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prom视频线放

      在前核战时代,战舰的主炮一般以两联装或者三联装为主,很少会有其他样式的主炮。也正因如此,让巴尔才会在一众战舰中显得与众不同。

      特殊的四联装主炮虽然口径并没有当时最先进的战列舰巨大,但是优秀的炮弹设计以及特殊的炮塔布局,令让巴尔在同时代的战舰之中也是不逞多让的存在。

      “总督,阿诺德身边的黑海舰娘身份已经证实。”接到报告的厌战第一时间将结果告诉了亚历山大:“是从未记录过的新型黑海战列舰,让巴尔。”

      “又是没有记录过的新黑海?”亚历山大愤怒的将自己面前桌子上的文件推翻在地,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这才多久?人类和黑海打了100年了,一共才记录了多少个黑海舰娘?怎么到了我这半年就能碰上俩?还都是战列舰?”

      厌战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的提督。

      但事实也确实如此。

      随着近年人类提督实力的激增与扩张,人类将在不久之后彻底战胜黑海的思潮已经开始蔓延,即使提督高层有意将这个事实推迟,但是其实在他们自己心里却是清楚地。

      黑海要完了,海洋迟早是属于人类的。

      但是现在,自己眼中这个垂死之人接二连三的拿出自己从未见过的可怕底牌,这不仅沉重的打击着亚历山大的自信,更是打击着整个提督及人类的自信。

      原本梦了十几年的结局,到头来终究只是自己的一场梦吗?

      “命令追击亚特兰大的舰娘回来。”在指挥室一通打砸的亚历山大渐渐冷静了下来。他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点起一支烟,平静地说道:“除了阻击提尔比茨之外的所有舰娘,全部集结到一起,在这里,消灭战列舰让巴尔,抓捕人类叛徒阿诺德。”

      “是。”厌战恭敬地低了低头,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齐开那边怎么处理,如果我们......北海提督那边要怎么交代?”

      亚历山大指尖的烟头狠狠地燃烧了一截,然后轻轻离开了亚历山大的嘴边:“齐文远那个老东西已经给消息了,不用在意他。告诉前线的部队,如果齐开回收夕立之后,就地离开,放他们走。如果他们还敢和我们抢阿诺德......”

      亚历山大说完站起身,将手里三两口就已经抽到底的烟头掐灭在地上:“所有舰娘转移火力,攻击齐开本人。就算今天东海舰队全砸在这里,我也要让那个自以为是的小鬼好看!”

      厌战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是。”

      而在另一边,没有了东海舰队舰娘的干扰,亚特兰大和圣胡安很快就带着夕立找到了齐开。

      看着被众多舰娘围绕,衣着有些狼狈,脸上也有些焦急的齐开,夕立怯怯的向后缩了缩,有些不敢看齐开。

      小半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提督了,夕立其实很想见齐开的。只是现在自己闯了那么大的祸,她实在不敢面对齐开。

      自己的提督对人类,对舰娘抱有感情这点夕立是知道的。但是就在刚才,在她失去理智的时间里,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类死在了她的炮火之下,更不知道有多少舰娘,在自己的手里大破。虽然这里是陆地,她们不会沉没,但是受到了那么大创伤的那些舰娘,即使没有死亡,恐怕也已经受创不清。

      对这些心知肚明的夕立现在真的很怕见到齐开,真的很怕。

      而齐开见到夕立,微微眯了眯眼睛,一句话也不说。

      夕立迟疑着,最后还是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从亚特兰大背后走了出来:“提督,对不起,我给您惹祸了。”

      齐开看着眼前狼狈的小姑娘,又看了看周围遍地的烽烟,忍不住叹了口气,朝夕立伸出一只手:“东西呢?”

      “什么东西?”夕立一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齐开。

      “你要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齐开挠了挠头,脸上满是不耐烦的神情:“我说的不是阿诺德。你不是为了给我准备生日礼物才跑出来的吗?这里已经这样了,责怪你也没用了。”

      夕立迟疑了一下,有些错愕的从小口袋里取出一个有些破破烂烂的小盒子,满是污痕的小脸蛋立马就苦下来了:“我明明很小心的保管着的......一定是刚才打坏了。”

      看着夕立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齐开更是显得不耐烦,劈手抢过夕立手里的小盒子,打开来,看到里面是一只......断掉的钢笔。

      齐开楞了一下,然后果断合上盖子,转头看向阿尔及利亚:“我很早之前就和你说了我办公室里的油性笔我用不惯了吧,这点你还没有夕立上心。”

