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手?

      “需要我降阶与你一战吗?万古。”幽冥哈哈大笑,不想惹事,不代表自己怕事。

      “一个小境界?”万古试探性的往小的方面说。

      “万古,幽冥坠崖之前,你杀幽冥易如反掌,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他在你手上走不过半招;再次回到圣字纹界,幽冥杀你易如反掌,同样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你在他手上走不过半招。这就是你们两者之间的区别,你想要公平一战,坠崖那段时间便是最公平的时间点。”禁作为旁观者,比当事人看得更透,现在两者之间的差距,用时间已经无法弥补了。

      “是真的吗,幽冥,难道你现在是帝境?可是,帝境一般不都是界王才拥有的吗,你是圣字纹界的第四位界王?”菩萨蛮和雄霸互看了一眼,发现他们还是小看的幽冥,平时这位不显山露水之人,在修炼一途上,已经堪称妖孽了,应该代表了玩家的极限。

      “不可能,我界每一位届王的诞生,天地将会显现异象,天降祥瑞,地生奇景,这是天地对其功德的赞许,近千年的时间里,平安无事。”

      龙战对于强者的观点进行了反驳:“也许是太远了呢,或者是老大所在的地方太偏僻了。。。”

      “只要是在我界范围之内,即使你到达天涯海角,被囚禁于无尽虚空之外的虚境之中,这方天地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有生命体存在的地方,天地都会为其传递,这就是天地规则。”

      “界王,代表的是一届的气运,更是决定了一届的实力,有时候有关联的其他界域天地规则也会自动送上祝福,就比如说相邻的曙光大陆,所以,龙战,你的说法站不住脚跟的。”

      “禁老头,你到底是哪一头的,怎么帮起外人来了。”龙战斥责禁的吃里扒外行为。

      “帮理不帮亲,我说的只是一个事实,还有一个事实是,在幽冥再次现身那一刻,已经可以和我不相上下了,或者说那时候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曙光大陆有三位圣人,圣字纹界有三位界王,六位强者当时就是联手,也许在他面前无法过百招,因此,我们格外关注幽冥的行为。”

      “我去,老大,你真的是界王啊,厉害了我的老大!老大,你是怎么办到的?”龙战听到禁的话后,兴奋的来到幽冥的身边,打算手拍一下对方的肩膀表示庆贺,但是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对,禁,老大曾经说过,他只是血肉之躯之境,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没有经历过天劫,怎么又成了帝境?”

      “龙战,你这话没错,但是你忽略了一个问题。。。”

      “绝对的实力,凌驾一切,幽冥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天罚,降下考验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因此就直接忽略了,我说的对吧,禁大人。”万古紧握的双拳,慢慢的放开,力量啊,这是让人绝望的力量。

      “也不对啊!帝境的实力让人感到恐怖,而幽冥。。。”玲珑疑惑不解,来到幽冥面前,她怎么也无法将面前的这个人,和界王相提并论,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因为随风和闲云啊!”幽冥明白玲珑的意思,微微一笑。

      “和他们二人有什么关系?”青龙萧逸尘追求的是武道极境,现在有个人站在最顶端,并且离自己是如此之近,自然希望有所获。

      禁转头看向幽冥,后者想了想,微微点头,得到答复之后,又看向随风兄妹二人,摇头叹道:“随风、闲云,你们不是一直在找寻自己的来历吗?也一直希望我们能出现,给你们答案,其实答案你们早已经知道了,在你们的梦中,在你们记忆中,你们已经得到了相应的答案,虽然不完全,但是已经足够了。更何况你们在知道了幽冥他们来历之后,你们心中应该的疑问也有了答案吧。其实我之前已经告诉幽冥了,只不过他说既然你们选择了以孩子的思维来看待世界,是因为你们不希望面对那个事实,现在,我来告诉你这个答案吧!但首先,你们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禁大人,这么多的磨难我和妹妹二人已经挺过来了,我们承受的住的。”随风紧紧握住闲云颤抖的双手,想要平复她的心情。

      “这件事情很简单,长大吧!”

      “大人的世界就用大人的态度来看待吧!随风、闲云,不管你们最终是什么样的选择?只要你们愿意,天涯海角,我都带上你们,只到你们累了,想要过闲云野鹤的生活,我也会想让QQ他们给你们安排一个地方。。。”

      “谢谢,少主,现在你们可以说了。”随风缓慢站起身来,随后身上的披风往地上一扔,在完全站立之时,已经成了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而身边的闲云略微犹豫之后,来到了瑶姬和女帝的身边,在二人的掩护下,美少女变身,成了不落于二女的一位美女,看呆的龙战大大地咽了一口水之后,之后转过身,看向联军中的一位满脸横肉的强者,太丑了,应该用我水球邪术去改造一下,我等下要不要建议他一下呢?算了,敌人的丑陋,才能显现本公子的帅气。

      “随风、闲云,你们二人来自于曙光大陆,并非我圣字纹界之人,至于为什么来到这里,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你要问天王了,这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若不是看在幽冥对你们另眼相看,特殊照顾的份上,我是不会注意到你们二人的存在的。”

      “谢谢禁大人的照顾,我和妹妹记下这份恩情了,没有圣字纹界,就没有我们兄妹二人的今天,我们具体身世,我们会回到曙光大陆。。。”随风和闲云恭恭敬敬对禁行了一礼,后者端正的接受了。

      “随风、闲云,你们二人不用回去调查了,以你们二人的能力,是不可能调查的到的。”

      “哈哈哈!幽冥,需要我的帮助吗?虽然在这圣字纹界我不如你,不过在曙光大陆,我的人脉还是有的,想要调查他们二人身世,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敌和友之间,不过是利益关系,万古看的很透,在其打算进入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对这个世界和幽冥的关系有了最终的定义:对手,一界大敌。

      “错,万古,其实在这里,你比在曙光大陆有更多的便利,因为你的顾忌少了很多。在曙光大陆,情报方面,你依然不如我。”

      “不可能,人族两大帝国再强大,也不如神魔等势力,幽冥,你这话说的,有些过了。”

      “不,一点也不过分。社会阶层,不管是没有智慧的种族,人族,妖族,还是神魔等种族,其实大体可分为三个阶层,最下层代表是被统治阶级,他们处于金字塔的最底端,所拥有的权利有限,但却是人数最多的一个族群,我说的没错吧?”

