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店干鸡巴

      战场上烽烟四起,法螺声压抑的嘶吼着,时不时带着几下有气无力的战鼓声。

      拼杀了许久,不论足轻还是姬武士都已经感觉到疲惫,这正是柴田胜家所期待的。

      1700军势对比700军势,她不需要使用什么奇谋去冒险。

      只要好好的打正面战,不让织田信长有空子可以钻,胜利自然而然就会跑进她的掌中。

      虽然斯波家的嫡子又一次给了她不同凡响的惊异,但只要他还是人类,会疲劳会受伤,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普通人总是憧憬那些以少胜多奇迹般地胜利,但打了这么多年仗的老卒们才明白,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是因为实在太少了。

      比起人类浩瀚的战争史,那就是苍茫大地上的几根野草。真正的战争是看谁兵强马壮,钱粮丰厚,谁犯的错少。

      指望奇迹不如指望对方跪在阵前痛哭流涕向你投降。既然都是做梦,不如yy的狠一些,爽一点。

      织田信长穿着母亲的兜胴,身下挎着马,手上提着枪。此刻的她心无杂念,只有击破敌军的信念。

      说来可笑,她从不觉得自己会输。从小就性格乖戾,争强好胜的她不觉得自己会输。

      我生来就是主角,活着就是为了夺取天下。将一切都压榨成身后的姬武士,胯下的战马,城里的武备军粮。

      世界上唯一值得相信的就是实力,实力的唯一用处就是让我成为天下人!

      野心,欲望,填满了她的双瞳,舔舐嘴角微微一笑,举起了长枪。

      织田信长带着五十姬武士骑马突击,绕过混乱的林具通备队直袭柴田本阵。

      天下六十六国二千万石高,一千万人口,武家不过数十万。战场上敌我二千多人,姬武士不过四五百。

      一下集中了信长方近半的姬武士,这是孤注一掷,引起了柴田胜家的极度关注。

      “吾乃织田信秀是也!随我杀灭叛军!冲!”

      信长带头发起了冲锋。柴田备队的姬武士本应该指挥着足轻们布阵抗击,这时候却和中了邪一般没有了反应。

      织田信秀一代人杰,从小小豪族,下织田家奉行做起。降伏半个尾张,南战松平今川,北抗上织田斋藤,二十年间纵横驰骋。

      柴田备队是她一手带出来的精锐,每个足轻头,足轻大将,侍大将都是她一把一把拉扯到位上。

      备队大将柴田胜家对她感恩戴德,誓死效忠。

      她四十出头过世,军中难以接受她英年早逝,时常流传着先代诈死以待时机统一尾张的传闻。

      此时的织田信长,身着先代甲,面如桃花。她和信行长得很像,她们长得都很像织田信秀!

      “死罪!”

      无数姬武士丢下武器跪在一边,不敢阻挡信长的锋芒。

      手足无措的足轻闪避不及就是死路一条,没有了组织的军阵瞬间崩溃了。

      柴田胜家终于明白了信长的想法,却苦涩的不知道怎么去反击。

      对织田家的忠诚是先代深深埋在自己备队中的,也是自己的执念。

      她可以指挥备队换个家督,但她没有能力让姬武士们把刀子砍向织田信秀啊,即便自己知道那是假的。

      现在想来,先代未死的谣言指不定就是信长传播的,好一个织田信长。

      武家这个阶级很奇怪。

      有时候过于忠诚,可以为了主家抛头颅洒热血,尽忠职守,誓死效忠。

      有时候又过于狡诈,两面三刀,不可信任。

      一边只相信暴力,一边又歌颂忠义理信的品格,这时候义银也遇到了这方面的麻烦。

      “母亲大人,你怎么在这里?”

      义银被敌军的姬武士带人团团包围,林具通的尸体在一旁还未冷去。

      利益利家拼死带队冲了过来,对上的却是林家的与力,前田家的姬武士团。

      “我是林秀贞大人的与力,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利家从属于织田信长殿下。利益你又为什么在这里?”

