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下载大全_小蝌蚪

      要不怎么说有钱办事效率就是高呢~

      才第三天,张悦然就收到的赵梓晗递来的出版社签约合同。

      “这么快?”

      “那当然,师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何况我也想快点看到小说,师父师父,你小说写多少了?”小笼包开启催更模式。

      张悦然脸上一红,这两天他光顾着在健身房撸铁了,小说除了开头当着赵梓晗面写的那几个字外,基本上一个字没动,连忙转移话题。

      “那个……出版社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

      “没,哪有那么容易,我问了好几家,人家都说,不过是个新人写的莫名其妙故事,怎么可能签约出版,哼,一群没见识的家伙!”小笼包大倒苦水。

      “那这合同哪来的?”

      “还不是本姑娘聪明~”赵梓晗得意地仰起脸,露出一个快夸夸我的表情:“我一看,他们这么没见识,一咬牙,干脆直接买了一家出版社。

      怎么样?我厉害吧,师父你都不知道,出版社好贵呢,全部股份买下来,都快一千万~我花了快一半压岁钱才搞定~”

      “什么玩意儿?你花多少钱?”张悦然不可致信地掏掏耳朵。

      “一千万呀。”

      “这才是你压岁钱的一半不到?”

      张悦然酸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有的人努力了一辈子都在去罗马的路上,而有的人出生就在罗马。

      这没办法,谁让人家投了个好胎呢?

      “对呀?师父你怎么了?”

      张悦然抚额:“没事,只是莫名感到有些忧伤。”

      这算不算是吃软饭?应该不算吧?张悦然莫名有点心虚。

      怎么着也是凭自己本事(抄小说)挣钱来着。

      本来在他印像里,赵梓晗不过是家里有点小钱的富裕家庭,所以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一点,没想到还是个大土豪。

      一家出版社,说买就买啦?

      张悦然翻到合同最后一面,东风文艺出版社,他有些印像,这有出版社可不是地方出版社之类的什么三流小角色,而是业内准一流的新晋大佬。

      就这?

      也太不能打了吧?

      “我可以问一下尊上是做什么吗?”张悦然弱问道。

      “诶?我没说过嘛?我老爸一般般啦,就是盖个房子的,不过主要是在首都魔都之类的一线城市,像杭城这样的小城市我们家的业务比较少一点,也就是这边几座公寓,还有城北的两个小区……”

      赵梓晗掰着手指头数着。

      张悦然表示,自己好像抱到真大腿了,难怪连沈浪那种角色都对这个小不点避让三分,原来是这?

      人间真实。

      “不过你这签约也搞得太儿戏了吧?就不怕我的小说赔钱?”

      “怎么可能!师父,你可是我见过最有才华的人,你写的小说一定好看!再说反正哪家出版社每年不签约几本根本卖不出去的破小说。

      我倒宁愿相信师父你的实力呢,你可要好好加油啊~”

      “好吧,我开始感觉到压力了。”

      张悦然简单梳洗一下,接着回去码字。

      一开始胖子两个还饶有兴趣的站在他后面看他写小说。

      毕竟第一次看人写小说,挺新鲜的;另外,张悦然打字超快,手指在键盘上都快出现幻影,不禁让胖子产生了怀疑。

      这手速,太可疑了吧?

      现在作家写东西都这么快了吗?连想都不用想,这速度比直接照着抄都慢不了多少了吧?

      张悦然心说,废话,那可不就是照着抄嘛~

      不过抄着抄着,好巧不巧停电了,三个人干脆在小笼包的建议下,直接在就近商场里找了家星爸爸,反正在里面明目张胆蹭网的人多的是,也不差他一个。

      不过胖子对咖啡可没什么兴趣,美其名曰探索当地风土人情,其实就是找吃的。

      只剩赵梓涵一个坐在高脚凳子上一边晃着腿,一边探着脑袋看小说,每次动作都会不经意地让本宽松的领口敞开一点点。

      据目测,起码是个B。

      没想到看似不惊人的外表下,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强大的实力,真是不可小看!

