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app色板

      既然有邪物,为什么孙教习没有提醒?

      还是说这只是章鼠的猜想?

      不管如何,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还是快点完成任务才行!

      荆草并不是真的草,而是一种藤,只是因为外形有点酷似草类,这才被称为荆草,表面则是长满了一颗颗利刺。

      进到山中,陆长生很快就看到了几名普通帮众拿着刀冲向了不远处的一片灌木中,然后持刀砍了下去。

      走近一看,发现那灌木中,有一根灰色的长藤蔓延开去,

      到了中部长出一根根细长的叶子,如同那种尖叶草一般,表面长出一根根细小的尖刺。

      不过,在看对方落刀之后,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那么难砍?”

      刀具落在灰色长藤上,竟是只留下了一个小口子。

      “生哥!那边好像有一些荆草!我们要不要过去?”邓宝走了过来。

      “好!”陆长生说道。

      在自身不够强大的时候,有个人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人只见过独狼!

      谁见过独虫的?

      两人走到了一片灌木前,扒开阻挡的灌木。

      陆长生拿起柴刀一刀砍了下去,掌心浮现出一丝麻麻的感觉,像是砍在了干牛革上。

      最让他感到无语的是,刀锋斩落之处仅仅出现一道白痕,表面渗出一股淡淡的绿液。

      这荆草也太难收割了吧?

      难怪一天只要100斤!

      要是收割寻常的杂草,别说100斤了!

      再翻个几番都不是事!

      陆长生觉得有些蛋疼,但他不得不费尽心思去做这件事,孙教习的鞭子太可怕,没人想要享受他“照拂”。

      最让他担心的是,这条山道上的荆草并不算多,再过些时候,也许他们就要往荆山深处前行,寻找更多的荆草,那时他们经验也许变得丰富了些,但收割荆草的难度也变大了许多。

      所以《铁布衫》的修炼不能落下。

      陆长生和邓宝投入到了收割荆草的事情中。

      一根荆草,起码需要一人砍上几十刀才能砍断。

      到了正午的时候,两人吃了干粮,将几十斤荆草送回营地,在孙教习那里登记记录。

      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回到荆山。

      数个小时后,眼看着太阳就要消失在地平线上,陆长生擦了擦汗水,朝邓宝道:“走!我们下山!”

      “天色还没黑,怎么就回去了?”

      “等黑了,再回去就危险了!山上毒虫毒蛇那么多!”陆长生脑海中掠过章鼠的话来。

      不管对方是唬他们,还是真的,他都不会在山上多待。

      因为,他需要时间来修炼橫练武学。

      见陆长生坚持,邓宝没法子,只能拖着地上的荆草往回走。

      几十斤的东西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些重,不过累了就放地上歇息一会,终于是在太阳彻底下山前回到了营地。

      因为是首日的缘故,荆草好找,体力充沛,十多名药童基本上都完成了百斤任务。

      甚至,药童张华,还收割到了两百斤,记录在册,哪怕明天什么都不做,也不需要承受惩罚!

      陆长生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应该是发挥了权势的作用,通过身边簇拥的几名药童手上拿到了一定的份额。

      不得不说,很有资本家的潜质!

      陆长生看了邓宝一眼,心中想着要不要也收点小弟费?

      想了想,还是算了!

      晚上还需要邓宝帮他锤炼呢。

      ······

      啪啪声从林子中响起。

      木棍击打在陆长生腹部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好一会,棍子落在地上。

      邓宝气喘吁吁地靠在一根大树上,朝着陆长生道:“可以了么?生哥!今天累了一整天,现在手上都没什么劲!”

      陆长生皱了皱眉。

      邓宝身板和他半斤八两,着实没啥气力,能做到这份上,确实算是不错了!

      要不是找不到李鹰等人,自己也不会将主意放大邓宝身上。

      不过,这种击打程度可是远远不够!

      他目光一闪,走到一颗大树下,像是大熊撼树一般,不断地撞击大树。

      邓宝吃惊地看着他。

      生哥这也太拼了吧!

      要知道,橫练武学讲究循序渐进,这么激进,很容易就把自己练废了!

      邓宝也是心思活络之人,否则也不会在刚进百草药铺的时候,就偷偷给陆长生塞礼。

      陆长生怕他想太多,在来之前就说明了自己在修炼橫练武学之事!

      对于橫练武学,邓宝也有所了解,因此才觉得陆长生是不要命了!

      “修炼这东西,还不如积累几年,等获得足够财富后,从三河帮内换些丹药未必不能感应到气息!”邓宝暗道,目光看向陆长生隐隐有了一丝后悔之色。

      众所周知,修炼橫练武学,乃是送命!

      他从没听过,谁修炼橫练武学,能够有好下场的!

      就算是修炼有成,身体也会积累大量的暗伤,落下大病根子!

      邓宝的想法,陆长生并不知道。

      面板上,《铁布衫》的入门进度已经提升到了12%。

      进度比他想象中的要快不少。

      想了想,觉得这很正常。

      丹术和强化过的膏药,无形中提升了入门的效率。

      “或许,这十二分药膏没使用完,我就能彻底入门!”

      两人回到营地。

      第二天的收割比第一天难了不少。

      两人差点没有完成100斤的任务。

      十几个药童,有两个没能完成,被孙教习当众鞭笞。

      众目睽睽之下,荆鞭第一次在陆长生眼中展现了它的可怖。

      表面的尖刺抽打在皮肉上,再是一带,顿时把皮肉都给扯了出来。

      鲜血淋漓。

      两名药童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心底忍不住打颤。

      而第二天,两名药童依旧要进荆山收割百斤荆草。

      “不成正式帮众,终归属于随时可以牺牲的物品!”陆长生心里头拨凉拨凉的。

      好在这锤炼的过程中,膏药品质以及对人体的了解让他不至于受到影响。

      只是,对于邓宝的心思,陆长生也隐隐有了一丝察觉。

      “也对!在被人看来修炼橫练武学浪费时间精力,尤其还在眼下这种情况,有想法也是正常!”

      陆长生不打算做什么。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