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粉嫩的18在线观看

      这次丁辉主动到大成宾馆来找陈谦,就是想把一直憋在心里的这些话给说出来,让陈谦那大葫芦、小葫芦还有闷葫芦的鬼把戏给打破个究竟。

      这是两重时空,已经在隔阂之中。

      “呵呵,首先我刚才说的是真话,你不相信也好,相信也好,现在的尹娜已不是苏州的尹娜,虽然身体相同无疑,那魂魄已然不在,她是你的前世的一位娇娘,他她叫陈茜,陈太尉的小千金。”

      “你难道忘记了那天突然的梦境,还有你回家后的《夜俦相饮图》,这都是尹娜送给你的……”

      这时丁辉才猛的恍然大悟,他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原来真是这样的,她还特地来我的办公室找我,说让我好好保管好这幅《夜俦相饮图》,有它在就有她在,说了这话她就甩门就走!”

      “这下你应该相信了吧!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的,我去苏州还给你带来了这么漂亮的尹娜,不过我对不起尹娜,是我害了她,她最后受不了折磨,竟然服毒自杀!这是悲剧,也是我的原罪……”

      “你这人,算了不想说了,毕竟不是从前了,一切顺其自然。”

      “我先回去了,有时间继续会来这里和你喝酒聊天的,因为你也一个人怕寂寞,还有你的嫂子一直在催我回去,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

      说完丁辉从柔软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语嗑一时,沉默半晌,然后摇了摇无奈的头,带着惆怅,带着残余的悲伤走了。

      这第一次从陈谦的嘴里听陈谦的那故事,与现在在去感受完全截然相反。

      以前丁辉认为那是陈谦的光辉旅程,是令人歆羡的甜蜜,现在则是哀怨,是沉重。

      太尉府中的白牡丹都被刨的精光,连一片叶子都不剩,经过花盆的装填,这牡丹还看过去更娇美,更夺人眼球。

      “整整有二十五盘,当初从蝈县金沙滩带过来时也没注意,原来一下子繁殖出这么多,看来这很认风土的白牡丹,总算可以落根这京城之中。”

      陈平在车辇上一点数,自我夸赞了一番,他对自己的那辛勤耕耘培育还是欣慰的,特别这次总算悬在的心头的石头掉了下来,他当初忌讳付德高会兴风作浪,利用这白牡丹在宫中无法栽培,而在太尉则会长的如此号好,造谣出那些流言蜚语,迷惑圣聪,现在倒好,他完全是胜利者,并且被宪宗帝赐了皇牌,可以享受与王府的同等待遇。

      “爹,我也想去皇宫,去看看皇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小小年纪,就学会攀比的心态,长大了可怎么办,你爹爹这是进宫复命的,不是去游山玩水的,所以下次有机会再去。”

      一旁的刘氏拉着陈茜的小手,解说着进皇宫不是可以随便进的,虽然从陈茜的那水灵灵的眼睛看出了失望,但也是无可奈何。

      “我以后一定要有本事,也和爹爹一样可以自由进入皇宫。”

      “呵呵……,小心舌头会长虫子,不能说大话哟!快,一起进府学习去,背诵《孟子》、《诗经》去……”

      说完也不顾陈茜的感受就拉着这小手直接往太尉府的廷堂上去。

      “嘟嘟……,飞虫儿,叼小叶,快相乐,一起玩……”

      儿歌殷殷,在府中游荡的特别清脆。

      花被送到皇宫后,其中十盆直接放在了宪宗帝的御书房,和那些原来的笔墨纸砚作伴,还有一些则分散到各处,有御花园的,有内廷园圃衙门的,还有其它宫殿内的。

      “果然是娇媚无比,陪朕画白牡丹,终于不再是睁眼瞎,凭着满脑子胡思乱想,有时实为画牡丹,却画出来的是玫瑰或者其它花,没有白牡丹的那灵魂,就等于画的是死板的僵硬的牡丹。”

      “是的,皇上,这白牡丹可以日夜陪伴皇上,皇上画出来的牡丹将闻名天下!”

      付德高是宪宗帝在哪里,他的屁股和影子就跟在哪里。

      “你要学着点,这次陈太尉呕心沥血,终于解决了蝈县白牡丹认风土的这一大问题,才在这京城中争相怒放,所以你要把这技术牢牢掌握,这宫中园圃里的白牡丹,你可要随时给盯紧了,别让那些园丁又给糟蹋了,最后前功尽弃。”

      “是,皇上,奴才一定督促去办,这次皇上没有解雇这些没用的废物,也是皇恩浩大,他们应该殚精竭虑,知恩图报,感激涕零的报答皇上的龙恩,让白牡丹在宫中越开越香!”

      “你去办吧!我现在准备先画一副看看,是否别有风味。”

      付德高见宪宗帝兴头正浓,也不好打扰,就恭身而退,去各内廷衙门察访去了,比如上次功勋卓著的新疆纯种大苍猊犬,一夜间秒杀西北的群狼,也为宪宗帝的出行保驾护航。

      这苍猊犬也和付德高的兴致,都是凶残而求富贵。

      由于蝈县金沙滩的白牡丹因为陈平的移植成功,身价大跌,那些原本靠金沙滩牡丹的经济效益增加收益的官员,都恨之入骨。

      县衙门现在门可罗雀,以往每年几次宪宗帝都会亲自出巡到蝈县来观赏牡丹,现在是人去楼空,黄鹤一去不复返,金沙滩千载空幽幽。

      “这么好的皇宫贡花,现在竟然会一无是处,但愿今年能恢复原来的繁荣景象,那宫中的白牡丹都凋谢不在。”

      这蝈县的官员心里都这样天天念叨,希望陈平的白牡丹是昙花一现,不日就凋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