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护士XXXX

      随着一声轰鸣声响起,篮筐剧烈的晃动,篮球应声入筐落地,陈天也随着篮球落地后,双手松开篮筐,重重落地,落地后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愣神了数秒。

      “这就是灌篮的感觉吧,三个月了,这感觉真爽啊”随即陈天大声的吼了一声。

      安西光义坐在场边,眯着眼看着陈天,神态满是欣慰。

      陈天与安西光义在这个模拟的湘北高校中已经渡过第三个月。这里可以的活动范围只在这个学校中,校门以外是一片虚无。时间的计算除了校内各种转动的时钟外,还有和正常世界一样的日月流转,白天与黑夜依旧不断的变换吧。陈天自己做了一份日历表,每次的黑白交替,他都在体育馆的墙上涂鸦一个大大的五角星代表一天时光的逝去,每三十天为一个月,现在已经涂满小半个墙壁了。

      陈天现在每日需要的食物量很大。食物与水在学校食堂里存储很多,冷库中的储备肉类很多,但素菜与水果随着时间的流失,保质期过了后,大半不能再食用。陈天在这几个月内,因为不知道会待多久,不得不自己控制食量,并且动手烹饪食物。当然,做的好不好吃就只有自己知道了。不过毕竟,以前在家里蹲了半年,老婆出门去教钢琴课时,他还是准备家中的一日三餐,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基础厨艺的,虽然日本的油盐酱醋调味料总感觉不是很习惯。

      每次到用饭的时候陈天总会和安西光义一起坐在食堂里,边吃边听着安西老师讲解篮球的知识,但更多的是听老师述说其曾经的篮球生涯和其后钟爱的弟子们的相处住事。虽然安西老师的状态吃不了任何东西,也不需要进食,但陈天依然会礼貌的在安西光义面前放一套餐具。对于日本人而言,认真吃饭也是件很重要的事。

      陈天的确是个篮球彻彻底底的门外汉,只比当初樱木花道用脚踢篮球好一点。他曾经的39年人生之中,除了小时候看灌篮高手这部动漫影响下,与自己的表兄“打”过一次篮球外,再也没摸过一次篮球。其实那次根本就不算是打篮球,他应该只能算是个捡篮球的人。他其实从小就体质不好,家里有亲戚是三甲医院的医生,帮他开了一份体育免修的证明,在学生时代基本没有上过体育课。也导致了他之后不到四十就早逝的原因之一吧。

      这三个月内,安西光义为他制定的训练内容,全是篮球最基础的部分。在日常的体能训练中,陈天的能力超出安西光义的想象。开始的几天,陈天对自己的新身体还有很强的不适应感,因此,只能进行如同复健一般的运动量,等一周后完全适应新身体的机能时,表现的效果让安西光义接连感叹在其教练生涯中从末遇到如此身体素质的孩子,就是当年樱木花道在这方面都远远不如,这就是一种天赋吧。

      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陈天的耐力,安西光义不断提高每日体能训练的强度,最终以日本高中篮球队平均水准的三倍,陈天也从末反映出疲劳,呼吸与心跳依旧均衡,只是浸透球衣的满身汗水,与运动后的肌肉拉伸时间和饭量不断提升。

      然后是惊人的弹跳能力,助跑摸高可以到380cm以上,当年的樱木花道370cm已经让安西认定是天赋异禀了。速度上的爆发力同样远超日本高中的同年龄水准,但是由于刚刚开始接触篮球,其带球跑的速度才是差强人意。好在,其每天都有稳定的提升。至于投篮的命中率基本上目前就只是随缘了。

      陈天自己这三个月来对于手中的篮球也越来越有感觉。从开始的拍球都会脱手,到现在走到哪里都用到是球不离手,以此来连续与习惯运球。

      每天清晨六点起床,带球去食堂和安西教练一起用完早餐后开始训练。先从学校陆上部用的操场开始跑步,做有氧运动一小时。回到篮球馆内,围绕球场开始变速跑。接着端线、罚球线、中场、对方罚、对方中、对方端线的折返跑,5-10米的折返跑。再是全场连续多级跳,全场连续蛙跳,练习防守滑步,跳跑训练,连续碰板,连续快速跳起摸高。午饭后,依旧开始持球,运球,对着墙壁传球与接球,自投自抢的篮板球。晚饭前,打扫蓝球场,把球场的地板拖到返光,说这也是一种熟悉场地的方式。要熟悉篮球,要熟悉球场,熟悉篮筐。陈天也是越来越喜欢那种在球场上咯吱咯吱的摩擦声,篮球那种塔塔塔的弹跳声。