      张悦然打字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而且还时不时走神,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头晕,脸红,心跳加速等症状。

      “师父师父~”

      “啊?!”张悦然作贼心虚地大叫一声,引起周围其它正装商务精神人士的一片怒目而视,连赵梓晗的咖啡也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得洒了一身。

      好巧不巧,又在胸口!

      张悦然凭着高度优势,又不小心瞄到一点点,居然里面那件也湿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烫到。

      “师父!”赵梓晗鼓起脸颊。

      “抱歉,抱歉,”张悦然拿出纸巾:“我帮你擦擦……”

      “你在碰哪里!”赵梓晗大怒,一把夺过纸巾,顺嘴又在张悦然胳膊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疼,疼,我错了,我错了好不好,纸巾给你,你自己擦。”

      “哼!衣服都不能穿啦!都怪你,笨蛋师父!”赵梓晗鼻子轻哼一声:“这可是咱最喜欢的衣服。”

      “那怎么办?要不然我去给你买一件?”

      “随便啦!能穿就好。”

      张悦然连忙赵身去买衣服,不过刚走了几步,想起些什么又折了回来。

      哪怕直男如张悦然,也意识到这种事情好像不方便在共场所说出口,此时两人距离超近,张悦然甚至都可以听到赵梓晗超快的心跳声。

      “师父,你怎么又回来了?”

      “你穿多大码的?”

      张悦然这还是头一次给女生买衣服。

      男生的XL,XXL什么的,他大概知道有多大,但听说女生的尺码好像比男生的要小一点,鬼知道女生的尺码是怎么算的。

      或者……

      张悦然低头瞅了眼赵梓晗娇小的身材,有些失礼地想道:“这尺寸,该不会是要穿童装吧?”

      “师父!你的眼神很失礼哎!你该不会是想给我买童装吧!”

      “不合身嘛?其实童装什么的也蛮可爱的~”

      “才不要!”

      赵梓晗使出萌虎咆哮。

      “S码就好,人家才不要装童装,好丢人,而且……”赵梓晗说到这里有点小声。

      “而且什么?”

      赵梓晗声若蚊呐:“而且,童装的话,我也穿不下。”

      张悦然顺着她不安的目光一起往下看去,终于注意到赵梓晗胸口。

      对了,还有这个!

      “放心,我懂了。”

      张悦然一脸了然于胸的神色比划了个放心的手势,顺便不小心又低头看了一眼。

      “那个……里面的衣服用不用……”

      张悦然感到一阵热血上涌,鼻腔突然有点热热的感觉,该死,不会是要流鼻血吧?!

      “师父!”赵梓晗脸色通红,举杯欲砸。

      “要多大的衣服给我发飞信,我先走啦~”

      张悦然连忙捂住鼻子逃开,只留下满面通红的赵梓晗低着头轻轻咬着吸管,不知在想些什么。

      真要是在小笼包面前流鼻血,那可真是丢人丢大了。

      “呼~”

      终于跑到墙角的张悦然轻轻呼出一口长气,刚才那一幕,真是太刺激了,原来女孩子可以这样可爱?

      光棍两辈子的张悦然不禁对自己不谈恋爱的想法产生动摇。

      如果自己以后可以和赵梓晗这样的女人一直在一起,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性格虽然二了一点,成天琢磨些不着调的歌,但确实是个很单纯的姑娘,张悦然发誓,两辈子加在一起都没见过这样单纯而美好的妹子。

      不拜金,没有太多的异性朋友,更没有什么不良爱好,唯一的乐趣就是唱歌了,大不了自己以后多兑换一点经典歌曲给她唱。

      坐拥系统爸爸的张悦然表示,这完全不是个问题。

      但是……

      这样好的姑娘自己配吗?

      不说别的,光是家境就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喂,胖子,你在哪儿?”遇事不决问胖子,毕竟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我在三楼吃东西,用不用给你们带点儿?”

