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破解版游戏软件的app

      闵兴是烈金族人,四大族之一。烈金族人拥有日能感知力,能够汲取转化太阳的能量变成自身的内力,转化的能量越多内力也就越强。

      然而,并非每一位烈金族人都能用好这样的能力。太阳能威力巨大,每一次催动,都会影响到能士的身体。

      所以,对于天赋的使用,烈金族人非常谨慎。

      他们设置了严格的挑选机制,以保证只有极少部分身体素质和意志力最拔尖的族人获得修炼的资格。剩下的族人和普通人一样,从事体力或者文职工作。当然,他们和普通人类还是有所区别。

      他们能够通过自学拥有微薄的内力,以方便生活。但是,想要往上升级就必须进入修炼圈,得到圈内的秘籍。

      这些秘籍,是烈金族先辈们用毕生心血总结出的内功心法,可以帮助后辈们稳步安全地晋级。至于能修炼到什么样的高度,取决于修炼者的努力以及天赋的大小。

      烈金族少年进入修炼圈,须在12岁那年参加极限生存淘汰赛,并且进入前三名。

      挑战赛每一组30人,这30名少年从10岁开始就在武教馆练功。练功的目的是强健体魄,掌握基本的攻防技能,为比赛做准备。

      挑战前三名才有修炼资格,这便是烈金族的筛选机制。

      这样的机制,可以保证最优秀的基因不被遗漏。当然,组与组之间实力高低层次不齐,筛选方式存在着一定的侥幸。

      闵兴出生王族,和他一起参赛的都是家世显赫的子弟,教官也是最好的教头。这也就意味着,他所在的组是竞争最激烈的小组,尽管他从头到尾没有去武教馆练过功。

      淘汰赛开始后,参赛者会被置于一片树林中。树林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有凶兽猛禽出没,也生长着天然草药可供参赛者使用。

      要赢得比赛,参赛者在这片树林中的生存时间必须足够长。为此,你可以主动“杀掉”对手,也可以隐蔽蛰伏,避免被人发现。

      每位参赛者的要害处都设置了血浆袋,血浆袋一旦被击破,鲜血喷薄而出,就表示此人已经“死亡”,也就是出局。如果没有能力“杀”死对手,那么就只有隐蔽躲藏。不过,你没有充足的补给,只能自己想办法。

      总之,不管用什么办法,在丛林里待的时间越长越好。待的时间最长的就是冠军,亚军和季军依此类推,最后决出的前三甲获得修炼资格。

      烈金族人认为,用这种方式筛选出来的孩子是身体和意志力最强的。只有这样的族人,才能承受修炼的痛苦,无惧催动内力时所受的伤害。

      时光飞逝,闵兴、闵俊和晴儿,以及他们的竞争对手,即将在极限生存淘汰赛中相遇。

      大赛开始的三天前,闵兴打道回府。临行之时,师父送给他两粒复魂丸。

      复魂丸,秋芒族灵药,是一种特殊的葫芦籽。

      能结出复魂丸的葫芦,必是万里挑一。不仅葫芦的品种金贵,要结出饱满的葫芦籽,必须由秋芒族能士用内力长期滋养。能士的内力越强,复魂丸的功效越佳。

      复魂丸集结了秋日果实的生命力,又蕴藏着秋芒族能士的治愈属性能量,能医各族能士修炼时所受的内外伤。

      显而易见,这样的丹药,必定价值不菲。

      “师父,这要是被发现了可是作弊。”愣愣地注视着手中的药丸,闵兴不可思议地说。

      “我给你的复魂丸一般不会被发现,万一露了馅,你丢掉便是。”

      闻言,闵兴重新审视手中药丸。这两粒复魂丸看上去就像是树上掉落的,不起眼的干瘪果子,也没有散发出复魂丸的气味。闵兴暗暗吃惊,没想到,师父竟然如此费心,为了帮自己不惜在复魂丸上做了手脚。

      “这要是扔了,也太可惜了。师父,我还是不带了吧?”闵兴犹豫不决地问道。

      “是你的命重要还是这个重要?拿好了。”师父态度坚决。

      闵兴震惊地看着他,默默握紧了装着复魂丸的右手。现在的师父,和过去那个冷若冰霜的老头完全不同。

      “师父,你会一直住在这里吗?今后我该去哪儿找你?”

