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视频App清爽下载

      杨恒被这夫人吓了一跳,这是怎么着了?

      而那夫人跪倒之后,抱着杨恒的腿,一边的哭泣,一边的哀求杨恒,“道长发发慈,悲救救我吧,那小鬼每天都来我这里哭泣,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杨恒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在古代的时候男女授受不亲,他也不能伸手去搀那妇人。

      因此只能口中安慰着那妇人,一边向旁边的刘管家使眼色,让他赶紧想办法把这夫人拉走。

      而刘管家也不负杨恒所托,他像几个粗壮的婆子使眼色,那些人立刻上前强行将妇人拖了起来,重新送回床上。

      到此杨恒才松了一口气,“夫人不必紧张,不过是一个小鬼,不值一提。我今日就做法,它要是还敢来,竟然让它有来无回。”

      坐在床上的王大善人的夫人,听了杨恒的话,终于是轻松了一些。

      杨恒见她已经放松下来,便开口询问道:“还请夫人给我具体讲一讲,这鬼物是如何来的。”

      床上的夫人听到杨恒的问话,脸上就露出了恐惧,不过她仍然强忍着恐惧,断断续续的向杨恒述说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自从家中的女鬼被解决之后,老爷就把我从娘家接了回来,本来我以为一切都平安无事了,没想到在几天之后,我在睡梦中就听到房间附近有婴儿的哭泣声。”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夫人脸上的恐惧神色越来越凝重。

      “刚开始的时候这哭泣声还是在屋外,但是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这哭泣声越来越近,在昨天的时候好像已经到了我的床头。”

      杨恒听到这里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是什么路数?

      原先的时候他可是和鬼婴打过一次交道,那一次那个鬼婴可没这么麻烦,上来就要取自己的性命,这一回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两次的鬼婴不是同一个鬼物?

      这不可能,因为这段时间杨恒也没有闲着,在手机中也看了许多关于鬼物的知识。

      根据各方面的情报显示,鬼婴虽然十分的凶悍,比普通的厉鬼还要强上许多。

      但是它的形成却非常的困难,要想自然形成,那的多大的怨气?

      因此杨恒判断这两次的鬼婴,应该是同一个鬼物。

      既然是同一个鬼物,那么行事风格怎么出现了这么大的差异?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应该是驱使着鬼婴的人发生了变化。

      第一次的时候是由王仙姑驱使这鬼婴,王仙姑的作风应该就是直来直去,因此派遣鬼婴直接和自己动手。

      而这一次鬼婴却不直接要取王大善人夫人的性命,而是不停的恐吓她,这怎么看都像是在慢慢的折磨。

      因此看来这第二次出手的人,应该和这位夫人有深仇大恨。

      杨恒想到这里之后,便站起身来,在这房间之内四处的游走。

      他可不是在这里闲逛,现在的杨恒把自己的感觉开到了最大,不停的感应四周的不同。

      刚才没有注意,现在杨恒全力感应,就发现这屋中有一股淡淡的阴气在流动,而阴气的源头是在房间之外。

      因此杨恒凭着自己身体的感觉,慢慢的向屋外移动最后在窗户外边,所有的阴气都消失不见。

      这让杨恒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这种情况显示,这鬼物现在不在这宅子里,应该是回到了驱使它的人身旁。

      杨恒无奈只能是使用笨办法了,自然无法从源头上消灭这个鬼婴,只能是防守。

      杨恒叹了一口气重新回来,他刚一进门就看到,床上的那夫人满眼期待着看着自己。

      杨恒有些无奈,他叹了一口气说道:“那鬼物现在不在宅子里,应该是躲在了暗处。”

      那夫人还没有开口,旁边的刘管家就大失所望的说道:“那是不是就无法消灭这个鬼怪了?如此一来,夫人可如何是好。”

      看得出来,这刘管家十分关心夫人的安危。

      不过想来也是,这夫人应该就是刘管家的后台,要是夫人不在了,那刘管家失了这个后台,那他的位置应该就不稳了。

      “刘管家不必担心,我可以在这儿留下一道符咒,将此符咒贴在夫人的床头,可保夫人无恙。”

      刘管家不满意的说道:“这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过了今天,那鬼物还不是照样来袭扰夫人?”

