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gzyz1

      刚刚还抱着林军的阮梅,却突然推开林军,并用双手拍打他,嘴上还念道:

      “衰佬,你为什么扔下我!”

      “打死你~”

      林军虽然没感到疼痛,但他还是抓住阮梅的手。

      “小犹太,我知道错了,阿婆还在这儿呢!”

      阮梅听到林军说完才反应过来,脸红地看着彩婆婆。

      彩婆婆一脸打趣地说道:

      “不用管我,我跟张阿婆还有个事,你们聊,你们聊。”

      说完彩婆婆笑着走出门外,留下林军和阮梅在屋里。

      没了他人干扰,林军把阮梅抱入怀中,低头吻向她,这一吻解了他在启示世界杀戮的烦愁,解了他长时间的渴望。

      直到阮梅不断喘着粗气,林军才将她放开,躺在林军怀里的阮梅仍用手打了他一下,只不过这下轻的好似爱抚一般。

      牵起她的手,林军紧紧攥住,伸出另一个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珠。

      阮梅闪着大眼睛,突然想起什么,连忙说道:

      “你吃饭了吗?我给你做。”

      “好啊。”林军确实想吃阮梅做的饭了。

      “你坐着等会儿,我马上做。”

      阮梅开始忙活起来,林军跟到厨房,看她做饭也是一种享受。

      林军走到冰箱旁,打开冰箱门,检查里面的东西有没有过期,因为以他对阮梅的了解,她十有八九还是会保留那些快过期的东西。

      让林军惊讶的是冰箱里居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一些面包,牛奶的保质期还有好久。

      阮梅就算炒菜也不时注意林军,看到他打开冰箱门,她笑道:

      “这些得多谢骆大哥,他给我找了一个好工作,我可以不用省钱留着那些快过期的东西了。”

      听阮梅一说,林军才想起他走之前让骆驼帮衬一下,骆哥挺够意思,得找个机会拜访他。

      笑着把醋递给阮梅,林军就在她身旁聊起天,聊着阮梅近来的生活。

      阮梅做的菜不仅美味,效率也不低,很快四五个菜就做好了。

      阮梅把彩婆婆喊回来,三个人在一起吃了顿饭,彩婆婆身体依旧不错,没有像原剧一样死去,留下阮梅一个人生活。

      吃完饭后,彩婆婆把两人赶出去,说是留她一个人在家清静清静。

      林军也就拉着阮梅出去了,出了门却遇到了罗慧玲,除了他几个女儿方展博也在她身后,方展博长着一张黑脸,看着有些老实。

      罗慧玲走近道:

      “林先生,你回来了啊!”

      “嗯,刚出差回来。”

      罗慧玲又让方家几个人打招呼,方展博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双眼睛盯着阮梅乱看。

      林军笑着跟方家几个女儿打招呼,却冷眼瞪着方展博,方展博被他盯的发冷不得收回了目光。

      林军倒不会把方展博放在眼里,自己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他。

      之后带着阮梅拜访骆驼,来到骆驼的庄园。

      骆驼穿着睡衣,旁边还有个女人陪着她,听到林军来拜访他,亲自出来迎接他。

      林军上去抱抱骆驼。

      阮梅在旁边喊道:“骆哥好!”

      骆驼笑着说道:“弟妹越来越漂亮了。”

      阮梅有些扭捏,骆驼让他旁边的女人带着阮梅去楼上逛逛,让他兄弟二人说话。

      骆驼凑近林军说道:

      “你小子死哪去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

      “骆哥,我有些必须要做的事,所以就出去了。”林军也不好解释他去干嘛了。

      “哈哈,你回来就好。”骆驼拍拍他的肩膀。

      “骆哥,社里现在怎么样了?”

      “哈哈,都让陈浩南管了,他也没让我失望,这块的地盘被他管理的井井有条。”

      林军点点头,这方面的事已经不需要他帮忙了。

      骆驼转而说道:“弟妹犟的跟一头驴一样,我一开始给她钱,她就是不要,后来给她换了个工作,她才接受,老哥也只能帮到这了。”

      林军知道阮梅的性格,笑着抱了骆驼一下说道:

      “这样很不错了,多谢老大了。”

      “你这小子跟我还这么客气。”

      “骆哥这么说,我还真有个事。”

      “咩啊?”骆驼疑惑道。

      “我要出一点黄金。”

      “哦!原来你出去就是搞这个啊,早说啊,需要钱直说啊。”骆驼有些猜到林军去干了啥。

      林军看骆驼误会他,也顺势下去,不作解释。

      “好说,你啥时候送来,我帮你处理掉。”骆驼打包票说道。

      林军开心与骆驼交谈一会后,装作拿东西,出了庄园后把黄金拿出来,然后再送到骆驼手里。

      骆驼掂量掂量林军递出的黄金,一脸感慨的说道:

      “你这家伙本事还真不小,行吧,下午来给你办好。”

      林军连声感谢,然后拉着小犹太回去了。

      路上林军说道:

      “小犹太,我带你去敖门玩吧。”

      阮梅脸上露出惊喜,却犹豫道:

      “算了吧,太贵了。”

      林军独断道:“你不是想要去那里吗?听我的,你别想那么多。”

      “好吧,你去哪里,我就去那里。”阮梅抱着林军的一只手臂说道。

      捏了捏阮梅的脸,两人回去收拾东西去了。

      收拾其实也只是阮梅收拾她一个人的东西,衣柜里摆放的居然是林军走之前买给她的。

      阮梅本来说要全部带着,但林军坚定的否定了阮梅的想法,最后只带了几件好看的。

      彩婆婆还在家里,林军跟她说了带阮梅出去的事。

      彩婆婆无所谓地笑道:“你们去吧,不用管我,我一个人可以的,实在不行就去小玲家。”

      安排好彩婆婆,林军下午再次找了骆驼,拿了黄金钱,骆驼给了他一张卡,居然有两百万,此刻的钱还未贬值,两百万可能买不少东西。

      再次谢过骆驼后,林军带着阮梅直奔机场。

      两人都是第一次做飞机,推背感之后,两人就对着窗外的风景感慨。

      阮梅跟林军说话时笑意也没停过,同座飞机的人时不时偷看阮梅,阮梅大美女配林军这个平淡无奇的男人让许多人感叹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飞机不亏是高速交通工具,很快就到了敖门。

      虽然不知道到阮梅为什么想来敖门,但林军很乐意陪着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