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国产84tvtv

      结果,他喝了之后也赞叹有加,坚决要买。

      旁人以为这两位是托,都看着。

      于红脂看二人争执,便道:“我这酒二十枚三窍符钱一坛,是师弟按照成本算出来的,二位想要,可以各得一半,如何?”

      两人点点头,就买下了。

      于红脂这出摊不到半天,就把灵酒全部卖了,得了三百枚三窍符文,收益不错。

      而周元这边,已经有人坠着周元跟踪了。

      由于入狱时的形象与他此时的形象有差异,更重要的是,这段时间以来,随着修行的深入,开始改造骨骼皮肉,他的形象开始向前世的相貌靠拢。

      那些跟踪的番子也不能确定,他们只能画下周元的音容相貌,记录下他的修为,描述他的神态气息,然后拿回去给锦衣卫中的高层参考。

      周元溜达了一会,就回去了,这里大部分东西对他而言都无甚作用,至于禁制,也没有。

      回到灵舟上,于红脂已经卖完酒,那两位舟主却拉着于红脂闲扯,让她日后只要有此类灵酒,就可以卖给他们两家。

      于红脂哪见过这么热情的中年人,一时不知所措,还好周元回来的及时。

      对此,周元自然欢迎,不过他也说,自己每轮酿制的灵酒不过几十斤,一年也做不了几回,让他们清楚。

      对此,二位都表示理解,这玩意又不是寻常酿酒,一次能出几百斤,这种等级的灵酒,酿制时间长是必然的。

      还好,二位的修行之地靠的近,都在东岸的两处小岛上,送过去不用到处跑。

      谈完这个,那位叫老钱的问了:“小哥,可能酿制筑基期灵酒?有多少我收多少。”

      周元断然拒绝,道:“我只有三种入阶灵酒的配方,筑基期灵酒,我哪能弄到配方,要是有,早就拿到蓬莱阁换钱去了。”

      听他这样子说,那刚才买酒的二人对视一眼,就此作罢。

      卖完酒,周元又拿这钱去买了一批原料,其中就有一份筑基期灵酒五粮液的原料,然后驾着灵舟也去采莲去了。

      如今农历七月,正是最热的时刻,也是太湖灵莲开的最好的时刻,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在这千姿百态的灵莲之中,周元的灵舟只能看到上半截,下半截都被掩映在荷叶之中,灵舟划过,莲花分过一条条水道,但是片刻又恢复了原状。

