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唯一注入北冰洋的河流是

      虽然这些护卫对他弯腰行礼,但莫云在他们眼中并没有看到尊重,反而感受到了些许不以为然的情绪。

      看来自己在家族内的地位并不是表面这么高。

      莫云心中了然,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微微点头,将目光移向练武场。

      场地中央,两名年轻男女正在互相战斗。

      一边是穿着黑色铠甲,手持长剑的护卫队长,另一边是身穿侍女服,身姿矫健的年轻女子。

      虽然护卫队长看起来人高马大,一招一式虎虎生风,但另一边的蓉儿却并也并不显出弱势,反而手持镰刀,灵敏地躲避护卫队长的攻击,居然与对方打得有来有回。

      她并不会什么灵巧的姿势,但闪转腾挪之间却也非常灵活,一看就是经常锻炼,有过习武基础和练功底子的人。

      尽管如此,莫云却能看出,蓉儿是在收着力,不敢放开,而另一边的护卫队长则是下手毫不留情,一招一式都往要害处招呼。

      这样一来,蓉儿的败北也就是在几分钟之内。

      他转向旁边的一名护卫:

      “具体情况是什么?”

      “是这样的,公子。”那名护卫微微躬身,“我们队长巡逻时,发现她正在练武场旁边偷看我们练武,被队长当场抓住,结果她居然敢反抗,还打伤了我们三个兄弟。”

      “原来如此。”

      莫云点了点头,他明白,在古时候,练武场是不允许外人观看的。

      尤其是一些大家族,规矩非常森严。

      不过,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件小事。

      想了想,他继续问道:

      “你们队长叫什么名字?”

      “封林。”护卫恭敬答道。

      另一边场上,护卫队长封林心里越来越气。

      本来发现有人在练武场周围偷看,他第一时间就想把此人捉拿下来。

      没想到此人居然还是一个侍女,而且好像是大公子莫云的侍女。

      刚开始,他心里还有些窃喜。

      自从加入莫府以来,他都没有取得过什么大功劳,一直在看家护院,平日里很是无聊。

      这次既能发挥他队长的权力,还说不定能进入莫府高层的视线,刷一波存在感。

      结果没想到,这个侍女竟然身手不错,接连打倒他三个兄弟。

      但这些也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

      他亲自上场,居然还与对方打得有来有回,没能立刻拿下这个女人。

      这简直是耻辱!

      身为护卫的耻辱!

      想到这里,他本来还留着力,生怕一刀砍死这个女人。

      现在,他一招一式都往此女要害招呼,干脆一刀砍死她,要不然怎么能挽回自己的脸面!

      虽然她是大公子的侍女,但也仅仅是个侍女而已,况且她加入莫府的时间还短,应该和莫云也没什么感情。

      想到这里,他一招一式越发狠辣。

      “封林!”

      “住手!”

      忽然,封林听到场外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他犹豫了下,决定装作没听到。

      “马上就要砍死她了……”

      他眼睛一眯,发出凶狠的光芒,挥刀横劈。

      忽然间眼前一道黑影闪过。

      “铛!”

      封林只感到双臂一震,手里的刀猛地砍在一把黑色刀鞘上,半空中被弹了回来。

      他脸色一变,蹬蹬蹬后退几步。

      “什么人!竟然敢插——”

      看清来人后,话音立刻止住。

      “公子……”他惊讶道。

      莫云收回刀鞘,皱了皱眉头,“我令你住手,你为何不住手?”

      “我,我有些收不住力道。”封林喃喃道。

      “你可知道,她是我的侍女?”莫云问。

      “知道,但是她触犯了家规,属下是在按规矩办事。”

      封林微微躬身,表示尊敬,但并没有示弱。

      虽然刚才他确实有点强势,但他也的确是在按照规矩办事,所以心里很有底气,就算对方是莫云的侍女,他也毫不在意。

      “家规是什么?”莫云故意反问道。

      “按照规矩,偷学武功,要接受刑罚,然后赶出家族。”封林说,“看她这熟练的样子,恐怕偷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本来就是猎人,之前练过一点点。”另一边的蓉儿不忿道。

