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影院视频播放

      嘉钟?

      单千只听说过加钱居士,却没听说过要求嘉钟的师姐。

      “我可以把火灵芝给你,但事先说好,这东西未必如你想象中那般好用,事成之后,你要来我云雾谷多住些时日!”

      何欢水神色认真,就连经常挂在嘴边的“人家”都变成了“我”。

      单千仔细一算,自己来到天煞宫也有些日子了,魔道联盟的纳新仪式大概就在七天之后,届时他自然可以离开云雾谷。

      再抛掉他改造大师姐闺房还需要的两天,也就是说,他只要在二师姐手底下安然无恙地坚持五天即可。

      “嘉钟就嘉钟!”

      小千儿居然答应地如此爽快?

      “棒棒哒,人家就喜欢这种一啪即合的感觉。”

      那叫一拍即合吧?

      单千、春花、秋月,三人皆是摇头慨叹:真怕这断情绝爱的门规哪天就给二宫主破了啊!

      约定达成后,何欢水开心地像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一下就蹦到了单千的大铜锣上:

      “走吧,还没见识过你这大宝贝呢!快带人家感受一下飙锣的刺激!”

      ……

      单千对何欢水的言语“攻击”逐渐有了免疫力,他驾驭铜锣,朝着云雾谷深处疾驰而去。

      春花和秋月则是在前方引路。

      途中,何欢水猛然察觉,身后的小师弟已然跻身炼气境。

      “不错啊!小千儿修炼的秘术果然精妙,竟然偷偷到了炼气巅峰,都快突破了吧?”

      “托二师姐的福,快了!”

      单千那彬彬有礼却又温煦浅笑的样子,总是能给人以若即若离的感觉。

      何欢水美眸流转,心下不由赞叹:以仙儿的大帝之资都要花费三年炼气,这小师弟却只用了短短的几天。

      看来自己的直觉没有错,单千体内的秘密着实不少。

      若是能悉数破解这些秘密,说不定就能窥探到天地灵气运转的一丝大道天机。

      如此,许多问题便都能迎刃而解……

      就着境界话题,单千顺道打听了一下仙古九州之上,魔道关于境界的划分。

      何欢水知无不言,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包括几位师姐妹的修为全都告诉给了单千。

      按照修为境界,魔道修士一般分为:

      炼气境、筑基境、魔丹境、元神境、合体境、魔劫境、真魔境、天魔境……

      天煞宫之所以能以为数不多的门人,独占魔道鳌头,主要是因为大师姐衣青莲的强悍修为。

      早在三百年前,衣青莲就已经达到了真魔境。

      上官仙儿属于纯粹的剑修,一手魔流剑足以让她傲视群雄。

      虽然因为自身的懒散,目前只在魔劫境初期,但放眼天下剑修,几乎难逢敌手。

      相对前两位而言,老六苏沁性子淡雅,整日里只是观景悟道,博览群书,就连住处也弄得像座书院一般。

      她的境界与何欢水差不多,都是在魔丹境徘徊多年,也不见有突破的迹象。

      但外界人都说天煞宫的二宫主实力深不可测,不可以常理度之。

      那层出不穷的毒攻蛊物,还有多年炼制的尸傀都足以令人闻风丧胆。

      总结下来,几位师姐的实力肯定都在单千之上。

      看来,自己还有很长一段抱师姐大腿的路要走啊……

      一路上,单千还见到了不少混迹在云雾谷外围的其他山门弟子,也有一些不属于任何宫主座下的外门弟子。

      这些人都如那许念念一行,来到此地无不是为了采集一些对修行有帮助的灵植。

      顺便也碰碰运气,若是能捕捉到九色鹿一类的灵兽,那可足够引起一场不小的轰动。

      甚至是几伙人大打出手都有可能。

      外门内门,差距甚大啊!

      亲传和非亲传,又不知要差出多少。

      单千觉得,他有必要将自己这小师叔的威望进一步提升,如此才能让他的地位更加稳固,以后去魔道联盟也能多几分底气。

      一行人飞出了很远的距离,慢慢来到了云雾谷中,夏季区域所在的位置。

      当单千问起火灵芝的具体下落时,何欢水玉手轻摇,在起伏跌宕的雪峰领口扇呼几下,轻笑道:“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火灵芝性喜至阳,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夏季地带应该有一处熔岩池吧?”

      单千没有接何欢水的话,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小千儿懂得还真多!”

      何欢水踮起脚尖,凝霜的玉手轻轻一戳单千的额头:

      “不瞒你说,多年来我也查了许多古籍医术来改善大师姐的寒凉体质,这火灵芝确实是一味难得的至阳仙材,我这云雾谷也恰好有两株,但……”

      “二师姐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说来话长,这火灵芝虽好,却不能直接给大师姐用来药浴。

      只因我这两株乃是成年火灵芝,药力刚猛纯烈,很可能会与大师姐的功体发生剧烈冲突,到时反而于身体有害!”

      说到这里,何欢水收起了方才玩世不恭的态度,神色变得极为凝重。

      此事毕竟关乎大师姐的身体,饶是向来放荡不羁的她也不敢有丝毫马虎。

      单千一听此语,立刻就明白了何欢水方才提及“火灵芝并不如他想象中那般好用”的意思。

      他蹙起银白色的眉头,习惯性地用手托住下巴:“这……难道就没有破解之法了么?”

      “办法倒是有,那就是以年幼的,最好是刚刚出生的火灵芝去供大师姐药浴。

      随着火灵芝的茁壮成长,它的药性也能慢慢发挥,如此便能日久天长,细水长流地医治大师姐的寒凉苦痛。”

      年幼的火灵芝?

      单千陷入尸祖关于天材地宝的回忆当中。

      这灵芝一类本属真菌,但火灵芝既是稀世的仙材,自然不能当成俗物来看待。

      它不似普通真菌依靠孢子繁殖,而是具有一定的灵性,如人类一般,需要雌雄双株育种,从而繁衍后代。

      随着两人说话的功夫,他们已经到了云雾谷中,夏季地带的一处熔岩池旁。

      只见那方天然的熔岩池并不宽阔,也就有四口水井般大小,但其内散发的高温却相当恐怖。

      一丛从浓烈的黑烟不断飘逸而出,直上青天才慢慢变淡。

      方圆百米之内,除了一株巴掌大的火灵芝外,再无一颗灵植。

      哪怕是同样喜爱炎热气息的天材地宝,也要种到更远的地区。

      奇怪,二师姐明明说她有两株火灵芝,此地怎么只剩一株?

      莫非是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这里行窃?

      单千刚要开口询问,何欢水便给出了答案:“如你所见,这株火灵芝呢,是雌的,至于那雄性火灵芝,则是个彻头彻尾的海王,渣芝!”

      一株灵芝也能当海王?

      单千见二师姐那叉腰不满的娇嗔模样,倒不像是在开玩笑。

      何欢水稍微平复情绪后,指着孤零零的雌性火灵芝道:

      “只因那雄性火灵芝已经有了五百年道行,生了灵智,也能随意在这云雾谷逃窜,于是就经常跑去祸害其他的雌仙草,却偏偏看不上这株雌芝……”

      说到这,何欢水也是暗自发愁。

      她一手扶住白皙的额头,想起被雄火灵芝祸害以后,因为承受不住至阳烈性而枯萎死去的仙草,顿时心疼无比。

      随即胸口传来一阵绞痛。

      “小千儿,师姐的心口很痛,你若真有诚意,能帮师姐揉揉么?”

      “……”

      单千腹诽:二师姐你真的应该正常一点,不要再胡来了呀!

      会不对劲的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