      周元不是像其他修士一般,要么按照一处的元气聚集程度寻找,要么在自己熟悉的范围内找,他是继续上次的航行,沿着地脉走势寻找。

      不过这地脉也是几百年前的了,肯定有偏移,特别是太湖水君陨落带来的地脉水脉变动,至今都还在影响整个太湖区域。

      不过他这样一路行驶下去,至少将太湖大大小小的灵岛都标注下来了,而灵岛之上,自然有地脉,再反推地脉走势,与以往的地脉图对照,总有点头绪。

      这一天,他们驾驶灵舟到了太湖西岸,这里原本就是整个太湖区域元气最少的地方,也是领导最少的地区。

      尽管如此,这里也被修士们光顾好几次了,只有入阶灵莲留存。

      不过他志不在此,这里往西去,有一串湖泊,当地称之为东氿、西氿,都是长数十里,宽不过一里多。

      周元准备沿着这两个湖泊溯流而上,直至走出太湖为止,因为这里当年也是一处重要的一处地脉支流在此。

      这里再往外去,由这两个湖泊连接着铜官山、南溪河、滆湖等山川湖泊,所以,即使在徐霞客时代,这里也是太湖水源来源之一,颇为兴盛。

      只是如今,不知何故,这里元气稀薄,已经没落了下来,就连太湖阵法都只覆盖住东氿的一部分。

      周元驾驶灵舟一路向西,从太湖进入东氿湖,一路并无异状,只是当船只穿过迷雾,出得太湖时,就明显感到,这里的元气浓度不如太湖之中。

      出太湖时,周元明显感觉身体一松,仿佛刚才有什么东西在紧盯着自己,方才才放松一般。

      他心里一凛,以目示意于红脂,让她注意。

      如果在太湖之中就被盯上了,那他们这一会,也逃不出多远,不如看看,是谁在捣鬼。

      接着,他们继续前进,那西氿湖也是漫天的莲花,不过有点不同的是,太湖中的灵莲基本都是开花为主,少有莲藕长出。

      而这西氿湖中却是以莲藕为主,开花只是传播种子而已。

      此时,这里的莲花都已经凋谢,莲子成熟,湖中有无数男女在采摘莲子,来来去去,好不热闹。

      周元假作不知后面的跟踪者,混入这采莲的人群中。

      他们这船一开进来,引起了一阵轰动,因为这采莲子的,皆以小船甚至独木舟乘坐,来这湖中采莲子。

      如今,闯入了一个对他们而言,极为华丽的灵舟,如何不会让人注目。况且,他们就住在这太湖边,对这湖中经常出入神仙,也有点了解。

      周元出去,对着那些围观的男女老少道:“各位,我们师姐弟这次来想买一些你们采摘的新鲜莲子,你们可以将最好的货拿来。”

      一听到有钱赚,所有人都激动了,周元让于红脂帮忙维持秩序。

      于红脂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听他的话,让那些采莲子的男女一个一个的来。

      对这些莲子,周元拿去也是有用的,有一种入阶灵酒就叫清心莲酒,功能主要是清心凝神,补充元气,启发智慧,对修士而言,作用不大,但是对刚开始修行的人来补充精力极为有用。

      而这味灵酒的主材料就是莲花身上的莲子、莲藕和灵莲花,不掺杂其它任何原料。

      周元来这里收取莲子就是借着收取这种材料看看身后跟着的人意欲何为。

      这收取莲子一直闹哄哄搞了半天,最后,周元只收了十余斤,但是给的钱多,每人最少一枚银元,将他身上带的那些银元用的七七八八了。

      这些选取的莲子皆是带有元气,入阶的灵莲子,正好适合酿制清心莲酒。

      收取完,他们又装作在这湖中继续游逛的样子,继续往西而去,准备进入南溪河看看。

      他们在这里悠哉悠哉,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个修士却不耐烦了,其中一个道:“大哥,干嘛还不动手,等什么啊,那两个家伙只有一个小女娃是筑基期,拿下易如反掌。”

      “等等,我总觉得他们这出太湖不是什么简单的事,看看再说。”

      “大哥,还看什么?我们都看了半天了,这小子出来就是为了收莲子酿酒,刚好与我们的情报吻合,这在太湖之外,我们动手更方便。”

      “再看看,我总觉得不安。”

      一边说,一边贴着隐身符的两人还远远吊着两人。

      周元出了西氿湖,进入南溪河,逛了一小段距离,最后才一转船舵,准备返回太湖。

      后面跟着的两人也觉得他们神神叨叨的,就那样等着两人。

      返回西氿湖后,正准备返回太湖时,远远看见一个刚才卖莲子的小独木舟横在前面,周元正准备让开时,那独木舟上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叫了:“这位神仙老爷,我知道有个地方有一朵特殊的莲花,老爷要不要去看下。”

      周元一听,自无不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且看后面跟着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反正他确定,不是金丹修士,凭他和于红脂的本事,就无所畏惧。

      因此,他开口道:“在哪里?你想要什么?”

      “钱,至于地点,在一个秘密地方。”

      “可以“,周元想了想,弹给他一枚金币,道:“到地方后,如果确实是有价值的灵物,我再给你两枚金币,怎么样?”

      “不行,我告诉你地方,你把两枚金币都给我,自己去,我可不敢带路,我害怕。”

      周元想了想,道:“可以,但是你要告诉我,你怎么发现那地方的?怎么确定那里有灵物?”

      说完,又弹了两枚金币给他。

      那少年道:“那地方就在铜官山与西氿湖会流的地方,有一个峭壁和潜流组成的漩涡,进入漩涡后,贴着岩壁,有一个小小的沙洲,上面长了一株特殊的莲花。”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灵物,但是周围有白鹭、蛤蟆、鱼等等奇形怪状的东西守护着。”

      周元听了,又问了他具体的方位,最后问道:“那你是怎么发现那处地方的?”

      “我有一次去铜官山打柴,被一头老虎追赶,慌不择路下跳入了河中,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却在漩涡中抓住了一根浮木。”

      “后来,我被那漩涡带着在周围转圈,直到一天一夜之后,才被甩了出去。”

      “在漩涡周围,我看到了那些动物围着那朵莲花,就知道那一定是不凡的东西。”

      周元看了看他,道:“你大难不死,运气不错,如果我是你,就赶快离开,然后去附近的府城躲躲。”

      那少年一愣,旋即仿佛明白了什么,划着独木舟往南溪河而去,那里有新吴府府城,正适合他暂时躲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