      “不用了,我问你个事情?”

      “你说?”

      “如果有一个姑娘,长得很好看,性格也很可爱,对你更是有点崇拜的情绪,但就是对方家境太好,这样的姑娘,你觉得……”

      张悦然还没说完,那边胖子直接打断。

      “然哥,你说的是赵梓晗吧?”

      “你怎么知道?”张悦然大惊,自己有说的那么明白吗?

      “拜托,你俩的事情,恐怕也就你自己还蒙在鼓里,别看小笼包天天对你师父师父的叫,其实怎么想的大家心里都门儿清得很~她喜欢你。

      为这,老刘还找我大哭一回,你都不知道哭得有多惨,鼻涕眼泪弄了我一峰,然哥,你伤害了一个国际友人的心,知道嘛?”

      “别闹!那是个爷们儿好吧!老子才不是GAY,他要是个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的大洋妞,我还可以考虑考虑。”张悦然一头黑线。

      “呵呵,真是肤浅的男人,不知道小笼包和老刘看上你哪一点~”

      “看上我的才华不行嘛,我说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刻薄,不会你也吃醋了吧?”

      “放屁,老娘……啊呸,老子才不是吃醋呢!”胖子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下子又尖利几分。

      “放心,放心,无论我谈不谈女朋友,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哪怕以后结婚了,我也会在家里留个房间给你,行了吧~”

      这倒不是说着玩,而是他真会这样做,就像是《老友记》中钱德哪怕买房子也要为乔伊留一间一样,以张悦然和胖子从小相依为命的情况,哪怕是以后让他养着胖子都不介意,反之也是一样。

      不过这就没必要明说了,两人其实彼此心知肚明。

      胖子满意道:“这还差不多~”

      “那你说我怎么办?”

      “怎么办?凉伴呗~她喜欢你,你也喜欢她,直接表白不就行了,我先说好,伴郎必须是我,不然我跟你急。”

      “不是,我说我的不是这个!”

      “那你说的是什么?总不会担心彩礼钱吧?虽然你之前的存款让陈焉那小碧池浪费个底朝天,但最近进账的还是蛮多的嘛,她家要多少彩礼?不行我再给你添点儿,别的主持,婚车什么的都好安排……”

      胖子自说自地开始给张悦然盘算起结婚开销,颇有一种老父亲儿子终于娶媳妇的感觉。

      张悦然无语:“我说的也不是这个,你是多想看我早点结婚?之前不是说好的咱兄弟俩相依为命过一辈子吗?”

      “主要是那会儿我也没想到,你还能碰上这么好一姑娘,毕竟陈焉那样子,之前你也知道,我都做好了养你一辈子的打算了。”

      “好吧,我想说的是,你不觉得小笼包的家境太好了一点儿?”

      张悦然是个男人,虽然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但对于吃软饭这种事还是比较介意的。

      “家境好怎么了?”胖子表示不解:“你知道多少人想找条件这么好的还找不到呢?不说别的,就之前抢走陈焉那小贱人的沈浪,这几天也不知怎么了,成天围着咱家小笼包转,你要下手可赶紧,别再让那家伙得手。”

      “沈浪也在追赵梓晗?”

      这张悦倒是没有料到,最近的音乐课他因为专心码字的原因和周董说了一声翘课了,还不知道。

      “那可不,昨天还给小笼包送花了呢~”胖子语气突然变得非常兴灾乐祸:“然后就被小笼包整个扔进垃圾筒里,你都不知道沈浪当时脸色有多难看,没见到真是可惜了。”

      好吧,这么精彩的画面没看到真是可惜了,不过张悦然突然发现一丝不对劲,按沈浪以往的女友来看,小笼包这种可爱型的明显不在他狩猎范围内。

      他喜欢的,都是夜店网红那种风格,陈焉就是这种,也不知道前身怎么瞎了眼,喜欢这种女的,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不是吧?他怎么会喜欢小笼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