      “你敢说你没有偷学?”封林冷笑一声。

      “我……”蓉儿一时语塞。

      她确实心里有些慌,脸色已经表现了出来。

      “好了。”莫云摆了摆手,“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做得对,但她是我的侍女,还要陪我返回山庄,我会惩罚她的,不用你操心了。”

      “可是……公子,她……”

      “她还打伤几个人是吧?”莫云看向旁边躺着的三名护卫,质问道:“几名护卫居然会被一个侍女打伤?那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那三名护卫的脸色都白了。

      “抱歉,公子。”

      封林脸色一变,立刻躬身道歉。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

      莫云摆了摆手。

      恩威并施,威胁和安抚同时进行,也就是胡萝卜加大棒,他很熟悉这套手段。

      “可是……”

      “怎么?你还有意见?”

      “没有了。”

      封林低下头,慢慢退开。

      “等等。”莫云忽然叫住他。

      “什么?”

      “我觉得你还有意见。”莫云眼睛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光,“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包庇自己的侍女,处理得不公平?”

      “属下不敢。”

      尽管嘴上说着不敢,但封林的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这样吧,我们都是练武之人,就用手里的刀来说话。”莫云忽然笑了笑,“如果你确实不服,但就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击败我,蓉儿就交给你处置,如果做不到,那就老老实实下去反省,如何?”

      一瞬间,封林想到了很多。

      这样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

      虽然听说过莫云从小练武,而且刀法很不错,但自从他加入莫府以来,还从未见过莫云出手。

      他其实一直也很好奇,这位大公子的刀法究竟如何。

      究竟是真材实料,还是虚有其表。

      不过,多半是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一个养尊处优,出门都要侍女陪着的公子哥,能练会什么刀法?

      他心里感到微微有点不屑,但表情上依旧保持平静。

      “既然公子这么说了,那属下就恭敬不如从命。”封林抬起头,吩咐旁边的手下:“换木刀过来。”

      “不用。”

      莫云制止了他,“就用你手里的这把刀。”

      “公子,刀剑无眼……你……”

      封林表情一变,虽然从刚才的那一下可以判断莫云确实练过,但万一自己动起手稍微加大了点力度,不小心砍伤了他,那就大大不妙。

      虽然名义上是切磋,但如果他真的赢了,那估计工作也没了……

      他以前就因为做人太实在,吃过不少亏。

      后来辗转了好几家,才来到莫府做了一个护卫队长。

      “不用废话,你先出刀吧。”

      莫云平静地笑了笑,“你伤不到我。”

      “好。”

      封林咬咬牙,“公子小心!”

      他打定主意,先试探性地出一刀,如果莫云真的挡不住,那就手下留情,给他放放水,装作不是莫云的对手,然后有来有回地拼几个回合,再体面的“不敌落败”。

      他也不傻,大公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他心中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的剧本。

      “接刀!”

      他生怕莫云防不住,故意大喊一声,伸手握住刀柄,猛地往外一拔。

      “刷!”

      一道黑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掠过。

      就在他的手握住刀柄的一瞬间,莫云已经挥出一刀!

      “铛!”

      封林抬起手,感觉分量不对,抬头一看,愣在了原地。

      “怎么会这样!”

      “天呐!”

      周围看好戏的护卫群中响起一片惊呼。

      他手里已经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刀把。

      原来方才莫云以极快的速度抽刀砍出,直接在他拔刀之前,就切断了他的刀,刀刃落在刀鞘里,只剩下一个刀把被封林拔了出来。

      而最可怕的是,莫云抓住了他拔刀前的那一瞬间,只砍断了刀刃,而没有伤到他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

      “这……”

      封林面色惨白,死死盯着手上光秃秃的刀把。

      如果刚才莫云的这一刀是砍向他的脖子,恐怕他早已经人头落地。

      虽然一直听说莫家大公子从小练武,是一名厉害的刀客,而且他已经猜到莫云的刀法可能会不错,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强!

      从速度到力度的控制,都远超他的想象!

      就算是当初教他习武的师傅,恐怕都没有莫云的刀法精湛!

      这种精准度,这种力度……

      恐怕就是他的师傅来了,也撑不过一刀!

      一时间,封林和旁边的护卫一样,张大了嘴,愣在原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