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蝶视频955

      这宛如一场疯狂而又惊悚的传染病, 第一个人出现症状之后,一个接着一个地暴『露』出獠牙巨口,撕扯出鲜血淋漓的白骨, 又在眨间被神秘莫测的黑洞吞噬。

      这一切来得太快, 快到没有给他任何反应时间, 一桩接着一桩的变故在眨间完成,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 满场村民几乎都被诡异的黑洞所吞噬。

      沈凛:“……”

      3号kp说:“目睹诡异而难以解释的画面, san-check,成功1d3,失败1d6。晏修一临时疯狂, 不用检定。”

      沈凛投掷san值检定,60/12,追加大运的检定骰1d3=1,成功,投掷减少数1d3=2。

      而此刻,骰子转动的声音次响起,这清脆的响声让沈凛心里『毛』躁躁的——他感觉到3号kp又在暗投, 在搞什么事情。可暗投的规矩就是不能告诉他检定条目和检定结果, 沈凛知道自己肯定无法从3号kp这里出什么线索。

      他太老道也太谨慎, 言语诈骗也好, 为刺激也罢,都很难让他钻到空子。

      沈凛仔细琢磨片刻, 目光定格在霍连身上, 清楚地看到霍连内那股浓暗深邃的颜『色』变得加复杂和不安定,它就像是一团随时可能膨胀并且爆炸的不稳定团,臃肿得沉浮, 因为没有其他村民,他一时难以判断这样的表现正不正常。

      可在座所有人,只有霍连没有遭逢意外事故这已经很不正常。

      上次夜鬼没有伤害他也很蹊跷,如果说是那根祖传的木棍在起作用,那现在他手边没有木棍,孑然一人还能毫无损……就该是他自身的原因。

      霍连被吓得脸『色』青白,惊恐地道:“仙、仙人——!这是怎么回事?生什么?!张伯,陈叔,刘哥和小阳都去哪儿?!”

      沈凛按住霍连的肩膀,神『色』凝重地:“霍连,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从小到大哪里有古怪?偶尔的失忆,经常『性』的噩梦,断断续续看到某种幻觉……这些情况都有没有?”

      霍连怔愣下,随即脸『色』变得茫然:“仙、仙人为什么这么?我没有这些情况……只偶尔会想到村里的厄运,担忧得睡不着。噩梦也有时候会做,可都是不打紧的事情。”

      沈凛沉默不语,他观察霍连状态,确实和常人无异,但这几个前往献祭的人全都被莫名的黑洞所吞噬,只有霍连和他逃过一劫,他可以用“外来修者”解释,但霍连不,霍连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如果说先前他养殖场的猜测没错,霍连也只不过是饲养在其的一只“肉鸡”。

      “先回村吧。”沈凛看不出什么端倪,对霍连说。

      霍连陷入茫然,他也搞不懂自己这是怎么,为什么那天晚上怪物没有袭击他,为什么自己没有遭遇和其他村民一样的厄运……

      “不能回,”沈凛突然想明白什么,拦下霍连的脚步,“刚才那件事情非常诡异,但有一个普遍现象,传染是一对一的传染,虽然很快但症状不会同时表现在一个人的身上。”

      “你的意思是?”晏修一也隐约抓到什么,皱皱眉。

      “也许是有什么东西潜伏在我身里。”沈凛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过个灵感。”3号kp在沈凛说出这话的同时说。

      沈凛:“……”

      两人投掷灵感检定,在大运模式的加成buff下,顺利通过检定。

      沈凛又看到一个画面。

      吞下圣物的孩童在灵『性』召唤下奔入林,他仿佛能见左右山林的呼啸,树木在摇摆着叶片为他欢呼,穿越衣袖的风声呜呜咽咽,世间万物借以五相论,他似乎到一种无上无我的境界,参透许多因果循环。

