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冠希1300全套百度云

      借着月光。

      周正看见贴在墙上的报纸,嘴唇微抿。

      这世重活,他要是还去拿那三百块钱工资就真是脑子不够数了。

      既然要干,那就当老板。

      他只能在对心里吴天明说句抱歉了。

      襄樊是必去了。

      可是要如吴天明那样租下两个柜台,以自己这点家底根本不可能。

      前世两处证券市场各租给吴天明一个柜台,每个柜台为期一年,每月的租金听说在一千多。

      一年,两个柜台光租金就要两三万。

      况且柜台得招人,还要进货,这都得钱。

      当时吴天明每天六点就早起去堰市进货,那破桑塔纳压的满满一后备箱的货,一次就得几千。

      最重要的还是本钱!

      本钱哪里来啊?

      满怀着心思,周正不知不觉陷入梦乡。

      第二天清晨。

      同乡工友已经陆续起床。

      今天注定是轻松的一天,他们也即将要踏上归程。

      再世为人的初阳普照,透过工人宿舍那两扇脏污模糊的玻璃窗,刺眼的阳光顿时变成氤氲光华,仿若梦幻。

      周正感觉到有人摇晃,梦呓般说:“老婆,今天周末不上班,让我再睡会。”

      刚催促周正起床的易健利闻言差点没让自己的口水呛到,摇头强忍笑意,古铜面色憋的涨红。

      这小子,做梦娶媳妇呢?

      看来是该谈朋友了。

      “啪啪!”

      “三子,醒醒,别睡了。”

      “唔,谁……”

      “啪!”

      “赶紧起床,还学会睡懒觉了。”

      周正还没适应重活的少年身份,完全就是被二姐夫的巴掌给“叫”醒的。

      这个时期不比后世。

      等他成家之后就住进城里,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现在回家还要干农活,早上六七点就会自动睁开眼,那是劳动者的生物钟。

      从小到大,村里六七点钟的太阳他真没少见。

      周正搓搓脸:“健利哥,今天不是没活嘛干啥起那么早的床,哈呼……”

      “是没活,但别忘了建龙老板说要请咱们吃饭,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易健利斜了他一眼。

      周正无奈:“那也不至于请这么早,现在吃的那叫早餐呀!”

      “早饭就早饭还拽什么早餐,咱又不是城里人。”易健利嘟囔一句,又说,“先跟我去张三万那儿算账,他把钱都领回来了。”

      “哦!”

      十分钟后。

      周正洗漱完毕。

      看向早已等待不耐烦的二姐夫,后者冷眼相对。

      他知道,是自己洗漱时间太长了,像从前清水抹把脸就出门干活。

      哪像后世那么讲究。

      要先刷牙后洗脸,刷牙须得够三分钟,洗脸须得用洗面奶,女的洗完要涂水乳霜,男的也得拍爽肤水。

      美其名曰为生活的仪式感。

      在二姐夫易健利看来。

      这估计又是自己在学校学到的,有损他这个中下.贫.农身份的“不良糟粕”。

      俗人云:穷讲究。

      他换上深色牛仔裤,蔚蓝衬衫,内套印有四大天王头像的短袖,蹬起藏在床底下已经有几个月的小白鞋。

      记得非常清楚,这身套装还是因为自己第一次出远门,才“散尽家财”买的。

      来到工地后,看见这情况就舍不得再穿。

      嗯……这算得上是压箱底的宝贝了。

      “张三万,你发的这钱有问题,怎么少我五十?”

      “我的也少了!”

      “我的差一百呢,你这是啥意思?”

      还没进门,周正和易健利就听见屋内的嚷嚷声。

      “没啥意思。”张三万叼着烟,“昨天建龙的老总差点出事儿,他们那边扣了3000知道吗?活是大家干的,责任不能我一人担吧?”

      “你个狗.日的,咱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还玩这手,我们自己干自己的活凭啥给你摊钱。”

      张三万哼哼着说:“这话你们别跟我说,你们去找建龙的老板说,看人家搭不搭理你们。”

      “张三万,今天你不把兄弟们的钱补齐了,就别想出这个门。”说话的人把拳头捏的嘎吱响。

      正是昨天对易健利说要弄秃头男的老兄,他是二姐夫易健利的堂弟易峰。

      包括张三万,在场的大都是易集人。

      自己人坑自己人,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气愤。

      “他们就给我这么些,你让不让我出门,我身上也没钱。”

      “你这不是耍无赖吗。”

      “我不管这个,出来前咱们可说的好好的,出事有你呢,我们负责干活就行了。”

      “原本就那千把块钱……”

      “健利哥来了!”

      有人喊了句。

      “健利!”张三万眼前一亮,“你来评评理,这实在不是我不想给,是建龙那边扣的呀,建龙老板都发话不给我结,我怎么给你们发?”

      易健利皱眉道:“张三万,你这事做的不地道呀,包工的哪个出去不抗事?你这样干以后谁还敢跟你出来?”

      “但是我也没钱咋办!”

      张三万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不给钱。

      他心中暗恨,昨天挨建龙老总一顿训,今天去结款建龙的人也把他骂的狗血喷头,还罚款二百,理由是管理不当。

      他要不找补些“安慰”怎么对得起自己抗这么大事?

      这两顿骂可不能白挨。

      周正也不想再冷眼旁观。

      前世刘国强身死都没见建龙的人追究,更勿论扣钱一说。

      现在刘国强没死。

      反倒克扣他们的工钱,完全没道理的事情。

      先莫说刘国强不像那样的人。

      几千块钱真能被这么大集团的老板看在眼里吗?

      这货真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了。

      这时候的民心还很淳朴,愿意相信人,不像后世人与人之间信任感极度缺乏,不过这时期被同乡坑害的却也不少。

      突然接触到外界的纸醉金迷,繁华都市,难免迷失自我,别说同乡,亲戚都靠不住了。

      每在蓬勃发展时期总会参杂着混乱。

      “张三万,你说是建龙老板让人扣下的钱,这句话当不当真?”周正从人群外围挤进来。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张三万,把看的后者直皱眉。

      张三万漫不经心道:“当然,要是建龙的财务我哪怕赖在那儿也得给你们要回来。”

      “呵呵,这样呀……”

      周正回应了个未来标准式笑声。

      “今天建龙老板请我和建利哥吃饭,到时候我问问,相信他不至于再差咱们几千块钱吧。”

      “什么?建龙老板请你们吃饭?”

      “建立哥,真的假的?”

      “三子,能多领个人不!”

      ……

      易峰等人仿佛忘了重点,纷纷好奇问道。

      易健利知道周正的意思,笑呵呵说:“就是昨天三子不是扶建龙老板一把,他就说今天要请三子吃饭,估计一会就派人来接了。”

      昨天刘国强说这事时众人已经散去,所以都不知道,此时听的是羡慕不已。

      那可是建龙集团的老板。

      这几个月他们没少听见这个集团名字,手底下开发过好多大楼盘,资产怎么着能有几百万上千万吧?

      非常朴实的猜测。

      后世建龙这个名字并不响亮。

      周正猜测应该与刘国强的死有关,不然这么大的集团自己怎么可能连听都没听过。

      “咳咳!”

      正在一干人等感慨的之际,被张三万的咳嗽声打断。

      他们都把目光投了过去。

      ……

      ps:今天合同已发,时间不多,要投资的大佬们抓紧上车了,顺手投个推荐点点收藏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