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喜欢原神正常吗

      朱天赐站在苏蓉蓉后面,并不出手,暗中准备。

      苏蓉蓉的剑法已经很纯熟,但之前拿妖兽练手都是使用远攻的法术,用剑术短兵相接还是第一次,明显经验不足,长剑刺出,正中目标,却是刺在妖猪的屁股上,妖猪皮糙肉厚,又经过常年天地精气淬体,高级灵剑也仅仅刺入半分。

      “嗷!”

      妖猪一声痛吼,猛地掉转身子,长长的獠牙向苏蓉蓉挑过来。

      苏蓉蓉倒也并不惊慌,一边闪避,一边招架。

      后面的人群纷纷指指点点。

      “这小妇人使的好象是武阳派剑法。”

      “什么小妇人,看她的姿态,明明是少女!”

      “他们以夫妻相称,当然是妇人!”

      “她明明剑法很精炼,斗战经验却不足,她该刺它的眼睛,它的关节!”

      “是啊,这样缠斗得什么时候才撩倒一只妖猪啊,队伍都慢了下来。”

      “那个男的也不帮忙,他们哪里是在除妖,分明是在练手。”

      听到后面的埋怨,朱天赐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指挥道:“蓉蓉,你假装往右闪,然后向左前方迈一大步,刺它的腿窝!”

      苏蓉蓉毫不犹豫,按他说的去做,妖猎智力不高,猛地向前一冲,却被苏蓉蓉让到右侧,长剑正好可以攻击妖猪的侧身,她不理其他要害,一点剑尖径直刺中妖猪前腿关节,顿时瘸了一条腿。

      “再斩它后腿!”

      苏蓉蓉随着话音顺势后撩,高级灵剑很锋利,虽然没有将整条后腿斩断,但妖猪却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下,带着凄惨的嚎叫。

      “把它留给后面的人,咱们接着往前。”

      两人飞身越过妖猪,向前追去。

      后面解宝儿的队伍一哄而上,十分熟练地刺入妖猪的胸口心脏处,这样可以尽可能地减少妖猪的挣扎,和皮毛的损伤,拖到一边,让后面的队伍通过。

      在朱天赐的指挥下,苏蓉蓉的效率大增,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十几头妖猪放倒,自有人上前收拾残局。

      见她体力有所下降,朱天赐便道:“好了,咱们歇息一下,让别人来吧。”

      苏蓉蓉停下来,神情兴奋,带着成功的满足感:“相公,这才是历练!”

      朱天赐却不当回事,欺负低阶的妖猪算不了什么英雄好汉?

      两人退到大部队当中,看别人与妖兽搏杀。

      妖猪被清理一空之后,前面陡然空旷起来,其他的妖兽比妖猪更快。

      队伍也加快了速度。

      半天之后,追上一群妖狼。

      狼的速度和凶狠程度比妖猪高得多,悍不畏死,而且智力也比妖猪更高,懂得协作,最重要的是,这群妖狼有一个首领,个头比普通妖狼大了一倍,还能发出风刃术,已经是中阶妖兽。

      这群妖狼有二十多只,平日在大荒山横行无忌,鲜有对手,如今被追得夹着尾巴逃跑,已经很憋屈,如今拼死求生,更将凶残的野性激发出来。

      妖狼的尖齿和利爪给探险队伍带来较大的伤亡,却仅仅付出了几只妖狼受伤退到狼群后面的代价,妖兽的恢复能力远比普通野兽高得多,不久就可以继续战斗。

      六位首领商量之后,决定由他们亲自出手,解决这群妖狼,并捕杀那只中阶妖狼首领。

      中阶妖兽的价值远比低阶妖兽高得多,由中阶妖兽材料制作的法器价格比普通低阶法器高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但中阶妖兽也更难捕猎。

      狼群似乎也嗅到了危险,速度慢下来,与探险大队对峙,缓缓退行。

      六位首领年纪都不太大,除了青年剑客外,还有一蓝衣女子也用剑,另外三人各使厚背大刀、铁枪和弓箭,只有最年长的中年汉子空着手,却是他先发动攻击,双手前推,狼群上空便迅速堆起一大团浓雾,缓缓下落,妖狼身上立即便结满了寒霜,速度大减。

      落霜术!

      这是一个大范围的法术,显示这个不起眼的中年汉子法力高强。

      接着是那使弓箭的壮硕青年,不慌不忙张弓搭箭,却一支连一支,连株射出,毫不停歇,那箭支也非常精准,全部命中妖狼身上的脆弱部位,眼睛、耳孔、张着的口以及腿上关节,瞬息之间,二十几只妖狼惨叫着纷纷跌倒或者乱窜。

      好强的箭术!

      人群中轰然暴发出喝彩声,之前被这群妖狼跌落的士气大振。

      狼群之中,只剩下中阶首领安然无恙。

      倒不是青年箭手没有对妖狼首领进行攻击,反而是射向妖狼首领箭支最多,足有三支利箭,但妖狼首领身上根本没有结霜,轻轻摆头就避开射上其头部的两只箭,对于射向其腿部关节的箭却完全没有闪避,利箭正中,却像是射在铁板上一般,箭支折断弹落,那钢铁般的长腿连点伤痕都没有。

      好个中阶妖狼!