      阿尔及利亚抬了抬眸子,立刻就心领神会:“是,提督,是我的失责。”

      “拿去,保管好,好好学学人家。”齐开说着,郑重的将夕立送给他的断笔交到了阿尔及利亚手里。

      “是,提督,我知道了。”接过那个小盒子,阿尔及利亚朝齐开点了点头,随后就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不是的,不是的,提督。”见齐开因为自己朝阿尔及利亚发脾气,夕立立马就跑出来说道:“阿尔及利亚姐姐肯定是为提督好才这样做的,肯定是我送的礼物不合适提督。”

      “不是的哦,真的是你阿尔及利亚姐姐失误才对哦。”一旁的翔鹤轻轻揉了揉夕立的脑袋:“自信点,没看出来你提督对你的礼物很满意吗?”

      “真的?”夕立怯生生的看了齐开一样。齐开似乎感受到了夕立的目光,微微一瞥,把夕立吓得立马低头站好。

      “怕什么,提督又不会吃了你。”雪风挑了挑眉拍了拍自己的小跟班:“你今天做的很差,居然被一群人类舰娘追着打成这样,不过没关系,等回了港区,雪风给你补课,下次你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会吗?”夕立还是有些弱弱的问道。

      “那当然,夕立可是提督的骑士!教你打架这种事就交给雪风!”雪风拍了拍胸脯,趾高气昂。

      随后两小只就像往常一样,嘀嘀咕咕聊了起来,原本夕立的一丝不安也在和雪风的交谈中慢慢消失了。

      和平回收了夕立,齐开其实心里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的。

      这次计划,原本是想着夕立平时笨笨的,装成被拐的样子不会惹人怀疑,所以才选择夕立的。结果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平时的迟钝都是装的,其实人家鬼精鬼精的,早就看破阿诺德另有打算。不过虽然事情中间有些曲折,但好在结果还在计划之中。

      “提督,哈瓦那闹成这样,您别怪夕立啊。”看着夕立脸上渐渐出现笑容,翔鹤就悄悄凑到齐开身边开始吹耳边风:“我知道这次有不少人类伤亡,您很不开心。但是这其实不能全怪夕立的...没错,都怪那个阿诺德。连个夕立都骗不了,真是个大蠢蛋。”

      齐开看了眼平民给夕立说情的翔鹤,微微摇了摇头:“不,这次疏漏怪我,是我错估了夕立,所以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说着齐开叹了口气,目光沉重的扫视着这座满是战火和废墟的城市:“阿尔及利亚。”

      “提督,我在。”阿尔及利亚躬身说道。

      “以后你如果认为我的行为或者心理,有些过于想当然或者自大了,就在我耳边轻轻说哈瓦那三个字,来提醒我不要再犯今天的错误。”齐开看着眼前的废墟,脑海中忍不住想起威科岛。

      “我记住了,提督。”阿尔及利亚依旧恭敬地回答道。

      齐开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又转身朝向亚特兰大:“圣地亚哥那里怎么样了?”

      “还在和人类交战。”亚特兰大点了点头,向齐开汇报着情况:“让巴尔已经加入战场,但是战场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阿诺德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快到极限了,现在完全就是由日向和怀俄明背着躲避亚历山大的追捕。”

      齐开点点头:“这里我们是不能呆了,等下还得麻烦你和圣胡安去支援圣地亚哥,我们至少不能那么轻易的就把阿诺德交出去。”

      “明白。还有,boss,我和圣胡安其实一点也不辛苦,相反能够和那些人类舰娘痛痛快快的打一架,真的很舒畅。”亚特兰大笑了笑,看起来很洒脱。

      “嗯,好。”齐开点了点头:“雪风。”

      “嗯?提督,您叫我?”还在和夕立吹牛皮的雪风一愣,立马兴高采烈的站直身体:“需要骑士雪风为您做些什么吗?”

      齐开笑了笑:“等下你跟着你亚特兰大姐姐去帮圣地亚哥。你们的任务是带回阿诺德,虽然我给你们的任务是这样,不过如果事不可为可以放弃,具体你听亚特兰大的。”

      “好,明白,提督!”雪风兴奋的朝齐开敬了个礼,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向亚特兰大。

      “提督,那我们呢?”翔鹤迟疑了一下问道。

      “做好准备,朝提尔比茨她们那里移动。”齐开看了看四周:“亚历山大估计已经气得快失去理智了,和提尔比茨以及朱诺汇合后我们就走吧。虽然这里还没有玩的很尽兴,不过已经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

      翔鹤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随后刚刚聚首的众人就再次分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