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地扒下桂琴的裤衩

      “这几个女孩子只能代表一部分的年轻女性,我更愿意称她们为女性的缩影。”

      王大师倒吊在蜘蛛网上,穿在脚上的高跟鞋在上网之前已经脱掉了,高跟鞋虽美,但她需要靠腿上的毛刺吊在蛛丝上,行动自如。

      此刻的她像是蜘蛛网上的芭蕾大师,蜘蛛网是她的舞台,第一只右前腿再一次离开蜘蛛网上的蛛丝,举过头顶,遥指许伟身前的电脑,嘴里的话也没有停过:“男性不同,他们也会讨论赵然的身材,但他们不是想成为赵然的女朋友,而是想把自己的身材练的和赵然一样棒,比如他们。”

      许伟身前的电脑屏幕上的视频和文档同样被存储到桌面下方的任务栏里,一个聊天的截图出现在屏幕上,上面的字也被放大了。

      这是一所大学的学生的聊天内容,他们是同一个宿舍的舍友,有胖有瘦,差距甚大,瘦的年纪最小,像个猴子一样,胖的最起码有两百多斤,坐在床上压的床咯吱直响,甚至上演过压塌床板的喜剧。

      “赵然的身材真棒,我好想要这样的身材。”说这话的是两百多斤的那个,此时的手上还拿着外卖小哥刚送过来不久的炸鸡。

      “你就别想了,天天吃垃圾视频,胖的和猪一样。”这是被叫做“瘦猴子”的寝室成员,他并不在宿舍里,他和胖子舍友是冤家,后面又补刀,放了一条信息道:“不,不对,这不是侮辱了猪嘛,你这明显是比猪还胖。”

      之后两个不可避免的吵起来,其他舍友要么当和事佬,要么添油加醋把事情闹大。

      “你等着,我这就去报减肥班,去找私教,等几个月后,我也是肌肉男一个。”胖子手中的炸鸡也不香了,塞回盒子里,抱着盒子一起扔进垃圾桶里。

      似乎是怕被拉远,其他舍友也在后面打字道:“我也去。”

      “这就是男性与女性思维的区别,这个例子并不能称为男性的缩影,讨论它的只是很少一部分男性。”王大师的第一只右前腿虚空一点,聊天的截图从屏幕上消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浏览器被打开,一个论坛的网址被输入到搜索引擎,一个帖子被打开,里面的人正聊的热火朝天。

      “这才该被称作男性的缩影,他们聊的更多的是超凡宠物的超凡能力,或者说这些能力出现在他们身上会怎么样。”王大师笑着说。

      王景云挤开许伟,霸占了他的位置,俯下身,看向不断刷新的帖子。

      “如果我有小预言术,我一定会成为地球上的首富,买彩票中奖中到手抽筋,挂彩票挂的。”

      后面自然是赞同他的话:“你的想法还真能成功,我看过赵懒懒的采访视频,她可是说过了,预言的时间是未来的二十四小时,我们可以提前一天买彩票,第二天就能中奖了。”

      也有人反驳他的话:“太小家子气了,如果我能选的话,我一定选小松鼠赵阿福的吃货能力,这真是我们大吃货的神技,能吃遍整个地球的美食,最主要的是还吃不胖,更让人向往的是还能拥有八块腹肌,顺带的。”

      他的话赢得一片赞誉,毕竟在大中华区,吃是一种文化,其中有一个留言脱颖而出:“我当时看小松鼠的采访视频,看他撸起身上的毛发后面的肌肉,那是羡慕死了。”

      也有一些猥琐的人盯上了喵01的隐身:“如果我有喵01的超凡能力就好了,光明正大的偷溜进女澡堂,欣赏她们的胴体。”

      “怎么能用‘偷溜’两个字,明明是走进去的,也没有人阻拦。“有同道之人给他竖大拇指,又接着打字道:“欣赏这个词用的好,我喜欢,我们都是抱着看艺术品的目光,决没有半点其他意思。”

      “你们太Low了,能看又不能上手,选小红娘的超凡天赋‘小月老’不香吗,看到漂亮的女孩子,给她们一箭,让她们爱我们爱的死心塌地,予取予求。”有人坐在电脑前不屑的撇撇嘴。

      看的王景云心惊胆跳的,还好,这些超凡能力并不属于这些人,要不然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子的幺蛾子,同时也庆幸有超管局存在,限制那些超凡者胡作非为。

      说不定他们这些有钱人也会沦为超凡者手中赚钱的傀儡。

      他继续看下去,网络上也并不只有想用超凡能力干坏事不走正道的人,也有走正道的人。

      “大狗赵心安的情绪分身和哈齐齐的返祖能力真是搬砖的神技,大狗赵心安一个‘人’要顶好几个人,哈齐齐的返祖也不耐,一下子变大,能搬许多呢。”

      当然,爱猫人士的第一选择是猫国,成为猫的国度的国王。

      “如果我是那个幸运儿的话,我已经选薮猫女王喵则天的猫国,想一想都带劲,成为猫的国王,撸数不尽的猫,再也不怕家里的猫吃醋了,闹脾气挠人,哈哈哈,它不敢。”

      关三爷的超凡能力“媒介空间转移”也获得外卖小哥和快递员等需要跑腿的职业的青睐。

      或许只有火白的“凤栖梧桐树”太过于神秘,太不贴近生活了,讨论的人很少。

      “每一个男人,小时候都憧憬过超人梦,而超凡者的出现满足了他们的梦。”王大师的腿一挥,电脑屏幕上的网站被关掉,她又接着道:“除了女性和男性的缩影外,还有一些人的观点也很奇怪。”

      她的腿在蜘蛛网上跳了一小节芭蕾舞,电脑屏幕上的东西也跟着变,一个叫做“小丑的智囊团”的聊天群被打开。

      上面的人聊天的内容很简洁,往往只有一个问题和数个简单的回答。

      “如何把畸变秘境有剑种的消息传给赵然?”

      “程假。”

      “任务。”

      上面的东西出现在屏幕上的时间很短,只有一霎那的时间,甚至不够给王景云和许伟浏览的时间,女人受到惊吓,一般会拍自己的胸口,王大师学着她们用腿拍着身体道:“吓死了,吓死了。”

      “业务不熟练呀,怎么把扑克会的信息放出来了。”

      她的声音并不轻,没有逃过王景云等人的耳朵,王景云问道:“扑克会是什么组织?是分享打扑克技巧的基友群吗?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我的扑克技术还不耐。”

      “才不是。”王大师的腿再也保持不住优雅的芭蕾姿态,扑克会这几个字是她心中的禁忌,她用悲愤和害怕的语气道:“他们是吃超凡宠物身体的邪恶组织。”

      而就在他们聊天的功夫,有一道人影从其中一台的电脑屏幕里爬出来。

      他的出现,让两个人一超凡宠物脸上露出慌乱的表情。

      两个人是王景云和许伟,一超凡宠物是王大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