      今天是三个月来,日常训练结束后,安西教练第一次让陈天放开了手脚去试试灌篮。陈天早就想试试那种感觉,灌篮的感觉。他以前就是上篮都不一定可以稳稳的把球放进篮筐的他,这次从抓球,助跑,起跳,对准篮筐,一击暴扣,那种一气呵成的姿态,那颤抖的篮筐,那双手抓着篮筐,看着地板上反弹起来的篮球,那种感觉好似宣泄着陈天三个月内无数次,无数次的练习的枯燥。陈天越来越喜欢打篮球了。

      晚饭时,陈天边吃边反复的和安西光义讲着那一扣的感觉,完全没有以往的礼仪。那一扣不止是三个月的付出成果,更是陈天曾经几十年不曾体会过的运动激情。以前的他看着别人打篮球时,想着自己跳起来怕是连篮板都不一定摸的到。除了在健身房里假模假样的跑步机上动一动外,根本不曾体会过运动过后大汗淋漓的舒爽。现在的他有着充满了浑身都是力量的感觉,那是年轻的感觉,是男性力量的感觉,那一扣彻底让他摆脱了曾经的那个自己对运动的不自信。

      安西光义看着眼前这个手舞足蹈的高大青年,笑眯眯的说道:“陈天啊,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太老成,现在才感觉你像一个16岁的高中生。”其实,开始安西光义问陈天年龄的时候,陈天谎报了自己16岁。这是为了和1992年那届高一新生的年龄相匹配。好在陈天现在的身体的脸本来就看着像个高中生,其实陈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多少岁,39岁?还是16岁?心理年龄快40的人了,但是身体却是如此的年青。

      陈天听了安西光义的话后,脸上微微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让老师见笑了,是我太沉不住气了,没有戒骄戒躁。”

      安西光义摇摇头,认真的说道:“呵呵呵呵,这样其实挺好的,你还年轻,总要有一股冲劲。这三个月来,你学的很认真,练的也异常刻苦,其他的孩子未必可以坚持的下来,我那高强度的要求。虽然说你是神的使者,但我一直把你当成一个孩子看待,毕竟对我这个年纪的人而言,看着你在球场上的样子总让我想起以前的教的那些孩子们。”

      陈天听后诚恳的道:“感觉老师这段时间对我的教导,我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还请老师多多批评。”

      安西光义接着说道:“这段时间以来,你的表现,就是在我长久以来的教学生涯中都未曾遇到如此好的天赋。我一直庆幸遇到了你,让我在人生终点的时候还可以有培养出优秀篮球运动员的机会。对了,你还记得我常和你说的那句话吗?”

      陈天脱口而出“篮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每个人都是为了球队存在的,而不是球队为了某个人而存在的。”

      安西光义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这句话你要永远记住。曾经谷泽就是不懂这个道理,他太可惜了。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大学来到了湘北的吧。”

      陈天不假思索的道:“老师和我说过谷泽龙二的事。老师也是因为悔恨当初没有好好教导他才心灰意冷的来到了湘北高中吧。老师也是在逃避吧。我想谷泽的事件后,老师再坐在那大学的教练席上,总会忍不住想起当初谷泽的样子吧。”

      安西光义脸色暗淡下来,状似长出一口气后,慢慢的说道:“所以我说你太老成了,关于谷泽的事我其实就模糊的提过一次,就被你看穿了我当时的心思。"陈天心想:“这事真不需要您说太多,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就是细节方面不是很清楚而已,毕竟漫画里这段给的篇幅不长啊。”

      这段时间以来,陈天总感觉对面更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他听了安西光义说了太多太多其从青年到暮年的往事。如果说动漫人物的人生只在其出场的那段时间,他们或许有过去,但不一定有未来,因为他们存在的意义是服务于剧情。在出场以外的时间里,他们是怎么样的,经历过什么,往往如同空白,也没有人去关心这些。他们只在规定的时间出现,然后做着规定的事,自己本身不好像没有生活一样。往往故事结束了,他们的人生就好像也结束了,其未来或许只存在读者的自我想象当中。但是眼前这位安西老师有太多太多的人生经历和陈天诉说。可能是知道自己本身已经大限将至,开始回顾自己的过往的一生,这也是人的本能之一吧。陈天都有种恍惚,灌篮高手的世界,真的只是一个动漫的世界吗?

