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搏运动

      一曲终了,旗帜也正好升至顶端,峡谷里猎猎的风让她完全舒展了身姿,飘扬在金色的阳光里,适时的礼炮声又一次响起,众人的情绪又一次热烈的释放。

      升旗仪式过后,嘉华国元首和两院议长正式宣誓就职,三位领导人依次左手按住宪章,右手攥起拳头,宣誓在既定的任期内遵守宪章和法律,为了国家的富强,民众的安居乐业奉献自己的力量。

      下一步的程序当然是阅军仪式了,总共八百余人的合成部队,包括步军、骑军、炮队、工兵队、海军陆战队、民兵预备役队伍由东向西从国会大厦前平台前一一走过,嘉华国刚成立,初期一切草创,而且因为大典的预算限制,合成部队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整齐的方阵,战士凌厉的眼神看上去就让人望而生畏,广场众人见此精干的武装力量,也是满满的安全感。

      待广场阅军队伍完成仪式后,只听见葛江上远远的传来了汽笛的声音,众人循声向江面上望去,只见巨大的海洋之心大铁船,领着两艘明珠级武装船和五艘内河蒸汽船排着一列纵队,犁开青幽幽的江水,掀开无数道白色的浪花,雄姿英发的顺江而下。

      舰船过来的速度很快,一艘接着一艘的通过国会大厦前的江面,只见船员们穿着纯白色的水手服,双手背在身后,面向国会大厦,在甲板上站成整齐的队列,向广场上的人们致敬。

      阅军仪式期间,广场在座众人的心情跌宕起伏,心潮澎湃,当这一切顺利完成,宣誓就职嘉华国元首的林纪元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但是心里无缘无故一阵空闹闹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是连续的几场庆祝仪式,各种晚会,酒会鳞次栉比的举行,大家尽情的欢乐,品尝着胜利的美酒,这万里长征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不是嘛!

      遥远的大洋彼岸,马场港,庆祝嘉华国建立的仪式同样在举行,这边倒是邀请了好几个国家的嘉宾来访,有高丽国的特使,日本几个相熟的藩特使,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务代表维特,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代表,澳门总督的特使,甚至安南郑、阮两大势力都派人参加,简直是国际外交的盛会,比本土的自娱自乐气派多了。

      因为国情特殊性,总督区没有邀请明朝官员和建州部参加,就算是邀请了,人家也不一定过来啊,个个自诩为天朝上国,这个嘉华国是不是应该前去朝贡呢?你没有皇帝的册封圣旨,怎么就能自称国家呢,这个外交工作可不好搞啊。

      新鲜出炉的嘉华国财政部长许维文、外交部长王启山、总参谋长吴宇、西岸总督刘星林、团结基金会董事长蔡海遥穿梭于宾客之间,这种新奇的用餐和交流形式,让各方来使都耳目一新。

      在盛大的酒宴中途,王启山悄然离开会场,来到一间偏厅,这里有毛文龙派过来的特使,尚可喜的父亲尚学礼,陪同他的是黑马管委会主任赵华强。

      尚学礼因为社团介入的原因,并没有如历史上那样和自己的儿子尚可义战死在辽东,反而活得很滋润,他早早的和毛文龙一起打拼,拥有鹿岛商社的原始股,几年下来,手里的资产也很丰厚了,这次受毛文龙的委托,秘密的来到马场港,名义上是来庆祝嘉华共和国的成立,实际的原因是因为辽东的严峻形势而来的。

      尚学礼和赵华强并不是很熟,但是赵华强是搞商务出身的,三言两语就拉近了关系,而后开始天马行空的胡吹,什么海外轶事,嘉华历史传承等等,尚学礼听得津津有味,当王启山敲门进来时,两人还恋恋不舍的闲聊着呢。

      “哎呀,让尚总兵大人久等哈?”王启山进来就表示歉意,“兄弟我就罚酒三杯,哈哈哈!”

      尚学礼哪能让他罚酒啊,连忙说道,“王部长现在也是事务繁忙,不必如此啊,外面都是西洋国家的来使,他们都不远万里而来,王部长好好招待那是应该的,何况赵主任给我讲的新鲜事让我眼界大开,竟然忘了时间哈。”

      王启山执意喝了三杯,然后一起边吃边聊起来。

      “哎呀,王部长,黄台吉自登位以来,一直就在摩拳擦掌,估计近日就要发动对东江镇的进攻,据说其真正的目标是高丽,这一点我已经从刘兴祚那里得知了。”尚学礼也直入正题。

      王启山一听,皱了一下眉头,“尚大人,不知毛帅那边是何打算?”

