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深夜释放

      卡洛替白槿和杨宇选的逃跑路线,是远离研究所和大饼.脸子会长别墅的北门。

      北门守门的长官和银兰商会有过些许过节,卡洛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说服了他,让他同意帮这个小忙。

      当银兰商会的使者拿着大量金币,想要和那名长官化干戈为玉帛,请他排除可疑车辆之时,那名长官早就放跑了杨宇。

      离开川阳城,杨宇驾驶着马车,一路沿着大道向北方前进。

      微风吹拂,夜色尚未退却,微微亮起的天空,恰好能让人将路边的景色纳入眼底。

      川阳城在地平线上彻底消失,杨宇逐步放慢了马车速度,路边已经能看到一些早起在农田里辛勤劳作的人,过于慌张只会让人觉得行迹可疑。

      这辆马车是一辆敞篷马车,听卡洛说,带棚子的车在这个点太过显眼,使用敞篷马车则可以说成早早就起来赶路的贫苦商人,大大降低危险性。

      卡洛说的是真是假,都无所谓,只要报酬一件不少,杨宇就无所怨言。

      为了规避清晨的凉风,白槿紧贴着车上的木箱而坐,时不时会发出轻微的咳嗽声。

      她身体的状况,她很清楚。

      喝下起死回生药之后,那如同上插上翅膀轻飘飘的感觉仅仅只持续了一瞬间。她的身体和以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每咳嗽一下,胸口便会传来刺痛。

      细细回想,从那个时候开始,已经整整两年了。

      她从小时候懂事开始就一直跟着自己的师父到处旅行,她一身的本事也是她的师父传授的。

      他们一同旅行了很多地方,一同度过了很多岁月,那段时间她很开心。

      要说有什么不满,就是她师父的教导方式铸就她那略显怪异的性格。

      可是那平凡的日子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

      五年前,她的师父突然患上了一种怪病,症状和普通的咳嗽没有什么区别,却怎么都医不好,刚开始只是几天咳一次,后面变成一天咳好几次,偶尔还会出现发烧、好几天卧床不起的情况。

      她的师父四处就医,但全部无功而返。

      医着医着,她的师父就放弃了。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没必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与其就花时间在我身上,还不如多去几个地方。白槿,你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

      白槿忘不了那个笑容,苍白无力,但很温暖,其中还带着一丝遗憾,那是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尽到的责任的表情。

      周游四方,最后,她的师父带这她回到了最初带走她的地方。

      那是一个美丽的海边小乡村,回到那里后,她的师父第一时间指着一块从村口就可以看见的礁石,说道:“如果我死了,就把我烧成灰烬,撒在那块礁石附近。这是这里的习俗,一个人,一生无论走了多远,只要能回到这片礁石,只要把骨灰撒在这,就能永远和自己所爱的人团聚。所以,拜托了。”

      在那不久后,她的师父就死了。

      白槿完成了师父的夙愿,将他的骨灰撒在了礁石附近。

      同时,白槿也背上了她师父的宿命。她离开了那个小乡村,就像师父带她旅行一样,开始了旅行。

      直到一年前,她也被同样的疾病缠身。

      “我说,白槿,你身体好了点吗?”

      望着少年还未成熟的后背,白槿露出了笑容。

      “哎嘿嘿,已经没事了,真是想不到他们居然把这么好的东西,藏到了那么深的地方。不过,多亏了你,顺利找到了。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正在渐渐恢复,现在的咳嗽是身体好转的征兆,这是病魔正在奋力反抗的结果。不用担心,我说话算话,你帮我拿到了药,我一定会和你一起冒险的!”

      如果像师父一样,那应该还有整整两年的寿命,两年的时间,应该能陪着他走完他的冒险。

      白槿望向繁星逐渐消散的天空,在心中喃喃自语。

      “你说谎了吧?”

      杨宇的话语敲击着白槿的心弦,白槿尽可能不让心中的痛苦展露在脸上,一如既往诡异地笑着。

      “我怎么可能说谎,我向来说话算话,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如果你敢怀疑我,我就诅咒你。”

      杨宇长叹了一口气,有条不紊地驾驶着马车。

      “喝下药后,你的病还没好,对吧?我知道你肯定还想狡辩,但是我提前跟你说了,你骗不了我的。”

      白槿的目光垂落而下,看向趴着麻袋上睡着了的赫萌,不知道作何回答。

      尽管只有短短半个月,两个人一起经历了很多,越是跟着杨宇,白槿就越觉得他越不可思议。

      自己这点小事又怎会瞒得过他......或许自己时日无多这件事,也被他察觉了。

      白槿握紧了手中的法杖,在箱子旁画了一个小小的魔法阵,那也是她第一次画那个魔法阵,那是一个储存物件的魔法阵。

      本想治好病后,再去完成师父给的任务,现在看来,恐怕没有那个机会了。或许把它交给他才是正确的选择,他一定能处理的比自己更出色

      微微往魔法阵里注入魔力,白槿微微张口,还没发出声音,却被杨宇抢先了。

      “我说,白槿,你相信我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白槿手足无措,她不知道杨宇为何要在这个时间点问这个问题。

      但,答案,早就在她的心中。

      “嗯。”

      白槿语气坚定。

      “那这东西给我接好了!”

      杨宇向后抛出了一个东西,白槿慌慌张张停下往魔法阵中注入魔法,接下杨宇抛来的东西。

      那是一个洁白的罐子,一只手就能握住,很轻,白槿从没有见过那种材质的东西,里面的东西沙沙作响,瓶子上,也写着白槿所不知道的文字。

      “这东西叫抗生素,是我偶然在某个地下迷宫得到的,貌似是用来治病的。相信我,就试试,早中晚各一次,一次三片。”

      说着,杨宇转过了头,初升的朝阳,将耀眼的晨光投射在他的侧脸,那自信的笑容仿佛从没有在他的脸上退却。

      “就算没用也没关系,我会想办法治好的你的。我的冒险可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长。既然上了我这艘贼船,你可别想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