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肉感藤木静子五十路

      “现在唯一麻烦的是,便是那林娘子已有夫君,如何才能把她献给这位杨百户呢?”

      看压住了高衙内,高俅这才自言自语道。

      “大人,小人到是有个主意。听说那林冲有个最好的兄弟陆谦,便在我殿帅府听差!我们何不……”

      身为最忠诚的手下,张虞侯所做的事情,便是要为高俅排忧解难,马上便凑了过去。

      “好主意,便这么做了!”

      高俅闻言是大喜过望,更同时用阴冷的目光看向了高衙内。

      “父亲大人放心!孩儿若是误事的话,不用您勒死我,我自己便会自尽!”高衙内忙赌咒发誓道。

      “大人,殿帅府有人到访!”

      次日,将近正午时分,杨晓正在龙禁尉驻地演练枪法,看到了卢剑星走了过来汇报道。

      “请他进来吧!”

      杨晓把丈二长枪放到了兵器架上,说道。

      卢剑星才出去不过十几息的时间便转了回来,表情那叫一个古怪呀!

      而他的身后竟然跟着的是一个一身绿袍的青年男子,最为吸人眼球的是,他竟然还带着一件绿色的帽子。

      而更让杨晓感到意外的是,这人竟然是昨天被自己搅了好事的高衙内。

      “小生高继祖见过杨兄!”

      走到杨晓的面前,高衙内是长身一揖。

      “敢问衙内到我百户所,可是有何要事吗?”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杨晓也不想太失了风度,相当好奇的问他道。

      “杨兄,昨天的事情是小弟错了!昨天回府之后,父亲大人已经狠狠的责骂了我!今天过来,是特意向杨兄请罪来了!”高衙内相当诚恳的说道。

      “衙内太客气了!”

      杨晓淡淡的说道。

      同时,心中猜想,估计高俅可能知道了自己救过隆兴帝的事情,所以才会收拾眼前的这个龟孙。

      “这么说,杨兄是原谅小生了!”高衙内兴奋的伸手拉住了杨晓的胳膊,向外便扯,“正好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小生在外面略备了薄酒,还请杨兄赏光!”

      “衙内太客气了,这就不用了吧!”

      杨晓可不会与高衙内去喝酒,万一这厮给自己弄一出误入白虎堂,那可真挺麻烦的。

      “杨兄若是不肯去,便是不肯原谅小弟!那小弟也就在这里不走了!”

      眼见杨晓不肯离开百户所,高衙内生怕高俅会收拾自己,竟然耍起了赖皮。

      而后,他才又接着又道,“莫非杨兄,以为小高摆得是鸿门宴吗?如果这样的话,你可以带几个属下一起入席,也算是一个照应吧!”

      “也好!”

      杨晓实在是被高衙内给烦得够呛,再加上也想看看他到底是在搞什么花花名堂,便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去赴宴!

      同时,还让卢剑星带着几人与自己一同前往。

      “杨兄,你其实不必如此的!您救了龙极宫的圣人,昨天内侍的杨总管还亲自过来敲打家父!小弟便是吃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再对付您呀!”离开了龙禁尉驻所后,高衙内是喋喋不休。

      “那位果然是隆兴帝!”

      杨晓这才算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了准确的答案,心中不由得一动。

      “嘘!”

      接着,他忙向高衙内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杨兄,小弟知道!这事也不敢四处宣扬的!”

      高衙内也算是个可造之材,跟着附合道。

      不得不说,高衙内请客还是相当有诚意的,请杨晓等人去得竟然是汴京城最有名的如意楼。

      甚至还请了几个当红的粉头做陪,把姿态放得又低又足。

      眼见高衙内刻意讨好,杨晓也不好太折辱他,只是接着卢剑星入了雅室。又让伙计给其他的几个龙禁尉的手下,安排了好酒好菜。

      “杨兄,从小长这么大,我高继祖昨天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都说是不打不相识,你的本事比那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林冲还要强,小弟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宾主落座之后,高衙内抢先举起了杯子,“小弟先干为敬!”

      “衙内客气了!”杨晓也是举杯示意,与他对饮了一杯。

      不得不说,高衙内还真是一个人才,汴京城的风花雪月,杂事奇闻是信手捻来!

      一顿酒席也算是吃得宾主尽欢。

      “大人生得好生英俊,小女子敬您一杯!”

      酒过三巡之后,几个粉头便又开始暖场了。特别是杨晓身边的粉头,年方二八,生得娇美,一边说话还一边用手掌在杨晓的大腿上轻轻的抚弄。

      “云儿姑娘,请!”杨晓对于欢场之事向来是不主动,不拒绝,又知道她们是靠这个来吃饭,到也是来者不拒,在她的脸蛋上轻扭了一下,是一饮而尽。

      “咣当!”

      便在几人喝得正熏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巨响。

      接着,雅间的门竟然被人踹开,一个生得肥壮的锦衣青年出现在了门前。

      “好你个骚娘们!昨天收了你薛大爷的银子,答应今天陪我!没想到,却在这里厮混起其他的小白脸了!”

      站在门前,这胖子指着云儿是怒气冲天,说罢便直接的闯了进来。一把便要去抓云儿的头发。

      “找死!”

      虽然与云儿没有什么关系,但她毕竟在在陪自己,若是就这么让人欺负了,杨晓以后在汴京城里还能混吗?

      一声冷哼,将手一抬,便抓住了这胖子的手腕,手臂一震,便将他甩了出去。

      “哎呀!痛死你薛大爷了!”

      这胖子生得痴重,摔倒的动作震得楼板甚至都是一颤,更发出了哀嚎之声。

      “给我打!敢在本衙内面前充大爷,真是反了天了!”

      高衙内好不容易伏低做小请一回客,却被这锦衣胖子给搅了局,只气得是暴跳如雷,跳脚大骂。

      “是!”

      他出来办事,身边向来有人跟着,只是刚才都在外面吃酒。

      听到高衙内的命令,是齐齐的冲了过来,对着那胖子便是一阵的拳打脚踢。

      这锦衣胖子身强力壮,到也抗揍!

      挨了几下之后,也看出了事情不妙,竟然还能爬起来,跪在地上是不断的惨嚎,“爷爷,莫要再打了!看在小人舅父王子腾的面子上,饶了小的这条狗命吧!”

      “王子腾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打!”

      高衙内虽然听王子腾这名字耳熟,却也不当回事,再度跳脚道。

      “住手!”

      但是杨晓听到这名字却是眼前一亮,忙叫了出声。

      “住手!我大哥叫你们住手!”

      高衙内见杨晓发话,可是不敢不依,慌忙的离座而出,几巴掌抽向了那群帮闲。

      “你叫什么名字?”

      负手而立,走到了锦衣胖子的面前,杨晓问道。

      “小人薛蟠,王子腾乃是我的舅父!”

      锦衣胖子也不是完全没有眼力的人,眼见杨晓一身红色飞鱼服,知道是个有跟脚的。

      又听高衙内刚才自称衙内,更知道他肯定出身官宦,一边用袖子擦着鼻子下的血,一边老实的回答道。

      “原来是你这厮,看在你是我未来大舅哥的面子上,今天便放你一马吧!”

      看着薛蟠的惨相,杨晓心中一动,是哈哈大笑,“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薛公子,还请入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