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学园邪恶漫画大全

      正月初三清早,丁宁就匆忙赶到张缙彦在兵部的行辕向其报到。这才得知年前史阁部抱有莫大希望的“联虏击贼”出兵之议,仅有兴平伯高杰响应,并开始向西北挺进。虽然满朝君臣皆知其与李自成因夺妻之恨而兴兵报仇,不过,在数十万将士中有一军响应,也算弥足珍贵。当下,朝廷下旨,擢升高杰为太子太保,位列三公。户部与兵部迅速联合拨付军饷,又令东阁大学士江北督师大臣史可法、挂兵部尚书衔总理河南河北山西军务大臣张缙彦、河南巡抚越其杰等帮其筹措粮饷,克日开拔。

      鉴于河南巡抚越其杰、河南巡按陈潜夫以及河南参军袁枢等已经赶往前线,张缙彦带上丁宁以及兵部拨给的卫队共约一百来人亦离京北上。行前,拜会了尚在京城的史可法。史阁部要求全力配合好本朝第一次与清军共同剿灭李贼自成的行动,抓紧北上向黄河流域挺进,然后可以到睢州联合河南总兵许定国共同沿黄河西进。

      说完进军事项之后,史阁部话锋一转,要求张缙彦注意协调高杰和许定国的关系,并说了两个人之间的一段恩怨。

      昔时,李自成途径山西进攻北京时,奉命前去增援太原的高杰闻听李自成已有百万大军,连忙调头顺着黄河向东逃跑。沿途纵兵大掠,经由太康时,许定国族人被杀,许家资财多被掠走。后来,高杰还一度冒充李自成农民军的旗号,吸引了不少穷人参军,实力大增。其给凤阳总督马士英写信,要求归附。马士英闻听其有三四万军兵,九千余匹骡马,便将其收归旗下,成为四镇之一。

      河南总兵许定国听说朝廷收降了高杰,便多次给朝廷写信,历数高杰的种种劣迹,称其为流贼。此事传到高杰耳朵里,便发誓要杀掉许定国这个白发皓首的老匹夫。

      史可法忧心忡忡地说:“不想此次兴平伯北伐西进,第一站就要经由许定国的防区。请张司马一定多多留意,让二位以大局为重,和衷共济,莫要同室操戈,以致酿成事端,误了‘联虏平寇’的国策。”

      张缙彦等人赶到归德府,正遇兴平伯高杰的前锋部队。随后,与河南巡抚越其杰、河南巡按陈潜夫以及河南参军袁枢会合,迎接高杰。

      高杰的中军打着太子太保、三军司命、奉旨讨贼大帅兴平伯等旗号,旌旗蔽日,刀枪如林,军威雄壮,吹奏入城。诸人在守备衙门会见,互相寒暄。

      河南巡抚越其杰对高杰道:“总戎为国荡寇,劳苦功高。下官已经派人去请河南总兵许定国,想必快到了。”

      高杰冷冷一笑:“许定国闻听本帅到来,我料其八成避而不见。”

      张缙彦摇摇头,说:“皇上有旨,诸方面竭力配合。况且,尚有其部队配合西进的任务,于情于理都该来见面协商才是。”

      说话间,旗牌官来报:“河南总兵许定国说家中有事,不便来见。”

      高杰笑道:“这个老小子与我有仇,果然不敢过来。敢问越大人,那厮手下有多少人马?精壮军兵有多少?”

      越其杰尴尬地一笑:“抱歉,其军队具体数目不太清楚,大约有两万余人。其中,精壮军兵约有一半左右。”

      高杰说:“他不来见我,明天我去见他。届时,让其选拔一万精兵随我出征,给他留下一万老弱残兵防守黄河。”

      越其杰倒抽一口冷气,道:“许定国现年七十岁,投身行伍五十年。军队就是他的命根子,抽调其精壮,难度不小。”

      高杰抽出一张纸,笑道:“诸位,本帅接到密报,这个老小子有投敌嫌疑,已经把儿子送到黄河对岸清兵统帅豪格的军营去了。”

      “当真?”众人闻听,皆都吃了一惊。

      河南参军袁枢笑道:“诸位大人,在下知道一些许定国的根底。”

      许定国,河南太康人,投军多年,力大无穷且善于投机钻营,打仗常常消极避战,保存实力。在山东登莱驻防时被袁枢的父亲袁可立提拔为中军参将,后升任副总兵、总兵。崇祯十五年奉命救援被李自成围攻的开封城,因傲慢无礼蔑视上官获罪,被判处死刑。

      翌年因为李自成攻入关中,许定国等被免罪起用,授援剿河南总兵官。崇祯驾崩后,无人管束的许定国率兵马攻破归德府,糜烂地方。

      袁枢说:“许定国当年是我父亲的部下,有些事情其也不瞒我。这次他在睢州驻防,把我家当成他的行辕。我回去时见他们正常过年,似乎没有异常举动。兴平伯对其有些成见无妨,此事切勿孟浪。朝廷让我去江南催粮,来不及给你们调停了,盼你们好自为之。”

      张缙彦道:“无风不起浪,小心没大差。兴平伯还是慎重些好。”

      南明立国之后,许定国被擢升为河南总兵。闻听高杰要西进途径自己的地盘,便派人与黄河北面的豪格联络,表达了投降清廷的意愿。

      那豪格手下只有七八千人,对外号称二十万。驻扎黄河北岸虚张声势,起个威慑作用。其因为和摄政王多尔衮关系微妙,不敢多事。见许定国写信归顺,不知真假,为防止中其诈降之计,便要其将儿子送来当人质。

      同时,豪格也接到了高杰的通报,说自己率明军沿黄河西进,是为配合清军入秦击李,希望不要引起误会。豪格再与摄政王多尔衮不对付,也钦佩其将南明小朝廷玩弄于鼓掌之上。这边马上兵发南京了,其统兵将帅却还在梦中。另外,该阵营里面的总兵叛变在即,其竟然毫无察觉。其朝廷及将帅之昏庸,可见一斑。他回复说若肯率众来归,必封王侯。

      翌日,高杰、张缙彦、越其杰、陈潜夫等带重兵联袂西进,到了睢州东郊。许定国避无可避,只得带人到十里长亭迎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