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快播

      东平的终端又开始震动了,他醉眼朦胧地拿起一看,发现是一则新闻的提示,就在他打算关闭之时,一晃眼看到了标题,顿时把他酒给吓醒了。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詹星:为了女儿,我将向拜血教宣战!》

      他一边开启【有害物质抵抗】,一边仔细看着下文。

      这文章开头一句就让他一惊【在此时此刻,我女儿詹风的治疗药剂研究基地,正受到无数血影的攻击……】

      就这一句,东平就再坐不住了,噌的一声站起来,刚打算往外跑,又觉得速度太慢,拿起终端跟小翅膀拨了过去……没声音?!

      怎么又没声音!

      “咦,你怎么了,继续喝呀?”坐在对面的光头热情的招呼道。

      东平用狐疑的目光看了看这个家伙,又看了看信号满格,声音调最大,显示通话接通,却悄无声息的终端。

      遥若的无声通话是因为终端不小心按到了,难不成小翅膀这儿还能是不小心接到的吗?

      真就这么巧?

      而且接通了总应该有声音吧,怎么一点环境音都没有?!

      是不是他身边有什么地方有鬼?

      在排除酒精影响后,他发现了许多问题,比如……一个长袖善舞的家伙,为什么要到这儿来陪他喝酒聊天?

      还对他一阵恭维一阵捧地,话题迎合他的喜好,他是这家伙的上级领导?还是掌握着关键资源的关键角色?

      这样的人,缺少倾诉对象?缺少酒喝?这些不应该就是他的工作内容的吗?谁在休息时间还自己找正事做啊?心受得了身体也受不了啊!

      这一切怀疑都指向了一个结论——这人别有用心。

      东平心一横,对他使用了【万象真形】,抹去了他的警惕心一分钟,开口问道:“你究竟来做什么的?”

      “陪你说话喝酒,至少拖住你四十分钟,现在已经三十五分钟了,我真是个天才……”

      东平压下心火,然后继续问:“为什么要拖住我?”

      “因为詹师老大不想你去搅和他的计划。”

      之后不用东平继续追问,他就像炫耀一般,将知道的细节告知。

      搞明白原委后,东平立刻起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后,一个侍者走过来收拾桌子,发现了趴在桌上的光头。

      “先生?你朋友已经走了,先生……啊!!!死人了!!!”

      ……

      当东平一路小跑,来到在酒吧旁边的小巷后,发现小翅膀已经到了。

      “传送珠还没恢复,害的我又得飞来飞去了。”小翅膀嘟着嘴,“我也是看了新闻的,可是知道那边的情况有多糟糕,你可得保护好我!”

      “嗯。”

      东平答应了一声,右手拿着出鞘的影之牙,左手干脆地握住了她的手。

      “注意,我会传送到那个峡谷的谷底。”她说着,随后光影变幻。

      刺眼的阳光消失,他们来到了一偏阴冷的血色天空下。

      在声声令人战栗的哀叹声中,血光聚集成群,纵横往来,令人头皮发麻。

      东平一睁眼,手中影之牙就连连出击,这把剑的剑锋如橡皮一般,将他们周围的血影擦去,只剩淡淡的血色残骸慢慢飘散,一如纸上残留的橡皮屑。

      “呀,好恐怖,我闪了,你保重!”小翅膀立刻又传送走了。

      只剩他一个后,正好可以放开手脚。

      天更暗了,气温骤降,仿佛跨过秋天,提前入冬。

      所有血影都被这里的异象吸引了,如横向的血色水龙卷一般向他高速旋转而来。

      而面对这一切,东平只是持剑而立。

      卫光大主教摇了摇头,“好大名头,结果……哼,他完蛋了。”

      果然,东平的身影被血影潮吞没,瞬间消失不见。

      之后,四周光线开始恢复,气温也缓慢回升。

      卫光回头,继续指挥手下围攻基地,将这突然出现的这个名不副实的家伙抛在脑后。

      突然,天空中的血影中,有一队突然散乱开了,失去了秩序,而这只是个开头,随后一队又一队的血影变成了杂牌军,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就像是推到了多米诺骨牌一般,漫天整齐划一发动攻势的血影群,全都散开了!

      “怎么回事?司芬,卡姆,奇牙……回话!”

      卫光耳机里没有反应,指挥频道中一片冷清。

      他操纵许多血影四下寻找,这才惊怒地发现自己带来的四个主教和二十个司铎,竟已不知不觉间被人全部杀死!

      难怪血影失去了操控!

      他进一步仔细观察,发现这些人中有不少都是捂住心口而死!

      不用再分辨,因为这特征太明显了!

      “竟然没死!该死的‘血管蛀虫’!”卫光的慈祥消失,咬牙切齿地一招手,在催人泪下的哀叹声中,天上地下的所有血影,都开始向他周围汇集。

      卫光因为操控血影的距离比手下远得多,而且能够用血影来感知环境,所以一直躲在视距之外指挥血影战斗,也就是说,他所掌控的力量全在远处,身边防卫力量很空虚;

      在发现手下死光后,他没有丝毫侥幸心里,认定东平一定要来杀死自己,所以马上放弃进攻,召回血影,打算让它们护送着自己撤退!

      ……

      十几分钟前。

      抹去了自己存在感的东平,通过能力找到了那二十多个拜血教的家伙,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一个能鸟瞰峡谷下诸多建筑的山崖上。

      通过这些人的站位和交流的过程,东平发现这些拜血教的家伙似乎是通过身上的衣服分辨级别的;

      二十个身着白底红花长袍的家伙站在非常靠后的位置,操纵小股血影做一些零敲碎打的杂活,一看就明显不如站在崖前身穿红底黑花华袍,意气风发指挥血影大军战斗的四个的家伙地位高;

      所以他先以后面那二十个地位低的家伙为目标,动用了能力。

      然后他就更加深刻的意识到了,那些拜血教的家伙跟普通人是如何的不同。

      空间变幻后,他进入了一个满是高耸山峰的异世界,这里引力比新启星低不少,感觉浑身轻松的像是随时能起飞。

      然后在他还在适应环境的时候,天空一暗,他被血色浪潮席卷了——那些被具现出来的血管精竟然全是带有超能力的!

      他在具象血管精时,难道跟毁坏超凡物品一样,把这些家伙具备的超凡力量也算进去了?

      在战斗中东平稍稍回忆,发现当初在影之牙制造的环境中,对那些暗黑游戏的怪物使用能力时,具现出来的boss也特别强大……

      难道这是超凡力量对【万象真形】的防护作用?

      还是说超凡生物的身体组织的“真形”,也必然是带着超凡力量的?

      没空多想,东平专注对敌。

      现在他在这里面对的局面是,如何在漫天几千上万的血影的攻击中,努力生存下来,并找到、杀死那二十只因刷太多次而缩水成蚯蚓大小的boss;

      这着实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东平仗着影之牙的特性,花费了好几个小时,磨死了众多血影,终于一脚脚地踩死了这些血管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