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由奈

      对于一年7班的学生来说,除了写作业,大概就数等待周末或者假期的时间最为漫长,他们恨不得手动掰动学校中央机械表的指针,好直接跳跃到他们等待地时间点,不过很可惜,有梦是好事,但是不现实。

      已经渐渐消退了最初那股新鲜劲的孩子们,现在是掐着寻算时间看日子。

      然而他们的学习效率却没下降。

      这都多亏了各位老师的帮助和鼓励,还有那位“大魔王”,压在所有人头上,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对这一位,他们的观感是真的复杂,知道他是对的,可他很可怕也是事实。

      那该怎么办呢?

      只好放弃抵抗,随波逐流了。

      而阿瓦兰迦的课业,除魔法外,确实是相当正统且稳定全面的,仅不涉及魔法的就有语言、数学、外语、物理、化学、政治、地理、生物、历史八大课程,涉及魔法的则有【通用技术】、【战术演练(魔改体育)】、【符文逻辑学】、【药剂学】、【十大常用施法构造】,这些都是入门的基础,再往后,还有诸多必修与选修的高阶涉及魔法课程,但至少现在,学生们应该打好基础。

      如老师所说,大部分的一年级学生仅仅是激活了【能量循环系统】,会几个固定序列基础魔法,半只脚踏进巫师力量体系的大门。

      那么,什么是【能量循环系统】?

      这是任何生命体都具备的,自身向外界摄取能量以维持生存的能力,我们摄取食物支持活动就是它的功能之一。

      而现代超凡体系,与古代超凡体系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在力量不减反升的基础上,门槛极度简化与超高程度普及化,到达了什么程度呢?就是说,这套体系囊括一切有智慧的活物,注意,这里的【活物】包括哪些仅剩灵魂的智慧体,在这里,不存在所谓无法修行的【废物】,所谓【废物】的存在在这儿连理论支撑都没有,用他们自己的话讲:

      但凡脖子上顶的不是个肿瘤,都能开始修行,即便是先天智力残缺加身体衰弱的低能儿,都能花二十年入门,理论上,只要还剩一口气,就能完成对【能量循环系统】的激活。

      通过对这套体系的探索,现存的超凡职业可以大致概括为追寻知识道路,修习【精神力量】的【巫师】,和以躯体为主,修习【气血力量】的【战士】。

      故此,阿尔伯特所在的这个名为【阿瓦兰迦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全民超凡,掌握超凡力量=会走路。

      “班长,这道题怎么做?”

      至于一年7班这些人,是从与共和国隔了个大洋的【斯莫兰辉耀圣帝国】乘船而来的,就目前了解来看——似乎属于某种政治遗留问题。

      “你是不是只画了个坐标系就开始做题了?”

      “...是的,班长你怎么知道的?”

      “解题思路太僵硬了。”

      他对前来询问的男孩摇了摇头:“你看,在这里,和这里,在每个节点对不同方向上的符文链路划一条和它垂直的辅助线,剩下的,现成公式套就完了。”

      “注意那些特殊的,算不出来的,视长度和角度进行拆分,道理是一样的。”

      “...懂了!谢班长。”

      他看着男孩走开,又低下头看他的书。

      说实话,这些孩子们的难题对他而言有点简单过头了,真正的问题仅在于记忆,他自己大概翻阅过课本,到八年级以前不存在理解问题,另外,这里是十五年学制。

      然后...

      他看向自己的女同桌。

      对方把头藏在课本堆里,仅用精神力触须折射光线,在观察他。

      发现他看过来之后,她颤抖了一下。

      接着就假装无事发生继续看书。

      像这样已经持续快一个月了,具体原因是点无关紧要的小误会,他道过歉了,后面的,对方不信那他也没办法,就这样吧,反正保持安静也挺好。

      他一页页地翻阅着书,手中的钢笔时不时的在书上画出重点,反复背记,不断思考,串联。

      接着在书页上写下自己的理解,再次思考。

      然后打开笔记本,自己给自己出题,做完了,确认完全掌握了,再回到课本上,温故知新、往复循环、加深记忆、反复理解,不断锻炼记忆力和理解能力,疏理逻辑思维模式,只有在确信实在无法理解的时候,他才会问别人。

      阿尔伯特一直是这么过来的。

      至于同桌不和他说话,这就是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晾那儿几个月,她自己就该明白这真是误会了,时间安排得太紧了,他根本懒得理她。

      如果不是位居班长,相处半年多,他连她名字都不知道。

      ‘哔呲——’

      有人叫他。

      他的座位在最后一排靠左,少年往声源看去,出声的人在右边隔壁的隔壁,一位金发红眼的少年,用一条精神力触须与他相连。

      【喂,兄弟,这周末有空没?】

      信息通过精神力直接传进了他脑子里。

      —————是唐吉诃德。

      【安排满了。】

      【哇——别把,咱哥俩这么有缘不得下个馆子搓一顿?】

      【搓你马呢?】

      他古井无波的眼底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笑意:

      【那么多符文公式要背你不头大?我人都快背傻了,我还是班长,忙疯了都,要不我让贤给你成不?】

      【另请高明!】

      对面传过来一堆错乱恐慌的情绪,还临时因为波动断线了几秒,稳定下来,向他传递过来一堆标点符号:【这倒霉催的位置你自个儿留着吧/?\??(???)??//?加油啊喂。】

      【草(中日双语)。】

      阿尔伯特的嘴角微微上扬,拉开一条微妙的弧度。

      【要搓也是九天假期的时候再搓。】

      尽管寒假已经结束,但等到下下周还有个九天小长假,在此特别感谢某些老前辈,他们留下的大型纪念日至今仍在造福后人(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准不来啊!】

      【谁不来谁孙子。】

      联接断开。

      阿尔伯特的笑容慢慢收敛了,他再次察觉到了来自同桌的目光,这次隐藏的似乎没那么深了,直到他彻底回复了往常的平静,才再次藏回到书堆里。

      他也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习题册上,按照这两天的计划,他需要做完20多页试题,对自己的知识掌握情况做一次全面的摸排确认,了解自己的知识掌握程度,加深印象,对学习,他始终坚持一点:不能只是会了,无法像弯曲手指一样自如运用知识的学习没有意义,重来的机会很宝贵,绝对不能荒废。

      所以,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除非是关系特别好的,都特别难转移他的注意力,目前为止只有唐吉诃德算一个。

      别人那叫位居班长公事公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