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视频播放器

      今日,大雪纷飞,让人感到侧目,可以说,即使是早这北地之中,也很少见到过如此大的雪,很多北地的居民戏称,这场雪绝对是北地百年难遇的大雪。

      凌冽的寒风,飘落的大雪,在这种残酷的天气之中,换做普通人,必然早已经冻出毛病,然而却是有着一个这样的少年,一身单薄的白色道袍,腰间有着一把如同青玉一般的宝剑,另一边则是一个半米高的葫芦,斜绑在腰间。

      “难道我直接穿越了,虽然我走了一个月,但也没可能从江南走到北地吧!”

      这个季节,能够大雪纷飞的,还真有北地这个极寒的地方。

      自己是多么的路痴,才能从江南,走到北地啊!

      大雪继续飘落,白弈身上真气流转,热气升腾,便将雪笑容。

      白弈将腰间的酒葫芦接下来,手指轻点,便有雷弧闪烁,随后便拔开盖子,喝了一口热乎乎的酒!

      “罢了,继续走吧,都到了北地,难道还能转头回去?北地还是有人的,到时候或许可以找人询问一番怎么去寒山寺!”

      寒山寺,作为忘忧大师所在的寺庙,白弈既然决定踏入江湖,自然要去拜访一下这位老前辈!

      迈开脚步,白弈在雪地之上留下一行脚印。

      北地之人,生活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之中,多少有些喜欢争狠斗勇,一路走来,白弈倒是遇到几伙想要大劫他的强盗,不过这些人只是九品层次的不入境,自然不是白弈的对手。

      教训一番,白弈便将他们放走了,毕竟这些人只是打劫,也没有取走他性命的想法,他也就没有为难他们,至于那些充满恶意,即想取财,又想要命的强盗,便成了白弈剑下的亡魂

      雪,依旧下着。

      少年微微眯起双眼,透过浓密的雪幕,隐隐的可以看到远处有一家客栈。

      很快他脸上浮现了微笑,按照那位被他教训的强到指示,他终于见到了这家客栈,据说这是这方圆百里内唯一一家客栈。

      见到客栈,少年心情也是愉悦的。

      虽然他不畏惧寒冷的天,但是一直行走在大雪之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是十分不爽,现在遇到一家客栈,哪怕是一家黑店,都足以让他稍微欣喜一番。

      踏着轻快得步伐,朝着客栈走去,白衣配剑,又伴酒葫芦,倒是有着一番侠客气质。

      ……

      这家客栈名为雪落山庄,看似十分破旧。

      雪落山庄,可以说是方圆百里之内唯一的一家客栈,面朝大河,背靠青山,唯有一条路可以通行,因此这里也就成为路途之上唯一可以落脚得地方。

      平时也就怕了,偶尔也会有客人到来,但是这段时间,大雪飘落不停,挡住去的路,也挡住了来的路。

      已经开门许多日,却是未曾见到一个客人到来。

      店内,有着一个穿着裘皮大衣的男子,正是客栈老板,坐与窗户前,静静地看着雪,有些萧瑟的感觉。

      客栈之内,是几个小二,正无聊的打呵欠,其中一个已经裹着破旧的厚衣服,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时,客栈老板突然来了精神,“小二们准备,有客人上门了!”

      老板刚刚开口,刚刚脸上浮现笑容,便看到一个白衣少年走了进来。

      正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虽然年纪尚小,但却已经给人一种特殊的气息。

      看到那人直接落座,萧瑟脸上的笑容僵硬在原地,随后再度浮现,“不知客观官想要来点什么?”

      “一壶烧酒,顺带着帮我把这一葫芦打满,另外有牛肉便上一斤牛肉!”

      少年开口,语气带着大气。

      客栈老板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客观承蒙一共二两银子!”

      少年皱了一下眉头,但也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直接从怀里取出二两银子放在桌子上,“食物和酒尽快上,小爷饿了一天了。”

      “好咧,您稍等!”

      客栈老板赶紧招呼小二上酒上菜,因为此时客栈之内无其他客人,倒是没有多久,便已然上来,一壶烧酒,外加一斤牛肉,同时连葫芦都已经打满了酒。

      “话说老板,你们这里也太破旧了吧?”少年轻轻一笑。

      “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很有意蕴吗?”老板微微一笑,回答一句,但神色之中带着懒散和萧瑟。

      “意蕴?”

      “嗯!你看,这里依山傍水,再加上破旧的客栈,可否有一种在路上的意蕴?”

      少年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听老板如此一说,到还真是有一种这种感觉,正所谓是风雪路归人!”

      萧瑟眼中浮现一丝惊喜,直接坐在少年面前,“小兄弟懂行,在下萧瑟,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

      “名字啊!”少年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张白弈,弓长张,白色的白,博弈的弈!”

      这客栈老板看了一眼少年,看着对方身上白色道袍以及那青玉宝剑,眼底闪烁一丝惊讶!

      “好名字!”萧瑟也是琢磨了一声,感叹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看你有缘,请你喝酒!”白弈直接收一抓,柜台之上两个碗,便落到他的手中。

      这一手隔空取物的手段,让周边得到店小二一声叫好。

      这可不是江湖上的戏法,而是实打实的隔空取物,这位客人刚刚进入客栈,可来不及布置那些戏法的暗门。

      “好手段,原来是江湖高人!”萧瑟拱手拜了拜,神色依旧平淡。

      白弈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笑,到了两碗酒,一碗自己,一碗萧瑟,两人直接仰头喝下,随后相视哈哈大笑。

      “谢过小兄弟的酒,你吃着,不够再点!”萧瑟呵呵一笑,然后直接离开,重新坐在了窗户边上,静静地望着窗户外的雪。

      萧瑟离开,白弈也未挽留,细嚼慢咽的吃着牛肉,喝着小酒,学了一把江湖人的豪迈,他心情也是不错的。

      白弈吃得不急,店内也不着急,毕竟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客人,多少给这个破落的客栈到来一点生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