      闵兴依依不舍地问。

      事实上,此次大赛之后,两人的师徒关系就该结束了。踏入修炼者行列之后,师父便无法再教导他。可这份师徒情谊,却让闵兴难以割舍。

      “在你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我不会走的,有事你就来这儿找我。”师父淡淡地说。

      “太好了!”

      一个坚强的后盾在身后,这就是闵兴现在的感受。师父的存在意义非凡,俨然填补了闵兴没爹没妈的缺憾。在闵兴的心中,师父的地位已等同于父王。

      回府之后,闵兴、闵俊和晴儿三人聚在一起,商量明日比赛的策略。

      “晴儿擅长弓箭,这太重要了,这意味着我们中有一位出色的猎手,在丛林中生存,这是非常大的优势。”闵兴看着晴儿道。

      对上闵兴欣赏的目光,晴儿羞涩一笑,难掩自豪。闵俊看了他们一眼,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浑身不自在。

      “闵俊,比赛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个先保证帮晴儿抢到弓箭。”

      片刻,闵兴扭过头对闵俊提醒道。闵俊回过神来,磕磕巴巴地哦了一声。接着,三人各自提了几点想法,便囫囵散会回去休息了。

      保证充足的体力,显然是非常重要的。尽管紧张兴奋到难以入眠,闵兴还是强迫自己闭目养神,避免赛前多余的消耗。

      第二日,极限生存淘汰赛开始了,很多烈金族大人物也到场观赛。

      这些人中,身份最尊贵的便是闵俊的父亲闵元志,还有闵晴儿的父亲闵元博。两人的关注焦点毫无疑问,在闵家三兄妹身上。

      闵家地位特殊,但并不意味着对手们会让着他们。相反,他们反而因此成了更受重视的目标,尤其是闵兴。能将王室子嗣挑落,对别的家族子弟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由此可知,这场比赛,闵兴的压力有多大。

      “准备!”

      丛林边缘,裁判举手呐喊。当他吼出“开始”的时候,参赛者们便要开始行动。30名参赛者站成一排,与裁判身边的物资等距离站立。

      物资相隔不一,最远的甚至与参赛者距离超过了300米。物资包括许多补给品,比如:烈金族能士专用的能量液,武器、包裹等等。包裹中装着的东西,对在场的参赛者而言是秘密。不过,越有价值的东西与参赛者相距越远,也就是越难得到,可以据此判断包裹的价值。

      物资的背后是悬崖,悬崖不算陡峭,下方则是一潭湖水。如果抢夺物资时速度过快,不小心坠崖,或是在争斗中被人推下山崖,虽不至于伤及性命,却意味着出局。

      比赛开始的时刻,也是最危险的时刻。争夺物资,会淘汰掉很多选手。

      一声“准备”之后,裁判留给所有人十秒左右的思考时间。如果有人提前冲出,便会被算做犯规出局。

      30名烈金族少年站在密林外的空地上,全神贯注躬身等待,神态肃穆。

      晴儿转过头看了看闵兴,按照他们商议好的方案,闵兴负责抢夺武器和能量补给,她只需要在开始之后,拼命跑向树林即可。

      闵兴有信心,自己一定是速度最快的一个。

      沉寂等待中,闵兴瞄了一眼萧风。如果谁有可能阻止他,那个人只能是萧风。萧风面无表情,看上去很放松。这种平静的状态,让闵兴想到了一句话——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闵俊隔着几个人站在闵兴的后侧,正凝神注视着晴儿目光所至的方向。他在心里默默规划,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和晴儿在林中会合。

      “开始!”裁判一声吼,所有人出动了。

      闵兴飞也似地冲向弓箭,正准备伸手,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侧目一看,果然是萧风。

      二人迅速缠斗起来。

      他们的动作潇洒飘逸,如行云流水。闵兴的手指指向哪里,萧风就巧妙地避开,似乎总能提前预判到闵兴的意图,这都是因为他的速度。

      一来一去,二人若即若离,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闵兴的手指总像是戳在棉花上,难以切中萧风的穴位。情急之中,他改变策略让对方进攻,再伺机寻找破绽。点穴是撞上的,闵兴想起了师父的话。

