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师下载

      尹洪州和自我介绍叫‘白副队长’的年轻军官走在队伍前方,大爷大婶们‘窃窃私语’的谈论声、后面队伍两个轻微的扑哧声都让耳力不错的他听了个正着。

      尹洪州有些脸红:大婶们也不说等人走远些再谈论。

      再加上后方队伍里传来整齐的‘嗒嗒’声,硬是让尹洪州走出个同手同脚。

      后面一点的孙排长几人别看一个个面无表情的,下细还是能看出几人嘴角都是要翘不翘。

      5个大队都是从各军选出的优秀军人,他们一排平时受到左军医关!爱!最多,更是其中的强中手,这点耳力自然是有的,那些老乡们说话声音又没收着,七嘴八舌的话他们都听了个全。

      孙桂成孙排长抿着唇无奈摇头:唉,他们白副大队长就是这样,走到那都招人喜欢。

      和尹洪州打头走的白奕明当然听见了,却并不理会,见尹洪州走的同手同脚,向身后打了个手势。

      整齐的‘嗒嗒’声消失。

      白奕明为了缓和气氛,主动开口道:“尹同志,我们大队长家还远吗?”

      突然被问,尹洪州更紧张了:“啥…?什么?谁?”

      白奕明左手握拳掩住唇,咳嗽两声:“就是郑平安。”

      大概是年轻军官语气温和,又说的是他熟悉的郑平安,尹洪州没那么紧张了,有些好奇的问道:“哦,是安哥啊,大队长是和我们大队长一样的意思吗?”

      孙桂成又扑哧一声,被白奕明扫一眼连忙转头打量四周农田:嗯,这些农田垄的可真整齐。

      白奕明扫了后面一眼后简单回道:“对,都是职务称呼。”

      尹洪州只听过班长、排长,想不明白什么职务称呼这么怪,又怕冒然打听不好,便点点头不再追问,“安哥家靠近大山那里了。”

      尹洪州说着抬手指了指东北方向的那座山坡,“就是那座山,安哥家在半山腰。”

      白奕明看着山坡后那一片延绵的大山皱了皱眉,转头看了一圈问道:“那里是大山入口?”

      尹洪州诧异的看了旁边这人一眼,“对啊,好多第一次来的人都当旁边矮些的山坡是入口呢,没想到您看出来了。”

      “秦大伯把房子建在那座山的半山腰,大队里好多人都想不通。”

      白奕明看尹洪州不再紧张,点点头不再多言,30几人的队伍一时沉默着前进。

      尹洪州不紧张后脚下渐渐加快,引得白奕明打量好几眼。

      西坡地。

      尹水云锄的有些累了,她现在的身体娇弱的很,这几天只是比之前好了一点,她站起身准备歇口气再继续,一抬头就看到山下一片军绿色在前进。

      尹水云看着山下,脑海中浮现一个片段。

      那是她疯了后,比山下更多的绿军衣进到大队,她那会站在牛棚拐角处看见的,并不知道具体人数,山下那些人明显不如前世多。

      尹水云捏着锄头的手渐渐发紧,下工哨声响都没让她回神。

      尹乐康看尹水云盯着山下看了很久,下工都不知道走,便开口喊人:“小云,还不走啥,我看你今天都没啷个休息,是不是累得很?”

      尹水云一直在胡思乱想,听到尹爸的声音思绪还是混乱的,呆呆的叫了声:“爸。”

      尹乐康扔下锄头三两步走到尹水云面前,摸摸她额头,看手下温度正常没有发烧稍微松了口气,又开口问的小心翼翼哩:“小云,你没事吧?是不是累到了?”

      尹乐康仔细观察着尹水云的反应,很怕他幺女又成了之前那样的少言少语,这个样子这几年他见了很多次实在是心里不安得很。

      尹水云眨了眨有些雾蒙蒙的眼睛,好像才回过神,“唉,爸,你离我这么近搞啥子。”

      四下转头看了一下,发现其他3个人都下坡了,知道下工了,连忙拿起锄头招呼尹爸,“爸,下工了,快走我都饿了,我们早些回去。”

      刚刚的担忧仿佛只是错觉,就那一下尹水云就想通了:并不是郑平安要死了。

      郑平安前几天晕迷不醒,估计是他部队头战友担心,来看他。

      前世郑平安死了后还来了6、70人呢,这才一半不到吧?小意思了。

      前世那些人什么时候走的她并没有见过自然就没记忆了,也没啥可猜的,无非呆个一天两天罢了。

      尹水云表示理解的点点头,心下还感叹:

      这部队还挺有人情味,知道郑平安晕迷了,居然专程来看望。

      前世也是,人都没了还那么多人专程来送行,怪不得几年后韩拥军都退伍了,还能因为郑平安临终前的一句话,那么照顾又遇上的她。

      尹乐康被尹水云的动作弄得脑袋发懵:他刚是不是眼花了,啷个感觉幺女的眼睛紫蒙蒙哩?

      尹乐康揉眼睛的功夫,尹水云已经拿上他的锄头走到地边了,他也不再瞎操心,没事就行。

      尹乐康拍拍衣服下摆的泥灰,背着手往回走,“下坡慢点,急啥子急。”

      “爸,我真饿了,快回,快回。”话才说完,尹水云就把肩上的两个锄头扔下来,这锄头怎么这么重?!

      两手空了后尹水云按了按已经开始冒酸水的胃,一下坐到田埂上。

      不行了不行了,这才几步路她就更饿了,要饿死了,必须得吃点东西。

      “爸,你等我会,我饿得走不动了。”

      尹乐康走到近前,有些狐疑的看着尹水云从衣兜里掏出一把裹着糖纸的糖,“那来哩?你这是馋了吧?啥子时候放衣兜头哩?”

      看尹水云剥的飞快的往嘴里塞,尹乐康又有些不确定了,“真饿了?有啷个饿吗?”

      尹乐康打量下前面几人已经看不见人影,他也坐下来有些无奈的说:“就不能等回去再吃?”

      尹水云嘴巴没空,只用右手按按胃示意她真饿。

      尹水云中午往衣兜里准备了一些糖,本来想着看下工时能不能遇上梁大爷家的梁尧,想用糖先和那淘小子打好关系,结果人梁大爷早走了,糖她倒是自个吃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