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app鸭脖鸭脖8008在线免费观看

      七八十年代国内的医疗卫生事业还不够发达,老百姓手上也没有多少钱,平时也只有扛不住了所以才会去配点药吃吃。

      所以这个时候,大多数人的身体就像一块没有经过抗生素抗病毒药物开垦过的处女地。

      流感病毒第一次接受到来自40年后先进药物的冲击,那效果自然是成倍增长。

      不像几十年后,人们动不动就喜欢吃药,导致药物治疗效果越来越差。

      就比如抗生素一类,有些人感冒了就喜欢吃两粒头饱、拉肚子来两粒氟哌酸、咳嗽了赶紧去挂几天青霉素。

      医生认为没必要吃抗生素的疾病,有些病人还跟医生急,在门诊吵着闹着一定要开点“消炎药”,认为不开“消炎药”的医生就是在故意不让他病能好似的。

      因为长期使用抗生素,使得体内坏细菌产生了耐药性,结果就是致病菌杀不死,人体内的有益菌却被杀干净了。

      到了要紧关头要救命时才发现,完蛋了,普通抗生素根本不起作用了。最后只能升级,直到升到泰能这种级别还不行。

      结局只有一个,医生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可能因为一个普通感染就挂掉了。

      这时候有些人会说,他平时几乎不吃“消火药”,那就应该没事了吧?

      没用的,现在你吃的食物,真要严格检测都可以测出抗生素含量,尤其是养殖的肉类。

      那有些人又会说,我不吃肉总没事了吧?

      不吃肉你得喝水吧?

      河海大学的科学家们曾经做了一个研究,对长江流域的水进行了水中抗生素的检测,发现在这些长江的河流里的水中含有抗生素的平均浓度高达156纳克\/升。

      然后他们又做了进一步的研究,先取了长江流域附近一部分的妇女儿童的尿液,进行尿液成份的检测。

      结果有一个更加震惊的消息,40%的孕妇的尿液里面含有20来种抗生素,另外大概80%的儿童中尿液里面含有抗生素。

      原因就是一些药厂的废水、一些养殖户违规使用的抗生素,不经处理直接排到大江大河里,引起水里面抗生素含量超标。

      大家喝了这种水,也相当于是变相在吃“消炎药”。

      抗生素通过饮水或食用水产品进入人体和动物体内后,不能完全代谢。长期摄入抗生素后,抗生素会随着血液循环进入多个器官,导致免疫力逐渐降低。

      所以在现代社会,人们对抗生素是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陈夏换好白大褂后跟任元非一起来到病房,见23床那个少年果然精神恢复了不少,虽然还是挺虚弱,但见到医生进来就会笑了。

      病人父母更是一个劲地感谢医生们,父亲握着老任的手,再三保证只要儿子病好了,他一定会给四院送上感谢信,送上锦旗。

      把老任的嘴都笑歪了。

      现在的医生可以不在乎低工资,不在乎红包,但他们在乎自己的名誉,以及集体的荣誉感。

      哪位医生或者科室收到病人的锦旗最多,那是可以出去随便吹牛打屁的,这代表的是群众的信任,最高荣誉。

      陈夏翻看了一下病历本上的病程记录以及体温单,线路几乎是直线朝下。

      要是换了股票上不知道多少人要跳楼了,但换了在体温上,这代表着病情的恢复,是好事。

      陈夏叮嘱道,“药物还要继续服用。最少三天,最多不超过五天,应该能痊愈了,当然生了一场大病还是需要调理一下,这就是你们爸爸妈妈的责任了。”

      妈妈眼睛含着泪水,脸上却是笑咪咪的,握着儿子的手一个劲在感谢陈夏,

      “陈大夫,太感谢你了,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呐,昨天给你的钱够不够?不够我们今天已经取到钱了。”

      陈夏的汗都出来了,好尴尬,因为他还没想好一粒药卖多少钱。

      “这个那个,钱的事情等病好了再说,因为现在还不知道需要多少粒药才够,到时我们再一起算吧,多还少补。”

      从病房出来后,老任不干了。

      他就怕陈夏一时圣母心泛滥,这是一个名正言顺赚外快的机会,没必要成本价带药。

      “小夏,这药物的效果我们都看到了,你跑一趟省城,又搭上了时间又搭上了路费,可能还在省城搭上了人情来往,所以药物的利润你自己把握好,不要赚太多,但也不能成本价给知不知道?”

      “师父,我知道了,想不到你老人家居然这么通情达理,我还以为你要再三禁止我加价卖药呢。”

      “放屁,既然你有途径弄到这种外国好药,放着这种资源不赚钱那不是傻嘛,谁嫌钱多?你不偷不抢怕什么?别人有意见,有意见让他们自个儿买去,咱还不伺候了。”

      “师父霸气,师父威武,师父我请你吃肉喝酒。”

      “当然要你请了,NND,打土豪、吃大户,晚上给我一个人准备两斤卤肉。”

      师徒俩走在路上在嘻嘻哈哈,却被潜伏在旁边的顾琳听了个正着。

      小丫头马上抗议了,“老任,陈老二,你们两个太坏了,居然准备吃独食,有卤肉吃也不分给大家!”

      一听有肉吃,呼啦一下子围过来一群人,纷纷声讨这对师徒的卑劣行为。

      触犯众怒的代价就是要陈夏签下一个丧权辱国条约,晚上请吃进屋酒,而且荤菜一定多过素菜。

      传染科的医生护士们已经看出来了,住得起梅园豪宅的人压根就不差钱,所以这土豪打得是心安理行。

      换了另外一个人,他们还真不好意思下手,毕竟这年头的工资实在太可怜了。

      陈夏赶紧举手投降,

      “行行行,请吃饭没问题,所有食材我都可以准备好,就是我从下没下过厨,所以烧菜煮饭要大家帮忙了。当然如果家里有小孩的也可以一起带来。”

      大家一听能带小孩,这可是意外之喜,这年头谁家也不富裕,能给孩子一次吃肉的机会感情好。

      于是在一片表扬声中,大家一轰而散,继续干活。

      顾琳也得意洋洋地走开了。

      这次轮到陈夏在她这个罪魁祸首后面不停挥拳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