      “陈天?陈天?”安西光义看着陈天突然发呆的样子,轻声的问道:

      “抱歉老师,我刚刚走神了,您继续说”

      “正如你所说,我当时的确是逃避了。我当初一心想把谷泽培养成为全日本第一大学篮球手,当时这就是我认定最重要的事,这也是我的执教生涯中遇到最好的机会。我年轻的时候虽然是日本国手,但我们那代人并没有太多好的成就。我就把对篮球的希望注入在新一代中。我等啊,等啊,等过了一届又一届的孩子,终于等到了一个能燃起我心中希望之火的那个人。我是对他比谁都严格,我不想他在我手里埋没了天赋,如果是我没好好教导他而让他在篮球道路上没有更高的成就,我感觉是自己是有罪的。是对整个日本篮球都是有罪的。”说着说着,安西光义激动了起来。陈天没有打断他,等他缓了缓情绪后,继续说道:

      “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他去了美国,也毁了自己。同时也毁了我的希望与期盼。那时我不只是逃避自己的无能与愧疚,更开始逃避我最爱的篮球。我去了湘北,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着提前进入退休的生活,慢慢的离开篮球的世界。”说完后,安西光义又好似陷入了回忆之中。

      陈天忍不住问了一句:“如此的话,老师为何不是希望可以回到当时去改变谷泽的未来。反而是希望湘北那年可以全国大赛夺冠呢。”

      安西光义接着说道:“这就要从赤木这个孩子开始说起了。原本我已经放弃了希望,所以也没怎么认真教导过湘北篮球部。那些孩子们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也不太在意,我的心气泄了,对自己也没有要求了,从身体不断变胖开始就从白发鬼变成白发佛。”

      “呵呵呵呵,这个称号真是让我在大学篮球界的老友们都不敢置信。是赤木那三年间从未放弃的坚持自己的梦想慢慢打动了我。虽然我曾经对三井说过放弃的话比赛就结束了,而我那自己几年何尝不是也放弃了。赤木经过前两年惨败的痛苦,即使被说成一个人的球队,即使连县大赛都走不远,即使一次又一次的倒下,也未放弃他对篮球的爱热与梦想,还有那制霸全国的坚持与精神。我知道,我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从某意义上来说,是他为我点燃了心中已经熄灭许久的火焰。当他把樱木带来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希望。赤木为梦想的不懈坚持,流川对篮球的专注与刻苦,三井那不屈的意志,宫城出色的临场嗅觉,樱木的天赋与无畏。我相信他们是最好的,我内心比谁都想带他们获取胜利,做到真正的制霸全国。他们应该获得属于他们那最高的荣耀。”

      陈天听完后也接说着:“其实我也一直认为他们应该夺冠的,他们可以战胜山王这样的王者之师。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是无冕之王。”陈天内心想道:“应该说这是所有看过灌篮高手人的想法。虽然青春总有遗憾,梦想未必都能实现,但谁不想看他们制霸全国时一起激动欢呼呢。”

      安西光义感慨的道:“人老了,说着说着就偏题了。其实我刚才是打算和你谈谈我们现在遇到最大的困境。”

      陈天不自觉的皱眉道:“是我现在没有队友吗?”

      安西光义无可奈何的说道:“是啊。篮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可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别说团队配合的训练,就连接传球你都只能对着墙壁,防守训练只能对着空气听我口令。在这里,我只能交会你一个人的篮球。你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好的学生之一,但我连传球给你都做不到,我好愧疚啊。”

      陈天虚握着安西光义激动的手,说道:“安西老师,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也意识到了。但是没关系,因为以后1992年的您会继续教导我。等我去到您所在的世界,依旧会成为您的弟子,到时候就我不是一个人了,而是有整个湘北篮球队。我一定会和他们一起改变未来的。”

      安西光义也虚握着陈天的手,满怀憧憬的说道:“我相信你,一定会和赤木他们改变未来的。因为你们都是出色的篮球手,也是我最爱的弟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