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寒兮直播间

      阿笠博士三人来到了野比大门工作的私人诊所,当然,他们不能就这么大咧咧的进去,这里毕竟是诊所,是治病救人的地方,要是没有一点正当理由,别人凭什么搭理你,不把你当成是捣乱的赶出来都算是轻的了。

      “博士,你有病吗?”工藤新一冷不丁的问道。

      “!!!”阿笠博士骤然听到这话,顿时插着腰,不高兴的道,“新一,你干嘛骂我?我这一天天的陪着你调查,你居然还骂我……”

      “不是啦,博士,你误会了,我是正儿八经的问你身上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然后我们可以找个正当理由进去。”工藤新一连忙解释道,“我怎么可能会骂你嘛,我像那种不识好歹的人吗?”

      “真是的,你说清楚嘛。”阿笠博士重新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过,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真没有?你这么胖,多多少少有点小毛病吧?”工藤新一不死心的问道。

      阿笠博士羞恼的喝道:“什么叫做胖,我只是稍微有那么点发福而已,我的身体还是很健康的!”

      工藤新一颇为无奈,又转头看向星野空,然后一阵摇头,“阿空就更不可能有病了,我们生病了,他都不会生病。”

      星野空歪着头,注视着前方的诊所,问道:“一定要有病咩?”

      “当然,去诊所最好的理由不就是有病吗?实在不行,咱们就只能试试硬闯了,或许我们能凭借小孩子的身份问到些什么。”工藤新一无奈的说道。

      星野空扭过头,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工藤新一,问道:“受伤行不?”

      工藤新一被盯得有些发毛,他感觉搭档的语气有点古怪。

      下意识的,他退后了一步,“受伤当然也可以,等等,你该不会是要把我打伤吧?”

      星野空愕然的看着他,“你怎么会这么想?难道你想我打你?嚯,这要求我还从来没听过呢。”

      “可恶,谁想挨打了!我看着像受虐狂吗?”工藤新一愤愤的骂道,“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有正当理由进去了。”星野空说着在二人疑惑的目光中蹲下身,左手按住地面,然后猛然一个侧身落地。

      一声令人心惊肉跳的‘咔’的骨骼移位声音骤然响起。

      “阿空!”阿笠博士和工藤新一惊叫着上前。

      “啊啊啊!”工藤新一急的语无伦次,都快哭了,“魂淡,你干嘛,为什么要自残啊,你气死我了……”

      “喂喂喂,新一你是不是要哭啊?”星野空咧着嘴,挤眉弄眼的笑道。

      阿笠博士和工藤新一:“!!!”

      “你还笑?”工藤新一生气的吼道,“不知道痛吗?快点去诊所。”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脱个臼嘛,早就习惯了。其实每天锻炼之后,我都会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松松骨头的,这样可以让我更轻松。”星野空微笑着向二人介绍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放松方式。

      阿笠博士和工藤新一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道凉气儿就从脚底升起,一直蹿到头顶。

      这……还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你这家伙确实有病,而且病得还不轻,得上医院。”工藤新一对咬牙切齿的骂道。

      “不用去医院,就去这家诊所就行。走吧,现在有正当理由了。”星野空朝着前方走去,然而刚走两步,他又回过头来,向二人询问道,“话说,我该怎么演?”

      阿笠博士和工藤新一:“???”

      见他们不明白,星野空右手不自主的比划起来,“就是我要怎么样才能假装我受伤了?”

      阿笠博士和工藤新一面面相觑,竟无语凝噎。

      神特喵的要演?你都脱臼了,还问我们怎么演?

      “行了,别演了,知道你不怕痛,走吧。”工藤新一牙疼的说道。

      “什么呀,我问你怎么演啊!我已经忘记第一次脱臼时的痛苦了,我怕我演得不像。”星野空解释道。

      妈耶,这说的是人话吗?

      “你不演都可以啊!因为你是真脱臼!”工藤新一不想多说什么,催促着他进诊所。

      于是乎,三人进入了野比大门所工作的诊所。

      别看这家诊所不大,但里面真的是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里有着各种规章制度,有着盛放雨伞的地方,有着前台接待,有着等候处,有着电视可看……

      总的来说,私人诊所既有医院的服务,也有回家的感觉。

      当然,他们可不是正经来看病的。

      “大姐姐,救救我朋友吧,他受了重伤……”工藤新一秒变戏精,快速的冲到前台,可怜又无助的向前台小姐姐求援。

      前台小姐姐自然是看到了被阿笠博士带进来,正捂着左臂的星野空。当即,她就询问道:“他的手臂怎么了?”

      “他脱臼了,能不能让医生快点替他治疗一下?”阿笠博士表现的也很着急。

      他的确很着急,虽然他已经知道星野空对脱臼习以为常了,但他对脱臼还是很害怕的,所以以己度人之下,他依然不放心星野空。

      “好的,先生,我这就为您找空闲的医生。”前台小姐姐也很通情达理,本来这种事是需要预约等待的,但特殊情况需要特殊对待。

      很快,星野空被送到了一间治疗室。给他治疗的是一个中年医生,医生向星野空询问了一些问题,然后就开始治疗。

      而在这期间,阿笠博士在房间内等待,工藤新一则去到外面,开始向前台小姐姐打探消息。

      “咦,小朋友,你怎么不陪着你朋友?”前台小姐姐奇怪的问道。

      “我不想听到他的惨叫声,太惨了,我受不了。”工藤新一张口就来,随随便便就编了个完美的理由,树立了自己对外的形象。

      前台小姐姐深有感触的点点头,招呼道:“那你就在这里等他吧,你可以看看电视。”

      “嗯。”工藤新一应了一声,却没有去看电视,而是看起了贴在显眼处的那一版带有照片的诊所成员名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