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app下载最新版

      这声音当然不会来自西游记中那个天蓬元帅下凡而成的八戒的师父唐僧,这又不是西游记世界,猪妖也不是天蓬元帅下凡,更没有一名称作唐僧的师父。

      事实上,在今天之前,它连这种声音都没听到过。

      它压根没听懂这句话,只觉得抑扬顿挫,有些好听。

      但比不过自己的哼哼。

      八戒退了几步,这金属圆盘传出的声音有点大,它不舒服。

      退开点距离,八戒深吸一口气,“嗷”的一嗓子,震动山林。

      莫余没有耳朵,更别提把耳朵捂住,被这“虎啸山林”的一嗓子吼得心神不定,连意识操控的金属圆盘都拿捏不住,险些让它落在地上。

      猪妖缓缓收声,见天上鸟儿惊慌失措到处乱飞,地上草木瑟瑟发抖,大感满意,一双小小的乌黑圆亮的眼珠子看向金属圆盘,哼了一声。

      金属圆盘又没长脑子,猪妖这一哼算是哼错了方向,但莫余听出了其中的情绪。

      这头猪妖是在挑战金属圆盘,想要来一场生命体和非生命体之间的声音比赛。

      真会玩啊。

      莫余的目的又不是和猪妖比赛。缓过神来,意识抓住金属圆盘,按照刚才摸索到的规律,催动圆盘。

      “八戒。”

      猪妖疑惑,这金属圆盘难道是会叫“八戒”的盘子?

      也不对啊,刚才那阵抑扬顿挫的声音,可不是假的。

      “八戒。”金属圆盘振动,又发出了一声。

      莫余悄悄调整催动圆盘的方法,这块振动片发出的人声稍微真实了些。

      金声玉振,原本的意思是从始至终奏乐响亮、和谐,又可比喻人学识渊博。但到了危急关头,霎时间闪现在莫余脑海中,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莫余想起了发出声音的原理。

      让一草一猪能够直接交流的法术他一时半会研究不出来,可用法力造一块金属片,振动发声,凭借现在的能力,刚刚好做得到。

      老实说,直到莫余成功用这片金属片发出极度失真而又勉强可以辨识的声音的前一瞬,莫余心里都没个底。

      上辈子的喇叭可以发声,至少是采集了现实存在的声波,进行一系列转换后再从振动片上激发声波,从而发出人声,那是有源可溯的过程。莫余在这个世界,只用一片金属片,没有参照物,凭空想象发出声音的频率,就想要拟合出接近可辨识人声的声音,只能说是痴心妄想。

      奈何莫余运数到了,今天的运气像是衰极反盛,竟然真让他简单地扫了几遍声波频率就找到了发出人声的办法,也可能是生死之间的大恐惧让他的潜力被无限制地激发,福至心灵般地找到了诀窍。

      于是莫余顶着庞大压力的负面状态,操控着金属圆盘发出了极度失真的一句话:“呆子!可还认得为师!”

      嗯,这就是负面状态。

      他本来想发的是“八戒”,结果精神压力过大,这边心里想法乱窜,那边就径直把这句内心的叨叨发了出去。

      听到这金属圆盘在重复同样的两个音节,猪妖呆住。莫非这金属圆盘是种长相奇异的鸟儿,就像是那种只会“布谷布谷”的鸟,它只会“八戒八戒”?

      有智慧的生物总有想要模仿的冲动,对这头没吃过亏的猪妖来说,模仿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自然遵循本心,扭着嗓子想要嚎出一声“八戒”。

      它又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叫着好玩,便这么干了。

      奈何它只是头猪妖,以前又没花过心思改造自己的发声器官,更没有什么凭空发声的法术可以驱使,这一开嗓子,只是两声变了声调的哼哼,听起来颇为滑稽。

      莫余见这头猪妖有想要交流的意思,忙又催动金属圆盘,“八戒”“八戒”地发出声音。

      莫余只当自己是在养狗,新进家门的狗,多叫叫它的名字,时间久了,它自然就明白这个名字是在说它。

      希望这一招对猪妖也能行。

      猪妖听到自己发出的只是哼哼,而金属圆盘上的声音更加圆润,心中起了好胜之心,法力浑身上下游走,不停地叫,就想叫出一声和圆盘一样的“八戒”。

      这边猪妖哼哼一声,那边圆盘就一声“八戒”;这边猪妖一声哼哼,那边圆盘就“八戒”一声。

      场面酷似百灵鸟互斗,只比声音不比战斗,这场比赛的题目便是“八戒”,谁叫的最好听最优美最正统,谁就胜了。

      至于究竟怎样才算优美才算正统,判定权当然不在莫余手里,而是全看八戒自己的想法。

      八戒对自己的叫声不满意,也不觉得金属圆盘那样的叫声就是满分,它要用自己的声音发出一句“八戒”,那才算是功德圆满,大胜而归。

      和金属圆盘比发音显然是八戒在山林中未曾体验过的新奇事情,在这除了吃饭睡觉打架交配就没事做的蛮荒世界中竟也能算是一种娱乐。

      猪妖下午回盆地见到这面金属圆盘,一直嚎到了第二日上午太阳即将挂上中天才肯罢休。

      结束的原因不是它困了或是饿了,它精神抖擞得很,像是在战场上得胜归来的将军,像是已然在盛会上用过了一顿好饭,一头猪油光水亮,卖相甚好。

      它之所以停下了嚎叫,是因为它已然获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就在刚才,它一声字正腔圆、声音低沉而有力的“八戒”,杀死了这场发音比赛,那只金属圆盘自惭形秽,不再发声。

      字正腔圆是莫余给的评价,用意念操控金属圆盘振动发声实在容易让人发出“人力有时穷”的感叹,这头猪妖刚开始只会哼哼,后来听起来有点像是说话,接着又像是坏了嗓子低声呜咽,等到了太阳升上天穹,这头猪妖说“八戒”二字时,就已经达到了至少普通话二甲的水平。

      八戒非常得意,对着金属圆盘“八戒”“八戒”地叫了两声,暂且不看金属圆盘,又把目光转向了莫余。

      玩归玩,它可还记得昨天,这株小草用法力浇灌自己的模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