      狡猾的萧风见闵兴不攻,也放慢了速度。时间在持续流走,僵局始终无法打破。

      闵俊在跑入树林前顺手抓住一把刀,却被金成一伙人围住了。晴儿一溜烟冲进树林,见闵俊被围,便想冲回来帮他。她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和萧风纠缠中的闵兴,闵兴果断地摇了摇头,阻止了她的冲动。

      这时,有人注意到了晴儿,开始结队向她冲去。危急时刻,闵兴猛地探出一只脚,脚尖勾起路边的弓箭一抛,弓箭腾空向晴儿飞去。晴儿一路狂奔,顺势接住,回身一箭飙射出去。

      最前方追踪她的人左肩疾闪,飞箭擦着他的肩膀疾驰而过,恰巧扎在了后面人的脚背上。

      “啊!”

      惨叫声中,越来越多的追踪者蜂拥而上,淹没了受伤者。

      晴儿,闵兴心中着急,更加迫切地想要摆脱萧风。他咬了咬牙,飞起一脚踢向萧风。双脚离地后,闵兴在半空中一个腾跃身体猛砸向萧风。蹬地力度之大,着力的地面瞬间裂开隐隐细纹。

      萧风接连避闪,见闵兴势猛,便不再恋战。急闪两下退到一边,顺手取了一样路边的包裹,消失在了树林中。

      刚弄走萧风,闵兴的耳边就擦过嗖嗖风声。

      风停处,血浆四溅,一名选手无奈地举起了右手。很明显,这家伙中招出局了。闵兴从他身边飞驰而过,一把抢过插在他腰间的刀子。

      飞奔入林途中,闵兴的眼角瞥到了左后方的重九天。此时,他距离自己大约几十米远,两只手各握住数把飞刀。

      闵兴的血气急速上涌。

      “嗖!嗖!嗖!”

      飞刀的影子在眼前划出一道道蜿蜒的弧线,闵兴在加速中转弯,向闵俊那一边狂奔。刀子在身后嗖嗖作响,闵兴没有回头,凭借声音传出的方向判断跑位,连续躲过重九天飞刀蜿蜒的攻击路线。

      闵俊正在包围圈中激战,闵兴一把捞起他,拖着向晴儿隐身的方向跑去。他的速度很快,不久,身后就不再传来追赶的脚步声。

      比赛开始之后,场面焦灼,选手要么抢夺物资,要么激烈搏斗。一些人垂头丧气地走出场地,他们已经“被杀”身亡。树林外血迹斑斑,“存活”下来的选手相继消失在丛林里。

      闵兴、闵俊和晴儿,三人并肩而兴,在树林里疾跑,尽可能远离其他人。

      “他们至少5个人抱成团。”闵俊边跑边喘气,他指的是金成那一伙人。

      闵兴立住脚,做出停步的手势。跟着他的指令,闵俊和晴儿相继停了下来。

      “他喵的,除了这把刀,我什么也没捞到。”

      确定周围没有跟踪者,闵俊叹了口气,沮丧地看着手里不算锋利的武器。

      “除了晴儿的弓箭,我也什么都没拿到,我被萧风缠住了。”

      闵兴拍了拍闵俊的肩膀,嘴角同样扬起了无奈的弧度。

      “我不应该那么早进树林,应该出来帮你们。”晴儿满脸后悔地说。

      “这怎么能怪你,这是咱们事先商量好的对策,你做的没错。”

      闵兴和闵俊步调一致地摇了摇头,要知道,三人都从最危险的环节“活”下来,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

      晴儿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高高举起手里的包裹,眼中恢复了神采。

      “我也不是两手空空只会逃跑,我勾到了一只包裹。”

      “不错么,到底是我的妹妹,快打开看看!”

      闵兴一边夸赞,一边迫不及待地催促晴儿开包。晴儿扬起小脸,在两位哥哥的称赞下打开包裹,检查战利品。

      可惜,容易得到的往往无关紧要。包裹中只有一把绳子,还有一只瓶子。瓶子是空的,他们没有得到任何额外的补给。

      “没事儿,意料之中。咱们赶紧赶路,先去找水和食物。没有这些,我们在林子里待不长。”

      没有时间惆怅,闵兴看了看四周,招呼兄妹们上路了。晴儿和闵俊各自整理好装备,跟着闵兴出发。天快要黑了,天黑之后,他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