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恩怨情仇>

      不过,当他又一次看到云华额头上冒汗地专心答题时,云山下定了决心。

      当年云华考上的就是本科好大学,高考分足足比云山高出了三十几分,最后当了一名普通干部,不也是没混出个人样吗?

      混成了进云松寨被人唤狗咬的傻逼形状!

      生活质量,尤其是物质生活质量,与学历、职业没有多大关系!

      云山大致算了算高考分数,上一世自己是低于本科线一分,考上的大专。这一次就是全力以赴也最多达到云华那个成绩到顶了,不重复原来的生活了!

      那时候不像现在分得那么清楚,也没有985、211院校。那时候就是本科、专科、中专三个等级的划分。

      云山不准备挂线,又不想距离分数线太远,那样脸面上会过不去的,这个分数还真需要他好好滴拿捏一下呢!

      结果是云山计算着分数做题,因为他知道了那一年的高考录取分数线,就保证着距离最低分数线一两分的成绩来做!

      现在对云山来说,想考上不难,想考不上也不难,想考不上又不能差的分数超过3分,这真不容易了,真真地是特么很技术的技术活!

      第一天高考紧紧张张地过去了,第二天天气特别地闷热,太阳一出来,地上就像下了火。

      上午下了考场,云山与云青两人找地方买了点吃的,私下里偷摸着卖个烧饼什么的人,已经出现了,也算是早一批的“下海经商人”吧!

      在路边讨了口水喝的云山,忽然想起来,那一世的今天就在离下午考试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时,应该有一个小插曲,就是自己能装逼的美好故事呗!

      云山正想着如果这一次那个小插曲还来的话,自己一定把那个逼装得更加地像个弥天大逼的样子!

      结果那个小插曲说来就来了,就在他们俩走进考点的大门时,一阵大乱,一堆考生围住了树荫下的石凳子,上面躺着一个女同学,旁边还站着一男一女俩中年教师。

      女教师蹲在地上,一只胳膊揽着女学生的头,另一只手正在轻按女学生的人中穴。原来女学生已处于昏迷状态,脸色苍白,还滚满了汗珠。

      “这可咋办?古雅要是耽误了今天下午的考试可就前功尽弃,太可惜了!考不上又得……

      女老师的话没说完,那个男老师便接过话茬很焦急地说道:“更重要的是咱们没有照顾好她,古大领导会对咱们俩,还有咱们学校都有意见的!唉——”

      “医生来了!大家快闪开!”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围观的学生马上让出了一条路。

      两名女医生很快帮那女同学听诊、检查,可是看似专业,却没有做出救治的具体行动,反而犹犹豫豫地说可能好像是食物中毒,需要赶快送人民医院去。

      云山本来也只是看个热闹的,仅在外围站了站,但是两个医生进去时,云山正好被云青拉着随医生后面往里走了走。

      正好看到那昏迷着的女同学,上衣穿的白短袖,下面是黑长裤,黑凉鞋,这是家庭很不错的!

      看身材苗条,个头儿差不多有一米七二,年龄在十八九,长相俊美,细眉弯弯、睫毛长长,小琼鼻、樱桃口、尖下巴的“狐狸脸”美女。

      一听医生的诊断与决定,云山立马来气了!

      心想:“只知道八十年代初的医生水平低,谁知道特么低成这个逼样?”

      马上他的驴脾气上来了,一改高中生的斯文外表,大喊道:

      “这就是中暑昏厥,咋特么整成食物中毒了,二者真有那么相似吗?从这里再送到医院,人就没了!都闪开,我来救她!”

      云山的这一嗓子可没少惊吓人,在场的几十人全被他给吓住了,瞬间惊得目瞪口呆!云青更是直接被吓得甩掉了拉云山的手,跟被蝎子蛰住了似的!

      人是都被吓傻了,但是他们一个个的目光却是整体化一地看向了云山,不少人眼里还流露出无限的疑惑,心想:

      “这么个英俊的考生,让人怎么也不忍心把他与‘二百五’联系在一起呀!然而他就是!”

      “这人命关天的,你一个考生跟着瞎几把起哄干啥?快找人来抬走她呀!”一个大龄考生很有点居高临下地叫道。

      这时候两位老师和两名医生也都醒过神来,男教师怒哼一声说:

      “治病救人是专职医生的事!你一个考生懂得啥医术?就是学过一点点江湖郎中的三脚猫本事,没有行医证也不能让你胡来!”

      这就有其他人附和道:“就是!你不会江湖行骗到连同学都不放过吧?”

      “你小子是不是看这位女同学长得漂亮,想占人家的便宜?”

      ……

      一会儿把云山说得头上直冒黑烟,几步跨过去,伸出三根手指钳住了女孩儿的皓腕,除了周围有人惊呼外,离得最近的女教师慌忙来阻拦,但没有拦下。

      几秒钟后,云山怒目圆睁地大喊一声道:

      “趁着人还有救,别啰嗦!有一根银针,我就能救她!三根银针更好,会更快让她醒来,还不耽误考试!”

      也许是被云山的气势镇住了,也许是医生无策、老师按人中穴也无效,眼看着古雅脸色越来越苍白,大家一时无语,全安静了下来。

      忽然,一个医生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惊叫起来:“我今天错拿了我师父的医箱,里面可能有银针……”

      她说着就打开了医箱,真的在里面翻出了一个小铝盒,里面有几根银针,看样子不太新,好像很久没用过了。

      云山马上取出三根,先用药棉擦拭两遍,然后针尖向里,三根银针都放进了他的嘴里。

      他要装个弥天大逼,比上一世一根一根工工整整地施下三根银针,要更加地引人注目与惊心动魄!要知道他现在有超过上一世三十年以上的技术了!

      只见他在众人的复杂目光中,对着古雅“噗!”“噗!”先来了个双吐。

      一吐一根银针离开他的嘴,半路上翻一个跟头,由针屁股向前转成针尖向前,温柔地飞翔、精准地认穴,然后果断地扎入古雅的人中穴和曲泽穴。

      深浅完全契合预设,针尾还兀自轻颤!

      紧接着在众人更加目瞪口呆、几近石化的注视下,云山从嘴里捻出第三根最细最小的那根银针。

      对着古雅的葱鼻儿似的纤纤十指,以天女散花的手法,飞速地在十宣穴上扎了十下,快得让人只看见他的手的影子!

      “这这这……多恶心呀!从他嘴里拿出来的银针直接扎进一个小姑娘家的皮肉里……啧啧!”

      “有口臭咋办?”

      “有……有病不就传染了吗?”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