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dni波兰

      进得山来,眼前看到深秋时节层林尽染,一片红枫似火。在林中还影影绰绰的有几个人。

      “那是负责整林子的,没见过吧?有钱的连林子都要打理。”

      不多时来到了大门口,端的是气派非常。铁门细栅栏,盘金丝描出一个玄鹤凌空图,这是徐家还是贵族时的纹章。从门口一眼望去,大宅前的广场映入眼帘。一排排灌木围成篱笆,种的是各式各样的花朵。根据季节的不同,里面的花品种不断变化。平日里只要有花蔫到有碍观瞻就要随时更换。中间是一条大道铺的严丝合缝,石板之间泼水不进。往前再走,大宅就在眼前了。

      近前才看见,有两人正站在门口等候。个子不高,看上去年轻的身穿一件下摆几乎拖到地的白色大衣和一件黑色裤子。不知是不是在走神,整个人面无表情的呆呆地站在那里。另一个人则是长得老成,穿着一身笔挺的制服,带着一副眼镜。光是站在原地就散发出严肃正经的气场。看服装就知道二人不是宅子里的佣人,他们二人站在这里的目的很明显只有一个——等待秋信。

      “呦,我回来了。”袁祜抬手朝那两人打招呼到。

      “这个就是吗?”看起来严肃的那个人看了看秋信,得到袁祜确认的眼神后走到秋信面前一鞠躬说到:“您好,我是柳御骍小姐临终之前所委任的律师。魏兴,竭诚为您服务。”

      “哦,好。”秋信进来后见到的众多场面强烈的震撼了他。他感到自己仿佛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切都是如此陌生。现在还没有从中缓过神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敷衍的说些什么。

      “喂,你也打声招呼啊。”袁祜拍了拍另一个人的肩膀“这小子有点怕生,算了,我来说吧,他叫徐琮懋,十二岁,你爷爷前几年收养的。”

      那个小孩躲在袁祜背后,偷偷瞄着秋信。不过秋信没有注意到。他现在一心想再往前走进宅子里。小时候经历过一些事后,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能对钱淡而视之了,可是从进山以来的见闻让他不禁想象:如果他继承了这些财产的话,过得会是怎样的日子呢?

      “那……我们先进去?”魏兴提议到。

      “啊,进去再聊吧。”袁祜说着,就带着秋信往大厅走去。徐琮懋在后面紧紧跟随着他们,众人一起走进大厅。

      进门来,迎面是楼梯,到二楼会客室,分宾主落座。魏兴先开口说到:“首先,我想确认一件事情。那就是秋信先生是否拥有璟州国的国籍或有关部门肯定的公民身份?”

      秋信和袁祜异口同声地回答道:“没有。”

      魏兴露出为难的神色说:“那很遗憾,在秋信先生取得璟州国公民权益之前,根据璟州国继承法第三条的规定,他无法继承柳家和徐家的任何财产。对此,我的建议是请马上为他办理合法身份……”

      “不用担心,我正在为他打点这件事。用不了几日就可以了。”魏兴还没说完,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众人朝门口看去,没有别人,只是一个仆人打扮的人站在门口。袁祜和徐琮懋是久住在这里的,宅子内上下的人都认识,可是这个人确实是这里的佣人没错。而且,她自己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手忙脚乱的循着声音来源的地方挽上袖子,一张嘴就长在她的手臂上。而且似乎是知道嘴的存在被发现了,那张嘴有开始说:“请恕我失礼,但这样能省下不少事。女仆小姐,请撩开您的刘海。注意一下您耳朵的后面。”

      女仆虽然吓得不轻,但还是乖乖照做了。撩开刘海,一双眼睛长在额头上。摸向耳朵后边,又是一双耳朵。看到长得像个怪物似的自己,女仆不禁发出尖叫。

      那声音继续讲到:“秋信先生,我说过,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还记得我吗?鄙人潘凤鸣,我们在火车上曾有一面之缘。”

      秋信听到潘凤鸣这个名字的时候立马反应过来了,但刚才为什么没有认出来呢?秋信仔细想了想。

      “不对,声音不对。”

      “您真是明察秋毫,实不相瞒,现在各位看见的并不是我的五官。我的能力不能对着自己使用。这位小姐进来本来是想通禀一声我来了的消息的。”

      袁祜看了看女仆,看她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你去请他进来吧。”一会的功夫,潘凤鸣带着一位随从进来了。

      “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和我们做这笔交易。”还没等潘凤鸣落座,袁祜就率先发难。她不希望这件事搞的太大。对方不过是个想利用徐家的政客。政客加利用,两个最不稳定的东西加在一块决不会带来什么好事。

      “难道秋先生没有跟您提起吗?我知道他的父亲还活着的事实。而且愿意以帮助秋先生寻找父亲为条件换取他的援助。”

      “等他处理完眼前的事之后会自己去找的。”

      “不不不,看来您是完全不了解呢。”潘凤鸣看向了秋信,“秋先生的真实目的,是找到他的父亲,并杀死他。而只有现在的计划受挫,才有可能将他从暗处引出来。”

      在场的人除了秋信和潘凤鸣无不是吓了一跳。秋信心里已经决定同面前这个男人合作了。他确实是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的。在那晚看到的记忆中,他亲身体验了他父亲的想法。从小,他就把徐家祖传的能力视作一种诅咒。为此,他十九岁的那年带着一大笔钱离家出走,隐姓埋名在定雄县买下了一处房产,并找到了一名无依无靠的女性,许诺给她一大笔钱为他生下后代。生下孩子之后,他的能力也就转移到那个孩子身上。然后,他将钱留下后再也不见踪影。

      如果单单如此秋信也不是不能原谅,他已经看到了他的父亲并不想作为徐家的一部分存在,他想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实现自己的理想。可是,在记忆中他又看到了他父亲脑海中的想法。包括离家出走在内的行为都不是意气用事,而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而且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顺利进行。而计划的最后一点,是在有条件的时候,找人进行灭口,让徐家的血脉消失在历史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