      “刘管家我是这样想的,今天晚上咱们两个就埋伏在夫人卧房附近,有了我的符咒,那鬼物就不敢接近夫人,这样我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心的对付那鬼物。”

      刘管家听到这里,脸上终于是露了笑容。

      “那好,今天晚上我就陪着道长,一定把这个鬼物拿下。”

      刘管家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狰狞起来,看来他对这个鬼物是十分的痛恨。

      杨恒和刘管家商量好之后,就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剪刀。

      这剪刀上还贴着一张符咒,这正是杨恒施过金刀利剪法的那把剪刀。

      杨恒将这剪刀递给了一旁的刘管家,然后说道:“将这件事物挂在夫人的床头,它可保任何鬼怪都不能近夫人的身。”

      刘管家接过剪刀翻过来调过去看了看,然后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杨恒问道:“道长,这一把普通的剪刀,真的可以抵挡得住那鬼物吗?”

      杨恒看出了刘管家的不信任,也不得不给他解释一下。

      “刘管家,不要小看这把普通的剪刀,它是被贫道施了法术,只要有这剪刀在,别说是一般的小鬼,他就是多年的厉鬼也得退避三舍。”

      说到这里,杨恒十分的自豪,说实话,这是杨恒第一个独立能够使用的法术。

      而且经过几次的实验,这法术威力十分的巨大,因此杨恒才有这样的信心。

      刘管家得了杨恒的保证,这才命令一旁的婆子将这把剪刀挂在夫人的床头。

      那婆着接过剪刀,小心翼翼的来到夫人的床边。

      而这个时候在床上本来一片惶恐的夫人,在剪刀接近之后竟然感觉到一阵的安稳,同时也感觉到了,这段时间久违的一股暖意。

      这夫人虽然被吓的不轻,但是却没有彻底被吓傻,她一有这种感觉,就知道这把剪刀的不凡,于是迫不及待的喊道:“快给我挂在床头,快点快点。”

      那婆子本来还有些迟疑,见到夫人这样的催促,也就不推辞了,立刻让人搬了把椅凳子,将这剪刀挂在了夫人的床头。

      这把剪刀一挂好,这夫人立刻就觉得心神安稳,这段时间难得的一股倦意便袭上心头,她不由自主的就疲惫的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呼呼的睡着了。

      而这个时候刘管家和其他的几个婆子见到夫人睡着了,都吓了一跳,她们这时候各自拿着剪刀和菜刀护在夫人的床前,警惕的向四周观察。

      原来这段时间只要是夫人一睡着,那鬼婴必定出现,而且一次比一次凶历。

      不过这一次不知道是杨恒在,还是什么原因,那鬼婴竟然没有出现。

      这让众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杨恒见已经没事,便向刘管家拱手说道:“白天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到晚上的时候我再来。”

      刘管家见到杨恒告辞,忙把杨恒送到了院外。

      然后又去客厅中把那盘银子取了过来,双手奉到了杨恒的面前。

      “道长,您的东西忘带了。”

      杨恒看了这一盘的白银,也没有再推辞,直接就让刘管家给自己准备了一个布袋,然后将这布袋放在怀中便离开了。

      刘管家一直把杨恒送到了大门口,直到杨恒不见了踪影,这才转过身来,近了宅着像王大善人禀报去了。

      再说杨恒回到了自己的土地庙,坐在那里有些惆怅。

      自己在这个世界虽然赚了些银子,但是一直被这王大善人所利用。

      要是再这么下去,恐怕自己要成了这王大善人的私人打手了。

      而且这位王大善人也不像表面上看来的那么善良,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招惹这么凶历的鬼怪。

      办完这件事情之后,自己应该还有些积蓄,还是赶紧拿着这些银子,离开这个小地方。

      一来是自己要在这个世界上走一走,看一看这个世界修炼的方法。

      二来也可以躲避王大善人的继续纠缠。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眼前最主要的还是晚上的这一次斗法。

      杨恒已经感觉到,这一回他对付的不光是那一个鬼婴,还有鬼婴背后的那个人。

      对于鬼婴,杨恒自然有办法,只要是准备妥当,鬼婴来多少他都不怕。

      现在杨恒担心的是那背后的人,是否有其他的法术,到时候自己一动鬼婴,那人也许就能够感应到,到时候恐怕又是一场恶斗。

      想到这里的时候,杨恒也是觉得一阵的心惊肉跳。

      以前他在现代社会是一个老老实实的人,现在穿越到这个不知名的世界,竟然开始驱鬼斗法了。

      看来环境果然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思想。

      以前在现代社会的时候,他身后有父母当靠山,所有的一切都是父母安排,所以他省心省事,养成了万事不管的习惯。

      但是现在在古代社会,身旁没有一个人能够辅助他,一切都靠他自己来完成,因此才激发了他的潜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