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既然张彦都已经这么直接了,紫文和王龙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

      :“敢问侯爷,您与紫武殿下,李虎将军,是否已经达成同盟?”王龙直言对张彦问道。

      这个问题合情合理,也早在张彦三人预料当中。

      :“是的,”张彦说道:“我与紫武殿下,李虎将军,在玄安城相会的时候已经达成共识。”

      这样的答案,紫文和王龙当然也早就想到了,只不过,二人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有意愿要结盟的不止紫武和李虎,紫文和王龙也正是因为结盟之事才亲身前来的。

      在他们看来,结盟,应该是由五方共同会谈,大家有着共同的目的,也都各自把自己的情况说出来,在利益平衡下,这个联盟才会达成。

      现在张彦三人已经先一步谈妥了,这对紫文和王龙来说,已经不是商议,而是知会。

      反正我们三方已经达成共识,你们要么加入,要么继续保持中立,甚至倒戈相向也不是不可以的,反正选择权在你们手里,自己看着办就好了。

      紫文长呼了口气,没有说话,这个结盟的整体意义已经变了,他甚至已经开始回想,自己顺应张彦的意思,选择亲身前来的这个决定是不是错的。

      王龙则是有些失仪,他端起桌上的酒杯,并没有招呼同桌的几位,独自一饮而尽,他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虽然在张彦三人未到之前,他与紫文也曾简短谈过这件事,彼此也都有着守望相助之心,但齐国和上西国可不比商国和下西国。

      他们中间隔着内陆三大州,两方的国土更是与欧阳家的南部四州十六郡接壤,后方是曾经刀兵相向的老对手,一旦天下再次爆发乱战,他们要面对的情况只有四个字,四面楚歌。

      五方结盟对紫文和王龙来说是最难的,因为欧阳家和朝廷一旦发难,他们肯定是最先遭受攻击的,到时,身后的紫武和李虎愿意全力相助吗?

      若不然,伏国就算有心相助,在保证国内有充足守备力量的前提下,派出去增援的大军在兵分两路后,还要穿过商国和下西国的国境才能抵达前线。

      他们能不能抗下欧阳家和朝廷的雷霆之威另说,伏国增援的军队跋涉千里,到达前线后还能剩下多少战力?而就算多了这么些兵力,也不过是让他们苟延多点时间而已。

      就在紫文和王龙陷入忧虑的时候,紫武先开口打破了平静。

      :“大哥,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紫武对紫文说道。

      紫文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大哥?这两个字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甚至有些时候,他都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弟弟,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是啊,心中对权力的欲望,已经让人忽视一切,包括至亲之情。

      在这之前,如果有人问紫武,他这辈子还会不会叫出这两个字?紫武的答案肯定是不会,甚至连他自己都可能还不知道,自己会在现在这个场合叫出这两个字。

      :“你想说什么?”紫文对紫武问道,语气很平静,还夹带着一丝温和。

      :“我知道你们心中想的是什么,但我想告诉你们,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至于是什么,就让侯爷来对你们说明吧。”说完这句话后,紫武转眼看向张彦。

      紫文和紫武两兄弟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在座各位都很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紫武主动对紫文叫出大哥这两个字,李虎可能已经理解了,但王龙很想知道,而紫文更加想知道。

      :“我的想法很简单,”张彦说道:“五方结盟,要求摄政王还政予炎帝。”

      :“什么?”紫文和王龙同呼出声,两人脸上惊讶的表情丝毫不比当时紫武和李虎的差上多少。

      :“侯爷,是我听错了吗?”王龙一脸不可置信的对张彦问道。

      :“你没听错,”张彦对王龙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而我和紫武殿下,李虎将军达成的就是这个共识。”

      :“侯爷,您是否考虑过,炎帝重掌政权后,这个天下会怎么样吗?”紫文脸色复杂的对张彦问道。

      :“天下再次一统,四海升平,万民同福。”张彦答道。

      :“这也是你的意思?”紫文对紫武问道。

      :“是的,我十分赞同侯爷这个提议,”紫武对紫文说道:“这个天下,终归需要一个主人,但绝不是我们。”

      在紫文和紫武这一问一答时,李虎和王龙这对曾经以性命相交的兄弟,在两人眼神接触的瞬间,双方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中包含的无奈。

      如果可以,谁不想万人之上?如果可以,谁愿意放下手中权力?

