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秀资源网

      年底的封箱演出结束,就意味着这一年的演出都结束了。

      邹航终于能有几天休息的时间了。

      赖在床上,卷着灵犀的长头发:“灵犀,今天别去工作室了?”

      “不行,快过年了,有客人约了照全家福呢。”

      “哦。”邹航假装委屈,噘着嘴,鼓着腮帮子,像只青蛙。

      灵犀伸手戳他鼓鼓的脸,笑着钻进邹航的怀里。

      邹航送灵犀出门的时候,像个十足的小怨妇,被爱人抛弃了一样。

      “好啦好啦,下了班在陪你。”

      灵犀走了以后,邹航又睡了一觉,冬日的暖阳隔着窗户照进来,暖暖的,让人舒服。

      醒了看看时间,好不容易有时间,就去给灵犀送饭吧。

      打开冰箱看了看,就地取材。有什么就吃什么吧。

      灵犀今天很忙,一上午约了两家人拍全家福,她和安琪各负责一家。这两家人,有老有小,其中一家还带了一条狗狗,毕竟也是家庭成员的一位嘛。

      那只丑萌丑萌的法斗,看上了灵犀的两只胖嘟嘟小鸟。一直抬头看着两小只,并时而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吓得小鸟直往后退。

      两家的孩子年龄相仿,不一会就熟络的牵着手满屋跑起来。

      “啊~~”这是灵犀内心的声音。灵犀觉得头要炸了。拍摄在非常愉快,但不是很顺利的情况下无纪律无秩序的进行着……

      好在客人们都很开心。最后两家人还凑在一起拍了一张合照,留作纪念。

      邹航来时,想开车到灵犀门口,可今天又有集市摆在门口了,车开不进来。

      邹航就拎着饭盒穿梭在人群里。

      快过年了。人们脸上都挂着笑容。大红的灯笼,五颜六色的糖果。热气腾腾的年糕。

      邹航突然想起小时候过年,如今什么都有,可在北京,唯独有一样比不了从前。没有鞭炮。小的时候在山东,没有禁烟令。年前年后前院后院的小孩儿们就揣着满兜的鞭炮可哪撒欢。那时候觉得过年真好……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灵犀的工作室。

      灵犀刚和安琪一起送走了客人们。正瘫在椅子上放空自己呢。

      看到邹航来了。也没起来,只把手伸向邹航问:“航航,你怎么来了?”

      邹航抬手提了提饭盒:“给你送午饭”。

      安琪听见声音伸过头来:“大明星,有我的份吗?”

      邹航有点尴尬,挠挠头:“你想吃什么?我给你订餐吧。你随便挑。”

      “切~不用啦。我去找我的白马王子,哼,你俩黏糊吧。”

      安琪气鼓鼓的披上外套就往门外走,边走边嘟囔,:“都欺负我没有男朋友,呜呜呜…”

      邹航有点不好意思,灵犀耸了耸肩,摆摆手:“没事没事”。

      “来吧,大厨师,给我看看,你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呀?”

      灵犀接过拎兜,上面是用盒子装好的一盒水果,已经切好了,甚至还精致的摆了盘。

      下面的饭盒是双层的,上面是蔬菜沙拉,下面是浇了汤汁的肥牛饭。饭菜都热着,太香了。

      灵犀惊讶的看看邹航。还没伸手,筷子就递到了灵犀手里。

      “快吃吧,一会凉了”

      灵犀刚想张嘴问,话还没说出口。

      邹航就点点头,“我吃过了”。

      是的,是灵犀想问的问题。并且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那我就开动啦。谢谢你的爱心午餐,邹先生。”

      “吃吧。”

      灵犀尝了一口,简直太幸福了,为了吃的更幸福一些,灵犀脱了鞋,一只脚踩到椅子上来,端起饭盒吃。

      邹航吓了一跳,妈呀,这丫头这是什么造型?他俩到底谁是山东大汉??恩???

      其实邹航早都发现灵犀这个小动作了,在沙发上坐着的时候,她也会把一条腿抬起来踩在沙发上,还有早上起床化妆的时候,梳妆台靠着窗户,灵犀差点把腿抬到窗台上去……

      “咋的?这样吃饭香啊??”

      “嗯嗯嗯”灵犀不住的点头。

      “你咋像个东北大汉?”

      灵犀赶紧嚼嘴里的饭,咽下去说:“这位先生,请您注意言辞,说我就说我,请不要带上地域,我个人行为,不能代表整个东北。”灵犀说完自己还认可的点点头。

      邹航摇摇头笑。她怎么这么可爱:“好好好,你舒服就行。好吃吗?”

      “嗯,好吃,不过有点吃饱了。”

      “吃那么少?你不胖。”

      “切~我才不是怕胖,真吃不下了。”灵犀摸摸肚子:“我还想留着肚子吃点水果。”

      “嗯,那行,你吃水果吧,都切好了。”

      灵犀把饭盒递给邹航,去拿水果,以为邹航会替她盖好盖子装上,可邹航接过灵犀的饭盒和筷子直接吃了起来。

      “哎?你不是吃了吗?你…”灵犀有点着急,想拦着邹航吃她的剩饭。

      “不吃浪费嘛。”

      灵犀欲言又止。邹航是吃过了,可不经常做饭,有些没搞明白量。给灵犀装好了饭盒后,邹航才把剩的饭吃了。没多少,还真没吃饱。

      灵犀将一切看在眼里,都悄悄记下,心想邹航呀邹航,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他日一定还给你,你放心。

      邹航倒没觉得这是件什么事。吃了饭把盒子装好,筷子包好,拿回去洗。

      “你还能休息一会吧?”

      “嗯,下午约好的客人还得一会能来呢。”

      邹航看着懒洋洋的灵犀:“你是不是吃了饭又困了?”

      灵犀使劲的点了点头。

      邹航拉过灵犀的手,把她拽到沙发上,自己坐在一边,拍拍大腿,示意灵犀躺下。

      灵犀美滋滋的躺在邹航的腿上:“这哪能睡得着呀?”

      “睡吧,睡一会就行”

      “邹航~”

      “嗯?”邹航以为灵犀要说什么。

      “呃……我从这个角度看,你有双下巴”。

      邹航拍了一下灵犀的脑门:“那你闭眼睛,就看不到啦。你碎觉不?赶快!碎觉!”最好笑的是后面这两句说的东北话,纯正的东北口音。

      “哈哈哈,我睡我睡。”

      灵犀赶紧闭上眼睛,假装乖巧。邹航嘴上还挂着笑。

      邹航摸着灵犀的头发,灵犀的头发长长的,又滑又香,邹航一下一下梳着灵犀的头发。另一只手在灵犀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

      心上人在怀里,阳光在窗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