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中蜜樱花视频

      “在给你爹烧纸啊?”

      听到这优美的祖安话,周恒就知道是谁来了,他将手上剩下的两张纸钱扔进了火堆里,对站在门口的刘老门说道“老刘叔,事情处理完了吗,赵老爷没闹了?”

      这两天,周恒一边在家里熟悉自己暴涨的力量,一边探听着这个世界的消息,这个世界不是他知道的任何朝代,他所在的国家叫大梁国,周围还有四个国家。

      这里有武学,有仙人,武者好寻而仙人则是只闻其声不知其所在,但这也让周恒很是振奋,武功仙法他都学!

      不过他最近在县城闹得最大的还是有很多小孩子无故失踪,有的晚上在家院子里玩,有的在床上睡觉,赵老爷家孙子就是在在家睡觉的时候消失,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至于什么遇邪,赵老爷根本就不信,说县衙找不到他就上告州府,让上面派人下来找。

      这事在县城闹得沸沸扬扬,什么传言都有,那么多孩子无故失踪,让整个县城风声鹤唳,有孩子的人家晚上都严加看管自家孩子,绑着睡觉的都有!

      “嗨,人家官老爷的事情哪有那么好结束,这两天差点没累死,我……等等,小恒你怎么变这样了,狗日的,这两天你在家里吃了什么补药?一下子变得这么壮?”

      原本满腹牢骚的刘老门看到两天不见的周恒变大了两个号,惊奇不已,走到他面前将他上下打量了两圈,啧啧称奇。

      刘老门可不是第一个惊奇的,周围左邻右舍和他们家熟悉的都惊奇周恒的变化,这也让周恒暗暗警惕,以后提升武学一定要注意,否则变化太大被人注意到可不一定是好事。

      “这两天在家里练家传的武学有点突破,体型发生了些变化,我爹那高大的体型就是练武练的,对了,刘叔,今天找我有事吗?”周恒不想多做解释,赶紧转移话题。

      两天时间变化这么大,听了周恒的解释刘老门还是惊叹不已,不过他也没有继续问,而是说道“今天来是要带你去县衙,你爹死了,该你顶上他的职了,正好你练武有所成,这当捕快更是再好不过了,至少保命的手段算是有了。”

      对于当捕快,周恒也是愿意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得到的记忆非常的有限,虽然他是注定要去修仙的人,可是神仙在哪他都不知道,捕快作为衙门里的人物,能够得到很多常人不知道的信息,另外关于他的外挂,他需要捕快这个身份来验证一些东西。

      “做捕快没有问题,包饭不?”周恒问道.

      自从将抱山劲提升到大成之后,他的饭量变得很大,吃主食根本不顶饿,吃肉才能饱腹,每天至少两三斤肉,这可是一大笔支出,他手里的钱这么吃可支撑不了多久。

      “包饭,你想什么呢,一年咱们就十两银子的伙食补贴,饷银都没有,不过你放心,咱们有的是手段弄到钱,好了,别扯了,赶紧去把名额给占了,免得有人给你顶了。”说到这里刘老门冷冷的笑了笑。

      说完周恒锁了门,两个人朝着县衙而去,一路上,刘老门给周恒说了一下捕快的事情,衙门里有正式名额的是捕役和快手,也就是老百姓俗称的捕快,剩下的都是雇佣而来的临时工白丁。

      捕役和快手是贱业,朝廷根本不给他们发饷,每年只有十两的伙食补贴,这些钱养活自己或许还行,可要养活一家那根本不可能,特别是在城里,什么都要钱。

      可是他们手里有权,想要弄钱有的是办法,收收保护费,敲诈敲诈小商户,那都是小意思,还有给各种黑色生意当保护伞收钱的,给乡下大户当打手压榨小农的,手段真的是数不胜数。

      当捕快那可是一个肥差,而每个县正式捕役和快手的名额却是定死的,剩下的都是没有编制的白丁,他们是临时工,拿钱全看捕役的心情,因此没啥人看得上,而捕役和快手名额一旦空缺出来就会有人盯上。

      县衙位于县城的正中,周恒跟着刘老门走到县衙门口时发现县衙此刻也不安宁,县衙门口几个捕快在那里指挥着白丁拿着棍子殴打门口聚集的一群百姓。

      那些百姓有男有女,甚至还有老人,面对白丁的棍子他们鬼哭狼嚎,到处躲闪,可是却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那几个捕快显得很不耐烦,其中一个站出来对着那些百姓吼道“你们这些刁民,自己没法看好自己的狗崽子却来这里找知县大人的麻烦,知县大人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管这等小事,再不滚可就不是棍棒了,而是将你们投进大牢,编成苦役,让你们日日修河堤。”

      面对这种情况,刘老门像是司空见惯了,就像是没有看到那些人一样,领着周恒就往县衙里面走。

      那门口的几个捕快自然是看到了刘老门,看到他带着一个人,一个人就出来问了“老刘,这谁啊?县衙可不是谁都进的!”

      “哦,老金啊,这是老周的儿子,今天我带他来顶他爹的职。“刘老门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可是他这么一说,门口的几个捕快面色都变了,相互使了使眼色,一个捕快退后了两步,然后朝着外面跑去,另外一个站了出来拦住了刘老门的去路,开口说道“老刘,你难道不知道这位置吴领头已经给他的手下的人定下了吗?你这是不给吴领头面子?”

      凤云县作为一个上县,人口众多,捕役和快手加起来都过百了,捕头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秦捕头,底下有几个他任命的领头,不是什么官职,不过却可以管理手下的捕役和快手,算是有点权力!

      “呵,吴领头难道要坏了规矩,他难道不知道父死子继乃是捕快之间的规矩,你要是死了愿意把位置给吴领头的人吗?”刘老门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你……!”那捕快被怼的面色发红,怒气哼哼的说不出话来!

      站在后面的周恒皱了皱眉头,他问道“刘叔,不行的话就算了,我不想你为我得罪人。”

      “得罪人怕什么,咱们也有靠山,你爹和我可是孙领头的人,再说了当年要不是你爹,我早就被人给开膛破肚了,现在你有点事我就缩卵子还是男人吗?走,咱们找主簿把事情办了。”说完一把将那个拦路的捕快推开,带着周恒就进了衙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