      但尽管如此,两人就将其余一众二十多只妖狼的势力剪除,不愧是首领级的高手。

      “孔锡兄,金雨兄,干得漂亮!”

      铁枪的青年赞道,大步上前,一枪一个将受重创的妖狼挑飞到两侧,由后面的队伍解决。

      妖狼比普通的恶狼更高更重,每只都有二百斤左右,铁枪看起来也有几十斤,那青年挥动起来却轻若无物,一气将二十多只妖狼全部挑飞,却只是略微有些喘,丝毫不见力竭。

      这个看起来并不显有多强壮的青年竟然是一个大力士!

      那妖狼首领也试着发动攻击,狂吼一声,发出一道风刃,铁枪青年却一抖手,就将无形的风刃挑飞!

      那铁枪也是一件法器!

      而且似乎是一件中阶法器。

      青年剑客和青年刀客抽出刀剑,从两侧冲上,直奔妖狼首领,速度又快又沉稳。

      妖狼首领再次猛地一声大吼。

      两人停滞了一下,向两侧避开。

      妖狼首领却没有发动风刃术,而是转身一跃,跳出足有十多米远,向远方遁去。

      竟然不战而逃!

      真是丢了中阶妖兽的脸。

      就在人们顿足可惜之时,那蓝衣女子往腰间剑鞘一拍,一道剑光闪出,如同流星赶月一般,划过一条弧线,在已经奔到五十米开外的妖狼首领身上盘旋了一下,飞了回来,准确地还剑入鞘。

      飞剑!

      “嚎!”一声凄惨的尖啸,那妖狼首领后半身突然坠地,两条断腿从身上分离,掉在地上,弹了两下,像两根枯木一样失去动静。

      六位首领,实力最高的,竟然是这位蓝衣女剑客!

      “莹雪姐,服了你了!”

      青年剑客翘起大拇指,与刀客一齐向前奔去。

      人群中暴发惊天动地的欢呼。

      “好!”朱天赐也忍不住鼓掌喝彩。

      苏蓉蓉却皱着眉,轻声自语:“这种情形,我似乎见过很多次,而且有很多人。”

      朱天赐心中一惊,这说明苏蓉蓉的师门之中有不少人使用飞剑!

      飞剑至少是高级法器,蓝衣女子莹雪的飞剑不仅速度快,而且轻易斩断钢铁般的狼腿,应该是上品,想必有极强的身世或者奇遇,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拥有,苏蓉蓉的师门有大批的飞剑,其势力可想而知,使朱天赐更加忌惮。

      这其实已经在他预料之中,倒不必太过心惊,他最担心的是,苏蓉蓉似乎在逐渐恢复记忆!

      苏蓉蓉之所以如此安心地跟着他,不是因为夫妻契约,而是她失去了大部分记忆,一旦她记起了自己的身世,有了强大师门的依托,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对他顺从?

      这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事情。

      朱天赐绝对受不了冷月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

      苏蓉蓉虽然不像她师姐那样张扬,但当时在船上初遇时,也是一个骄傲的公主!

      朱天赐急忙引开她的思绪,笑道:“你怎么总是做这样的梦?”

      他话中的含义很明显:你是在梦里见到的!

      “唉!”苏蓉蓉叹道:“我这失忆症难道就好不了勒吗?”

      朱天赐怕过犹不及,不再接话,向远处看去。

      少了两条后腿的妖狼首领兀自不肯认命,不时扭头发出一道道风刃,一边拖着残缺的身子向前跳行,两人闪避着冲近,青年剑客步子极快地一转,闪过一道风刃,长剑斗然刺入妖狼未及合拢的口中,刀客青年则闪到妖狼另一侧,厚背大刀猛然劈出,只见刀影,不见刀身,妖狼首领巨大的脑袋便从身上断落,被青年剑客挑在剑上,没头的狼身喷出一道血泉,伏到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见了动静。

      “好!”

      振奋的人群迅速将失去战力的众妖狼淹没,彻底断绝了它们的挣扎,分割妖狼身上的材料。

      六大首领再次聚在一起,带头继续向前行去。

      前面已经空空荡荡,速度更快的妖兽已经跑远,难以追击。

      朱天赐牵着苏蓉蓉的手,混在大部队中间,不紧不慢地前行,他暗自作了对比,如果不用极暴技,他很难战胜这六位首领中任何一个,与这些身经百战的高手比起来,他还是有相当的差距。

      同时,他更渴望得到御使飞剑的法术,苏蓉蓉的长剑是他从仙剑派掌门凌瑜雪手里抢来,也是高级法器,很可能也可以作飞剑用,一旦可以御使飞剑,苏蓉蓉的战力也会有一个较大的提升。

      不久,前面出现了岔道,一条通往下游,蓄满了清澈的溪水,形成一条大河,一条则是沿着河岸继续向前。

      前面是宽阔的山涧,河岸上全是冲刷得圆滑的乱石,隐隐看到远处横着高高的绝壁,一条宽大的瀑布从顶上飞流直下。

      天湖已经在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