      “那能如何,肯定要拼了啊,现在鸭绿江地区,包括江南面,全是我们的控制范围,每年这里能够提供的柞蚕茧和柞木、毛皮、人参等贸易品那可是几十万银币啊,这还不包括和阿敏那边贸易得来的收益,王部长,这些物品对贵国也是一大笔收益吧。”尚学礼说道。

      “何况黄台吉的目标是高丽,那可是你们刚打下来的权益,被他们一掺和,这也不好收场吧。”

      “这些我都知道,所以等忙完这一阵,我会亲赴东江求见毛大帅,顺便牵线和建州势力的和谈,不过不知大帅能出到什么条件?”王启山说道。

      “我来时大帅和我密约,如果黄台吉不进攻我们,我们就以现有边界为准,我们不会主动进攻辽东,这一点,我们可以保证。”尚学礼提出条件。

      “哪怕朝廷下文?甚至派监军前来?”王启山问道。

      “如果是那样,我们也是做做样子,朝廷就给那点钱粮,连兵都养不了,哪还能打仗啊,这些年能养起这些神行军,不也是托社团的福么?没有和社团的贸易,哪里能赚到养兵的钱粮。”尚学礼倒是知道轻重。

      “那如果黄台吉让你们送质子入沈阳,或者供给他们一些钱粮,你们是何打算呢?”王启山继续问道。

      “那就免谈了,毛帅是啥人啊?钱都串在肋巴骨上,自己还不够分呢!至于送质子,那让朝廷知道了,岂不是给祖宗蒙羞。”尚学礼不答应了,“那四千神行军将士也不能答应啊。”

      “你们有信心打赢这一仗?”王启山继续问。

      “无非就是两败俱伤呗,他们想占便宜那是休想,咱们死一千,他们少说也得死八百。可惜了一年几十万马币的收入。”尚学礼肉疼的说道。

      “如果要打,我们不能直接下场,因为我们和黄台吉有协议,不进入松花江以南,长白山以东的地盘,不过我可以帮你引见高丽的特使金自点,既然你们有建州部想进攻高丽的确切情报,我想他们会重视的。”王启山说道。

      “好的,那这两天我接触一下高丽特使,争取把他们拖下水,实际上黄台吉就是想薅高丽朝廷的羊毛。”尚学礼说道。

      午餐酒会过后的下午,海湾大酒店的下午茶吧,王启山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维特在此见面。

      “亲爱的外交部长先生,见到您真的高兴!”维特彬彬有礼的问候王启山。

      “哦,亲爱的维特,见到您同样的高兴,怎么样,中午的午餐会可如您的意?”王启山暗暗吐槽,吃饭时寒暄好几回,又开始问候了。

      “哦,太满意了,如此的盛宴款待,让我不胜感激啊。”维特大大夸奖。

      王启山进入正题,“维特先生,我知道你们跟鞑靼人做生意,卖给他们军火,原来我也不准备参与此事,但是最近他们要进攻我们的盟友,所以我们会采取一些行动,可能要贵公司配合?”

      “哦,是的部长先生,我们和鞑靼人不光有军火生意,还有一些普通的贸易物品,不过和跟贵国的生意比起来,那可是九牛一毛啊,只要侵犯了您的利益,我们一概配合!”维特马上表态。

      “我想知道从开始到现在,鞑靼人从你们手里买的军火种类和数量,另外,除了你们,其他势力的渠道我也会一一调查的。”王启山继续说道。

      “估计应该有一两千支轻型火绳枪,还有一些小型后装回旋炮,重型海军舰炮也买了几门,估计是买过去进攻明国的城池用的,具体的清单我会在稍后时间提供给您的。”维特回答道。

      “好的,我希望能够在一周后看见清单,因为我要去斡旋鞑靼人和我们盟友之间的军事冲突,希望这些资料能够帮到我们。”王启山说道。

      “那部长先生,和鞑靼人的军火交易我们怎么办呢?”维特问道。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要坐下来谈一谈,因为和明国贸易和移民的原因,我们国家和鞑靼人的军火贸易是被禁止的,至于说你们的军火贸易,我认为应该有所限制,一些重型海军用舰炮和军用船只我认为应该在限制范围内,东亚的海面上已经够热闹了,毕竟我国不希望在这片海面又多一个搅局的势力,另外重型舰炮会对明国的城池造成威胁,如果你们想避免明国的制裁,那就不要把那玩意卖给鞑靼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