      沈凛成那个孩子。

      他双目力极佳,能远望过去和未来,徒步走在林间,脚步轻盈宛如尘埃,这种变玄妙又难以言喻,似乎在千万个洞府修炼时,奔赴入定梦的玄念。

      他在林坐定,感知天地,不餐五谷,不饮凡水,直到最后变成一堆白骨,他的意识洪流奔涌,遨游灵『性』世界,直到突然感知到一丝饿意。

      ——他本该毫无感觉,他已经参悟人间大道,虽然只有小小龄,但几番梦回的时候看到这个世界的根本,前永无边际的浩瀚宇宙与爆炸的繁星,那才应该是最终追求的想所在,但这一刻,他从灵魂深处蔓延出一种强烈的渴望,催促着他前去探寻猛击意志的欲.望。

      “好饿……”男孩在混沌睁开睛,他拧着肚子,表情扭曲地想,“好饿,好想吃东西……我好饿……好饿啊……想吃东西……吃东西……”

      他口水汹涌而出,很快淌湿整件衣服,他双目赤红,瞳孔出绷出血丝,却浑身无力地瘫成一团烂泥,然后他抬起手臂狠狠地咬下去——

      画面到此为止,向旋涡一般扭曲着消失。

      沈凛猛地清醒过来。

      3号kp说:“san-check,成功1d3,失败1d6,晏修一直接投一个1d3的骰子看看你的临时疯狂会持续多久。”

      两人分别投掷,沈凛失败,失去3点san值,晏修一的临时疯狂加上之前的时间一共需要持续十个小时。

      随后,两人榜单上的窥见天道进度增加5%。

      榜单一旦有变动便会即时刷新,如今的情况是:

      沈凛/晏修一 39%

      方舟/陆采 31%

      ……

      此时,第四组玩开启天道进度排榜,榜单上一共出现四组玩。

      方舟和陆采他那组进展也很快。

      沈凛瞥一进度,回味刚才灵感带来的一幕,他心想,林子里埋在土里的那堆白骨是否就是小童的白骨?他最后抬起手臂是否真的咬下去,如果咬下去的话,他啃食的就是自己的皮肉。

      ——

      沈凛瞳孔一缩,一句“我『操』”钻出喉咙口一直奔腾到最后才被他抿住的唇而挡下去。

      如果咬下去,那小童是不是把自己吃个精光,只剩下一摊白骨?

      那这算什么!

      林子里的山鬼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他窥见的天道又是什么鬼东西,他现在排榜上意味的天道又算是什么?!

      信息量太大,沈凛有点消不来,太阳『穴』一跳跟着一跳。

      他深吸一口平复下心情,头脑稍微冷静一下,才转而对晏修一说:“如果那个山鬼是通过圣物寄寓在小童内的某种不可名状的灵『性』,因为饥饿显现出形态,也就是我看到的那个庞然大物……是不是意味着它其实本来没有任何形态,可以显现出任何形态。一开始是那块圣物,后来是石像,那现在是什么?它可以随心所欲地变成任何一种样子,还是说可以不以实际存在的模样出现。”

      晏修一斟酌片刻,说道:“我倾向前者。”

      “前者?”沈凛轻咬着指尖的指甲,瞳孔微微颤抖,思考片刻,说,“我也比较认同前者,他的意识可以影响他人,但他本身需要一个实际的载。如果他可以是虚无的话,就不需要圣物和石像,他可以融进风里、水里,是世间万物,那样太变态,最重要的是如果搞这么个设定,我就没法玩。那么他现在是什么?”

      这是沈凛想不明白的地方。

      石像随风瓦解,地上只剩下一抔随风散去的黄土,石像之后的下一个载又是什么?

