迹在小世界之中,现世之中也一定有个入口。

      “那么你呢?十柒兄是否打算回青丘墟了?”

      林鸦突然问道。

      青十柒表情一滞,支支吾吾道:“我……我嘛……我大概也要停留几日,如果虎哥不嫌弃我叨唠的话,这几日我就跟着虎哥,看看还有什么幸存的妖族需要我青丘墟的接济。”

      “这样啊……”

      林鸦点了点头,实际上他也猜到了,这青十柒大概另有所图,他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不过他一介小妖知道如此多的机密,本身就够可疑了。

      不过林鸦倒是乐于看他行动,起码他现在对自己没有威胁,而且他估计还知道更多的东西。

      就算他有其他心思,拥有神兽血脉的林鸦完全可以先发制人,以贝希摩斯的力量撕裂一切。

      于是林鸦便同意他留下,一虎一狐外加一群鼠,这队伍组成越发奇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