      “没人反对,也不可能有人反对。”银子说出了大部分人的观点,有一部分人反对,但是静观其变。

      “这一阶层的人,人数最多,信息也最为复杂,来源不一,因此决定了它们的真实度谁也不敢保证,但就是这样,另外两个阶层的人也不敢忽视这些人,我们是谁?我们是天选者,大部分人来自于这个阶层,而我们的通信又比你们,快上那么一点点,甚至有时候你们还会判断出真假,我们就已经对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无聊的人多啊!这一点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所以,这一阶层的信息,我们比你们更清楚,这一点,没有疑问吧?”帝师接过幽冥的话,万古等人少数人明白,但正阁、银子等人云里雾里之中,见万古等人没有解释的意思,只能暂压下心中的疑问,希望在之后对话中,可以解开疑问或者有提问的机会。

      “嗯!帝师,你们的话没错,不过你们无法接触到最深层次的秘密,而这些只有神魔等拥有亿万年传承的种族才有可能得到,所以,幽冥,帝师,在这方面我比你更有优势,你们还是需要靠我,我们几方合作如何?”万古的自信来源于他有这个能力,他有底气做出这个承诺。

      “合作的事情,回到曙光大陆再说,不过,万古,你所说的是第二阶层,在这方面我们确实不如你,但是不代表着我不如你。帝师和雄帮主,以及大部分的天选者,想要知道这部分隐秘的事情,必须通过系统或者进入一些秘境险地等,但还有一部分人是例外,就比如说我,因为我有另外一个来源途径。”

      “第三阶层吗?那么,幽冥,这第三阶层又是什么?还有比神魔等更能了解整个世界的吗?”

      “有,万古,就比如说我。”禁笑着说道,他是界王,他能调动一界之力,界内之事,不敢说100%知道,但是九成还是有的。

      “本宫也算一个,银凯雪域,本宫为唯一的存在,相对禁来说,对于界内之事,不知道的只有那1%而已。”女帝玉音婉转,让不少强者为之沉醉。

      “幽冥,你见过三圣大人?”万古身边的一位强者面露不可思议之情,心中惊起万丈波澜。

      “不知道,也许见过,也许没见过,有了一些猜测,但是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都是虚假的谣言。”

      “除了三圣,还能有谁?曙光大陆敢称为界王而又没有强者反对的,只有他们三位大人。”

      “有啊,所以幽冥才说我们无法知道这第三阶层,你们来自于域外星空,也只是比我们多知道一些而已。幽冥,为什么受到你们的关注,我知道的比你们多一些,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幽冥未真正意义上的凭自己实力杀过一位神境强者,都是在其他外力的帮助下完成的,那么,为什么你们还如此的重视他?就如幽冥自己说的,在最高端的情报方面,我们不如他,因为我们无法接触到那一个层次。”

      “万古,聪明,还好我没有起争霸天下的心思,否则我现在就想灭了你。”

      “你不是见过天地的宠儿吗,可以为他们扫清障碍啊!”

      “春秋国有一首诗说,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所以,你的未来,让这些天地宠儿头疼去吧!”

      “哈哈哈!好,曙光大陆,我们还是朋友,是吧?”

      “没错,利大于弊,我们是朋友,弊大于利,我们是对手。”

      “正和我意,正和我意。哈哈哈!”

      “少主,能打扰一下你们吗?请问,我们的来历是?”

      “不管是哪一个界域,总是有正反两方面,有神就有魔,有光就有暗,有善良就有邪恶,既然时代有主角,上苍有宠儿,那么自然有它的反面人物,那是天之弃子。我之所以之前在知道你们来自于曙光大陆,寻问那位大人之后,选择了不告诉你们,是因为不想你们带着这个包袱,在世间行走,人生很累,走得很艰难,既然当初选择让你们来到这里,就是希望你们放弃曙光这个包袱吧!那是一座大山,一旦你们选择背上,会比我们这些天选者更窒息。”

      “幽冥,他们是曙光大陆的万恶之源?”

      “老大,那位大人是谁呀?作为一个玩家,你还怕他不成?名字说出来听听。”龙战的脑回路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样,走着走着就岔了。

      “龙战,收起你那点心思,说了你也不认识,更何况,即使现在在屏幕前看直播的玩家,在我说出他的名字之后,不,可能你们连是什么名字都没听清楚?就已经遗忘了。。。”

      “哈哈哈!幽冥,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世界没有你想象那么神奇?”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你能解释为什么远隔亿万星空,王座会来到水球吗?”

      “少主,我希望从你口中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我们是谁?”

      “唉!”

      “老大不想说,那就让本大人来说,随风、闲云,你们二人就是天之弃子,所以才会厄运缠身,即使离开了曙光大陆也没有改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