      率领前田家姬武士的前田利久是个英武的中年美妇,挎着刀打着马,枪指利益。

      “我。。我出仕了斯波家!当然要随家主出战。”

      利益咬着嘴唇说。其实她也明白各为其主的道理,可真的面对,对于她来说太残酷了。

      “是吗。。小利益也长大了,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主家。那么我就放心了。

      来吧,利家。看看你的刀能否取下我的脑袋?”

      利久欣慰的看着利益,哑然失笑。没想到利益也会遇到想出仕的主家,希望主家宽容一些吧。

      转头看向利家的眼神就锐利了许多,她不是傻子,前田家的农兵背着旗指物。

      明明出发前母亲还是一力支持林秀贞大人,现在的变化肯定和自己这位四妹脱不了干系。

      “大姐出发后我才到的荒子城,母亲大人被我说服,出兵支援织田信长殿下。

      大姐,林家的备队已经被打散,你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

      利家劝说着。

      “四婶!你知道母亲大人在这里,还让祖母大人带着队伍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前田家手足相残,兵刃相见,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利益看着利家,仿佛不认识这个熟悉的四婶。

      “忠于君主,恪尽职守,我问心无愧。”

      利家平静的看着利益。

      “你个混蛋!”

      利益一个手掌掴了上去,利家没有躲避,头上的兜都被打歪了。

      “利益!你四婶做的没错!不得无理!”

      利昌厉声喝止,看着利家利益说。

      “同门武家难免阵上相残,利家此举没有问题,不过想要胜利,就用自己的刀枪来取!我前田利久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唉。。我能说两句吗。。”

      义银只觉得头疼,身体疼,浑身都疼。在利家利益带领部队冲上来护卫后,他就关闭了杀戮模式。

      这一阵杀戮足轻+10,姬武士+100,勉强抵消了模式消耗,有人护卫就没有必要继续浪费了。

      可一关闭才发现。。身上到处都是伤口的自己,不靠杀戮模式的特殊效果支撑,隐隐有疼痛过度和流血过多致死的可能。

      这模式的缺陷太多了。

      怕偷袭,必须不断杀戮补充点数,关闭后不致命致残效果消失。

      说出来都是泪,深坑呀!不用要死,用了一身伤不好好养着还得死。

      这不是关了才一会儿就眼前发昏,前田家变在即,得出来说几句。快点完事回去治伤,不然真的要死了。

      “斯波大人请说。”

      利久对义银的发话表示了尊重。

      没办法不尊重,这少年太猛了,从阵前杀穿到大将面前,就没有一合之将。

      要不是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

      现在看着他身上插满了被斩断的箭杆,血染羽织面色发白,心中越发敬重。

      “前田利久大人带的都是前田家的姬武士吧?前田家知行四千石,不算多不算少,在场姬武士能包揽九成,不错吧?”

      利久左右看看,自己带的家里旁支,家臣,世代奉公人,利家那边的近卫还有利益,点点头。

      “如果你们在这里开战,不论谁输谁赢,前田家都彻底输了。

      一家姬武士死伤大半,即便战后得了封赏,又如何能在残酷的乱世保住呢?而且,我觉得胜负已分。”

      义银指着正被织田信长攻破的柴田本阵,对利久诚恳的说。

      “林家不会被处罚太重,毕竟殿下还需要稳定谱代家臣们的心。

      既然如此,前田家何必要打这一场亲者恨,仇者快的恶战呢?

      三位前田姬都是弓马娴熟的好武士,留得有用之身,才能在乱世之中为家族谋生存,奉公恩赏光耀门楣。”

      义银的话深深触动了利久,望着远处不再抵抗的柴田军。

      看看环绕左右的亲近家人,她叹了口气,举起的长枪放了下来。

      “义银大人好口才,利久愿降。”

      下马单膝跪着,利久低下了头,忽然听到对面一阵喧哗。

      “义银君!”

      “义银大人!”

      抬头,只见义银再也坚持不住,从马上重重摔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