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的主播么

      接下来的三个仓库也都是这一类把所有内容物都放在明面上的仓库,而它们也都被一些本地人买走了。

      因为相对于外地人,这种把所有的物品都放在明面上的仓库拍卖价几乎也都是透明的,也只有本地人能够从中获取利润。

      很快拍卖就到了那些全是箱子和油纸包的仓库,这个时候大家一下子就变得谨慎了起来。因为相对于刚才的拍卖,现在的拍卖更像是赌博。

      “好了,现在是我们今天拍卖的第五个仓库。”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拍卖轮到了之前梁恩关注的那个仓库。

      “还是10000欧起拍,每次加价1000。有没有人出11000欧——”梁恩立刻举手示意,然后拍卖师指着他说,“好了,现在是11000欧,有没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格?。”

      后边立刻传来了窃窃私语声,显然,刚才的观察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发现了那个标记,所以对于要不要赌一把大家都在犹豫。

      “我!”这个时候,在场唯一一位女性举手示意到,从她的口音中能听出她也是一位非本地人。

      显然,千里迢迢赶到这里之后空着手回去对于很多外地人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所以自然有人愿意冒着风险赌一把。

      “很好,现在已经是11000欧了。”主持拍卖的那个中年人立刻挥舞着手臂开始炒热气氛,对他而言,只有一位买家就太糟糕了,所以听到有人竞争之后自然就兴奋了起来。

      “好了,现在是12000欧,12000欧,下次出价是12000欧,有谁愿意跟?”

      “我继续跟。”梁恩用一种非常标准,但基本上平时没有人使用的播音腔德语口音喊道,然后颇为美国的耸了耸肩并咕哝到,“开了一天车才到这里,我可不想再开着空车回去。”

      “那么现在是12000欧了,12000欧,这可是一个低价,有谁愿意加到13000欧。”听到梁恩跟架表示继续跟之后,拍卖师立刻大声的喊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拍卖和前几次拍卖相比,大家明显要谨慎的多。因为和之前几个仓库相比,这个仓库能够透露出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

      考虑到一间仓库最低都要1万欧元的底价,所以每个人在出价之前都会反复斟酌,同时观察周围人的态度。

      最终,在梁恩把这个仓库拍卖价拉到15000欧元的时候,没有人继续出价了。

      因为没人知道那些箱子是空着的还是满着的,而那些油纸包也裹得太严实,看不出里面到底有什么。

      当然了,梁恩表现出的那种愣头青气质也吓倒了不少人。因为对大家而言,来这里拍卖是求财而不是求气,因此他们觉得没必要和他这样的愣头青斗气。

      又快速问了几遍后,发现没有人继续跟进的拍卖师指着梁恩说到,“好了,现在这仓库归你了。”

      相对于之前均价两万欧元以上的仓库而言,这个仓库可以说是明显便宜了不少。等到付钱的时候,梁恩付了1万欧,而皮尔斯父子两个则付了另外的5000欧。

      因为在这个仓库上梁恩更看好一些,所以自然掏更多的钱来获取未来更大的收益份额。

      不过在下一个仓库,大家一下子全都精神了起来。

      因为这间仓库虽然也同样盖着油布,但是其中一个油布的一角不知道为何被掀了起来,露出了下边的木头箱子。

      而这些外表上看上去有些斑驳,但整体看上去保存非常完整的草绿色木头箱子明显就是一些用于装运武器的箱子。

      如果考虑到这个仓库本身属于军队的话,那么这些仓库的箱子中的内容物大家基本上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一瞬间,疯狂的竞价大赛开始了。只是尝试性的出了两次手,梁恩他们就被淘汰出了竞价圈。

      因为他们发现仅仅几次叫价后,仓库的价格就超出了他们对于这次出行全部的预算。最终,这个仓库被一个看上去很健壮的本地人以63000欧元收入了囊中。

      不过接下来一个仓库直接流拍了,因为整个仓库干干净净,只有角落里被帆布遮着的一点东西,看上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值1万欧元。

      拍卖结束之后,那些没有拍到任何东西的人骂骂咧咧的开着车离开了。而拍卖到东西的人则把车倒到门口准备装运货物,顺便挡住其他人的视线。

      在梁恩和皮尔斯的推动下,大铁门缓缓顺着轨道向旁边移开,露出了一间看上去犹如一个室内篮球场一样巨大的仓库。

      “好了,先把灯拿下来。”老皮尔斯这个时候把车停在了门口,然后招呼两个年轻人从车后的集装箱里把他之前准备的LED大灯放在仓库的几个制高点上。

      当这些灯放好之后,老皮尔斯摁了一下手上的遥控器。一瞬间,整个仓库被照的亮如白昼。

      站在门口的众人可以清晰的看见仓库中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承重柱与承重梁,还有位于房顶上看上去颇有年头的电灯。

      地面上,已经出现龟裂的水泥地板积了不少灰。被打开房门后室外的风一吹后,一下子从地面上腾起弥散在了空气中。

      不得不说这是个好消息。因为相对于湿润的环境,干燥的环境更容易让里面的东西保存下来。

      戴上防毒面具,穿上工作服的三个人开始顺着空隙向内走了过去,同时依次打开那些油纸包和箱子检查里面的内容。

      “红领巾,蓝领巾,红领巾——”连续打开了十几个油纸包之后,梁恩发现架子上有整整一排都是崭新的,叠的整整齐齐的红领巾或者蓝领巾。

      看着这些领巾的包装以及具体情况,应该是生产出来后从未用过就被塞进这间仓库里了。

      “我这边也是,每个箱子里面装着十块木牌,每一块木牌上都是一个德文字母。这应该是当年那些人游行的时候用来组标语的标语牌。”皮尔斯语气里面也带着沮丧。

      的确,这些带有时代特色的东西总会有人愿意收藏,但不管怎么说这都属于一个非常小众的收藏。而现在梁恩和皮尔斯他们找到的量差不多相当于整个欧洲一年的出货量。

      这些价值不高的物品明显让大家的情绪沮丧了不少,但是每个人仍然认真的把那些油纸包和木箱子一个个翻了过去。

      因为根据刚才老皮尔斯的说法,依他几十年寻宝积累下的经验,只有用来收纳一些重要物品的箱子才会画上各种徽章。

      果然,就在翻到第二个架子上的油纸包时,梁恩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又是蓝……等等?”看见包裹里又是蓝色的纺织物后,梁恩叹了一口气后准备照例翻两下再去开下一个油纸包,但是他手一拨之后,一些金色的流苏露了出来。

      “我好像找到了一些旗帜,墨菲先生。”展开了那块织物之后梁恩大声的喊道。“能看看这些旗帜是什么内容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