      但紫武说得没错,这个天下终究需要一个主人,而他们都没有实力去争当这个主人,与其螳臂挡车,最终落得个覆灭的下场,倒不如先替自己选一个主人。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成或败,在此一举。

      :“久闻张家一门忠烈,坦白说,起初我还是抱有怀疑的,”紫文苦笑着说道:“谁能真正做到无欲无求?谁能真正视权力而无睹?现在看来,是我狭隘了。”

      :“是啊,”王龙感叹的说道:“如今这个天下,能有实力争霸的,除了欧阳家,那就只有北疆的张家了。”

      :“如果张家在我们两国内乱的时候插上一脚,现在的天下很有可能就是两分之势了。”这是入席以来,李虎开声说的第一句话,却是非常实在的一句话。

      炎帝年幼,欧阳家初掌朝政,想必会有太多反对的声音需要他们去慢慢压下,也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他们慢慢去掌控,否则,朝廷怎么会容忍齐商和西夏这种裂土自封的行为。

      如果张家在这个时候出手,凭借张伏这位白虎军神在军中的声望,凭借镇北军的强大,绝对可以横扫齐商和西夏二国,等欧阳家彻底掌控朝政的时候,张家的版图肯定也已经构建完成了。

      届时,这个天下到底是会改性张?还是改性欧阳,就要看这两位霸主的强强碰撞了。

      然而,张家不但没选择这样做,反而默默接受朝廷所谓的封赏,更是关闭国门独自应对草原的攻伐,而如今,张家打开国门走出来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合各路诸侯勤王。

      忠义二字,张家实至名归。

      :“侯爷,我想再问一句,”紫文对张彦问道:“如若还政之事不成,我们要如何?”

      在不知不觉间,紫文已经用上“我们”这个词,显然是心里对结盟之事已经有了意向,而张彦的回答就更是简单。

      :“战!”

      只有一个字,却铿锵有力。

      :“侯爷,假如,我说的是假如,”王龙尝试着对张彦问道:“假如不加入联盟,您会如何?”

      王龙没敢用上“我”这个字,他问的是“假如不加入联盟,”张彦会如何对待。

      :“不会如何,”张彦答道:“就算无人加入联盟,这件事我也依旧会做,因为欧阳家不会让我们如此下去,既是势在必行的事,倒不如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上。”

      :“至于你们……”张彦继续说道:“这就轮不到我来操心了。”

      张彦的意思已经很明白,这事你们做不做都无所谓,但欧阳家已经逼到眼眉了,张家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而这个天下肯定也只能有一位掌权者,要么是紫无仞,要么是欧阳家。

      如果此时选择旁观,那么最终的结果,就要看紫无仞或欧阳家怎么对付你们了。

      :“呵呵……”紫文自嘲了一声,脸上忧虑的表情一散而去。

      :“侯爷,这个联盟我加入了,”紫文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敬向张彦,却是对紫武说道:“二弟,曾经的恩恩怨怨就不再提起了,饮过这杯,我们还是兄弟。”

      就在紫武微笑着端起酒杯站起身来的时候,李虎也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只见李虎对王龙笑道:“王兄,很快我们又能并肩作战了,你说对吗?”

      :“当然。”王龙也微笑着,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事已至此,还有什么需要考虑吗?

      :“我们共饮此杯,往日的仇怨就此抹去,剩下的,只有恩情,”张彦站起身来,端起酒杯举向前方,笑道:“各位,干……”

      :“干……”

      五人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自此,五方诸侯的结盟,完成。

      而此时,在帝都中天皇城的皇宫内,还是那座院子,还是那座名为“静宫”的阁楼,炎帝紫无仞正倚在窗边看向远处,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身在漩涡最中央的地方,这位帝王自懂事以来,就没为自己的人生做过哪怕一次决定,而这次,就是他的婚姻大事,都已经被所谓的摄政王,他的亲姑姑,长公主紫艳和欧阳家安排得妥妥当当。

      而那位将要成为皇后的女人,他甚至连一面也没有见过,可他无能为力,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想还能有什么办法,把唯一的亲人,最疼爱的妹妹紫月送出宫去,哪怕沦落为平民,只要能平淡过完一生,也是幸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