      沈凛回想之前灵感检定换来的那些片段画面,总觉得应该还会有后续展。

      他拿出林子里带出来的白骨,对3号kp说:“我想触『摸』这些白骨,我要过灵感检定。”

      3号kp说:“你过。”

      成功之后,沈凛前次浮现出那个画面,但与先前所见到的一模一样,画面停留在小童在过度饥饿的时候向自己手臂咬下去的瞬间。

      ——还是看不到后续。

      但由此他知道,接触骨头并申请灵感检定可以看到一些画面。

      想要继续往后看跟什么有关?检定结果?还是……

      “天道进度,”晏修一突然说,“可以天道进度推进到40%之后试试。”

      “好主意!”沈凛茅塞顿开,如今的影响因素恐怕只有天道进度这一个,他差点把这个忘,“一哥你太靠得住。”

      晏修一笑笑,道:“不回村里的话,我现在怎么办?村里似乎也不太平。”

      沈凛斟酌片刻,说:“去寺庙,我刚来的那个寺庙,小岩在那里住过,也许会留下什么线索。”

      “小岩去哪儿?他没事吧?”霍连担忧地,“他会不会遭遇跟其他村民一样的情况?”

      这个沈凛无法确定,他也想知道小岩到底怎么回事。

      霍连想回村里,却又着实害怕自己身上真的带某种诅咒而害其他村民。

      在去寺庙的路上,霍连频频向村子眺望,寺庙离出村子本就不算远,方才他就能看出村子里出什么事情,如今走得近,是令人惴惴不安。

      霍连忽然停下脚步,哀求地:“二位仙人,可不可以请你回村里看看……我实在放心不下。”

      沈凛:“……”

      他不可能把霍连一个人撇在这里不管,却也不可能由着霍连回去村里,最好的办法是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查看霍连的情况,另外一个去村里查看村子的情况。

      但这样势必要分开。

      太鸡贼。沈凛想,从一开始到两人必须要捆绑动的时候,沈凛就猜到狗比kp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他分开。

      一路谨慎着各种圈套,还是着道。

      ——只是分开一小段时间肯定没题,他大部分人都会有这种想法,但这正是噩梦的开始,以后会接连不断的生可以把他分开的意外。

      不用复杂的,直接把村子搬去另外一个次元。

      让他老都碰不到头,全是折磨。

      太损。

      他看3号kp一,开始琢磨折的法子,他试探地:“就不能影分身?我可是修仙的人,修仙的人整个分神不离谱吧?”

      3号kp:“……你是怎么厚颜无耻地提出这种设定的?”

      沈凛挑下眉头,没跟kp杠下去,其实他倒也不是很在意这个困境,即便他想分头动,人际依赖的晏修一也不会离开。

      绑定,锁。

      既然不能分开,现在的选择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一起回村里查看情况,另外一个是在村外的寺庙先看看情况,查明白为什么会生那种离奇诡异的事情,确定不会害得整个村子的村民都一个接着一个得被骨头上开出来的深邃巨口给吃才能回去。

      沈凛啧一声,询晏修一的意见,晏修一选择后者。

      “我过个幸运,”沈凛对3号kp说,“我想留在寺庙,看看这是不是个幸运的决定。”

      3号kp:“…………”

      这人也太聪明,知道检定没法做选择题就单拎一个出来过检定!

      离谱。

      但他还是给沈凛这次检定机会。

      成功。

      沈凛选择带着霍连暂时留在村边的破庙。

      沈凛对寺庙过个侦查,没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而此时,3号kp又投个不知名的暗骰。

      沈凛眯眯。

      3号kp用一种“我没在搞事,我很乖”的姿态飘『荡』在沈凛前。

      沈凛挥手把他赶开,目光又落在霍连身上,霍连焦躁地来回踱步,非常担心村里的情况。

      “我还没把今天生的事情告诉他,我本来想,如果知道他能活下来,他的人会多开心……可他还是,甚至连尸骨都没有。”

      天大亮这些村名就会结伴进林子替他的人收殓尸骨,到时候一定会路过这个寺庙。

      沈凛想的也是借着这个机会询下村子里的情况。

      “一哥,待会儿……”沈凛话没说完,现晏修一正在专注地看着寺庙里的石像。

      晏修一道:“这村子,信佛?”

