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巡天下第四部

      此茶馆与寻常馆子不同,只有一楼设有四五桌普通座桌,其他都为雅间。随着楼层的上升,雅间的质量不断上升。

      一楼雅间颇小且简单一些;

      二楼的雅间略大,慢慢的有了装饰性盆栽、花卉等;

      三楼为顶楼,这里只有一个大的雅间,中间有一个较大的红木方桌,四周为真皮独立沙发,座位相对来说比较分散,座位之间有小型的茶几。有各式盆景、石雕、塑像等错落有致的分布在雅间各处。

      沈十一刚上三楼就闻到了意思淡淡的檀香气息,走的近了才看见是四周有香炉摆放,不知道谁早已经点染了檀香。

      沈十一和万掌柜来真是的有点早了,起码沈十一心里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在这屋看了半天了,也没有人啊。不由得把目光望向万掌柜。

      万掌柜见沈十一望向自己,却不在意,笑着说道:“放心,香已经点上了,肯定有人来了。”说着走向来时的相反方向。

      沈十一跟着万掌柜走到尽头处,才发现这里有一条长长的空间地带。此时正有四个老头围坐在茶桌前交谈。

      这几个人察觉到有人来了后止住了话头,望向万掌柜和沈十一。这几个人热情的和万掌柜打着招呼,接着把望向沈十一。

      万掌柜见此,就把沈十一介绍给了大家。

      众人听到是庄老介绍来的,不由得看向沈十一的眼神多了一丝意味。

      沈十一觉得那是一种初步认可,只有一个老者望向自己的表情有些奇怪,好像有些惊喜,似乎和自己认识或者是听说过自己的名头。

      不过,这应该是不太可能啊!难道拍卖会上的事真的传到了这人耳中?可是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又没有厌恶,这让沈十一有点疑惑。不管怎样,这场交流会都应该小心谨慎一点。

      沈十一也从万掌柜的口中认识了这些人:

      面色枯黄,满脸皱纹的老者是焦宇,爱好图书字帖、文房四宝;

      身材短小,头发花白的老者是林岩,喜欢金石印章;

      头发花白,眼睛很小却十分有神,身穿黑色唐装,气质儒雅,有些书卷气的老者叫秦怀远,钟情青铜祭器、礼器等,是文物研究会青铜器方面的专家。让沈十一心生异常的正是这位,万掌柜的不说,沈十一真以为这位是爱好水墨的呢!

      爱好收藏瓷器的老头是这家裕泰茶馆的主人,白面阔口,中气十足,声音洪亮,叫陈清河。

      听到陈清河,沈十一眉头一皱。这个名字自己在哪听过,一时半会儿愣是想不起来了,也不再纠结这个,干脆不想了。

      见人来的差不多了,陈清河陈捞示意众人到雅间去。

      ......

      雅间不设主位,大家就是围着中间的桌子随意坐着。就沈十一是特地挨着万掌柜坐的。

      见众人落座,陈老抿了一口茶,说道:“我看人来的也差不多了,其他现在还没来的,都是奔着交流经验心得来的。

      至于庄老,临时有事不会来了。不过还是老规矩,如果有难得的物件,大家自己联系庄老就行了,价格肯定不会亏了你们的。那咱们现在就开始?”

      看大家都点头同意,陈老接着说道:“这次沈十一,沈小友第一次来参加文物交流会,就由我先来做个示范吧。”

      说着陈老从旁边茶几上拿起一个方形白盒,然后走到中间的红木方桌旁,把盒子双方在红木桌子上,随机打开盒子拿出一件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接着说道:“货真价实的南宋-钧窑月白釉折沿花口洗。敞口、折沿、卷唇呈花口状,弧壁、浅腹、广底。通体施月白釉,釉面有‘蚯蚓走泥纹’,为宋代钧窑精品。

      此器造型美观大方,形制较大,胎薄体轻,胎质坚细,釉质光洁润泽。宋代钧瓷盆类极为罕见,故弥足珍贵,极具研究收藏价值。有兴趣的可以上前观看,底价一千五百万。”

      等陈老说完,大家都为上前去验看。其中一人说道:“老陈,你不厚道啊!这钧瓷洗底部明显有修补的痕迹啊!”

      陈老笑呵呵的说道:“我忘和大家说了,底部确实略有修补,不过是小瑕疵,并不影响观赏。再说了,要是完好无损底价就不是这么低了。”

      其他人听了也没再说什么,沈十一现在对瓷器有点过敏,碰到一个都忍不住要用什么神目看一看,都是因为苏锦年的青花如意瓶给害的。

      沈十一走到近前,用神目扫向此洗,果然见到一片白色的光晕,光晕底部有一个小型的缺口。确实钧瓷是真品无疑。

      宋代是我国瓷器空前发展的时期,突破了以往青、白瓷的单纯色调,除青、白两大瓷系外,黑釉、青白釉和彩绘瓷等纷纷兴起。汝、官、哥、钧、定五窑是宋代瓷器辉煌的代表,珍惜程度显而易见。

      想来要不是此洗有缺,爱好瓷器的陈老怎么会出手呢!不过要是汝瓷的话,别说有缺就是一片,陈老都不会卖的。

      因为汝窑烧制年限并不长,中间经过北宋末年金人入侵,南宋人们已经有“近尤难得”的感叹。

      流传至今的稀世珍品已经不足百件,因此汝窑成为宋代名窑中传世珍品最少的一个瓷窑。价格是其他瓷器的几十倍也是理所应当的。

      沈十一是买不起的,有钱他也不想买一个有残的瓷器。最后被爱好书画的焦老以一千六百万的价格买走。

      之后是万掌柜,他的的明象牙竹林抚琴笔筒,外壁采用铲地浅浮雕与线刻相结合的技法。年代久远、质地上乘、构思巧妙,雕工精细,打磨光洁,立体感十足。充分发挥了象牙细腻的质感,使人仿佛置身于竹林之中,听幽幽琴声。

      象牙笔筒最后还是被焦老六百万买走了,相对于前面的钧瓷洗,他更喜欢这个象牙笔筒。

      沈十一觉得,这位焦老买钧瓷洗,肯定是为了倒买倒卖,绝对不会自己收藏的。

      接下来,上去的是爱好金石印章的林老,他带来的是一副五牛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