      “佛?”霍连眨眨,“什么佛?”

      沈凛闻言,猛得抬头。

      前那个悲天悯人的佛像完全变样子。

      他角垂落,庞大的身子拉扯出两条宛如猿猴的手臂,面部压扁,嘴角扯出扁平的哈蟆状,耳朵又生成蝙蝠的模样,正是树林里的那个石像。

      霍连仿佛看不到这样的变故,睁着一双明亮的睛说:“我信奉的一直只有一个神明,它名为蟾之神,伟大的沉睡者。”

      3号kp说:“晏修一,意志检定,单人。”

      沈凛:“……”

      晏修一投掷意志,失败。

      他忽然涌现出一种强烈的饥饿感,好像前的人变成一份语无伦次的可口美味。

      晏修一一步步走向沈凛。

      3号kp:“战斗轮,晏修一先攻,控制权在我,每两回合进一次意志判定,但由他正处在人际依赖的状态,每次对你的攻击伤害数值减半。”

      ……

      几分钟后,沈凛被晏修一压在地面,他瞳孔光彩褪去,几乎紧贴着沈凛的脸颊,他伸出舌头在沈凛脸颊上『舔』一下,随后低头咬住沈凛的喉咙。

      “好饿……这是美味……”潜意识一直催动着晏修一吞吃下前的食物,古神的呢喃是耳边挥之不去的魔咒。

      而在此时,两回合动结算,失败两次的意志检定终成功。

      沈凛:“……”这踏马!他脸上全是齿痕,手臂上被咬掉一块肉,血管被划开,这人跟喝什么似的咕咚咕咚灌下好多口!

      鬼知道他是怎么撑过这么多轮!

      晏修一清醒过后,神依然有些微茫然,还没完全意识到什么时,3号kp说:“过灵感,双人检定,共享检定结果。”

      成功。

      那东西果然需要实,它从圣物变成石像,粉碎后又变成一小雕塑瓦片粒附着在晏修一身上,跟着他离开村落,随后又附着在村民身上,吞吃本来就作为食物供给它的村民,因为饱食而餍足,安静下来,又停留在晏修一身上。

      kp的暗投其实是在决定它会留在谁身上,谁就会生之后的异变。

      而此时,那玩意又从晏修一身上蹦跶到霍连身上。

      趁着刚才的混『乱』,霍连早就被它『操』控着跑得无影无踪。

      ——得把它彻底摧毁,但得先找到他且能看到他。

      修为还不够。

      沈凛刚想出门,忽然意识到什么,对kp说:“我要双修。”

      晏修一:“……?”

      3号kp道:“你终意识到正确的玩法。那么,请选择如何双修。”

      “牵手拥抱接吻——一样来一份,其他是不是很耗时间?”

      “是的。”3号kp点点头。

      没多久,天道排榜次刷新。

      牵手+1

      拥抱+2

      接吻+3

      ……

      得窥天道进度:

      沈凛/晏修一:45%。

      排榜刷新的时候,方舟和陆采愣好一会儿,沈凛和晏修一宛如开挂一样疯狂提升数值,他俩这短时间还没进展不仅没拉近进度还被甩得开。

      什么秘诀……

      方舟琢磨,一时却没能参悟得透彻。

      沈凛也是刚刚才想明白。

      所谓的得窥天道值就是指他修为的进益,在修真.世界,提高修为的方法有埋头苦修和历练,对他来说,解决村子的事情是历练,而双修本身是苦修,一样可以增加得窥天道值。

      不然怎么能叫双修模拟器?

      心里可惜之前浪费机会,沈凛想着但凡试一下都能很快现这个。

      他撇撇嘴,没多纠结这个,取出白骨,重新做一个灵感检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