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视频在线看

      闵兴和练婷裳没有停留,一路赶回了练家。

      闲杂人等一律退下之后,闵兴和练婷裳才向练古云通报了情况。练婷裳一再遇绑,让闵兴不得不怀疑。也许练家家丁之中,就隐藏着泄露练婷裳行踪之人。

      他们将门关得很严实,秘密交流。

      当然,秦啸天与整件事情的关联,闵兴和练婷裳都没有说。到目前为止,闵兴坚信秦啸天与黑衣人组织没有联系。与自己的冲突,只是个人恩怨。

      “居然又开始动了。”

      出乎意料,了解事情的经过之后,练古云表现得异常冷静,似乎已有所准备。

      闵兴与练婷裳对视一眼,十分震惊。

      “父亲,难道你知道是谁干的?”练婷裳试探地问道。

      练古云摇了摇头,有些犹豫地说:“你当初被绑架之后,我就已经派人去查了。派出去的人还没有送回新的情报,我还在等消息。”

      闵兴与练婷裳都有些奇怪,练古云的神色明显不对。似乎知道了什么内情,却没有告诉他们。

      “院长,你是否记得自己有什么仇人。婷裳手无缚鸡之力,抓她根本毫无用处。我思来想去,觉得这些人应该是冲着你来的。”

      犹豫了片刻,闵兴直言道。

      练古云看了他一眼,赞同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片刻,练古云神情严峻地转向练婷裳。

      “婷裳,这些天你就待在府里不要出去。我派出去的人应该很快就能调查出结果,等弄清楚了真相你再外出。”

      “是!”父亲的吩咐,婷裳不敢违背。

      于是,这个话题便在此终结了。练古云随后便让婷裳送闵兴离开,二人得令并肩走在了一起。

      “我觉得父亲的反应有些奇怪,看起来,他好像知道是谁干的。”练婷裳憋不住了,有些委屈地说道。

      “那不可能吧?知道是谁干的,还能让你涉险?”闵兴不相信地回道。

      “或许,父亲是想用我来钓鱼。”婷裳嘟囔道。

      “不可能,没有父亲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你只是在胡思乱想。”

      说着,闵兴停下脚步,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练婷裳渐渐展露出笑容,回应闵兴的安慰。

      事实上,练婷裳所言,闵兴也有所怀疑。不过,他并不希望婷裳这样想,这样的做法对一个女孩来说似乎过于残酷了。

      “回去吧,别送了。”闵兴和婷裳道别,劝她早点回去休息。

      出了练家大门,闵兴便加快速度,很快消失在大街上。闵兴相信,既然练古云有把握,自己根本不用担心,结果一定很快就能出来了。

      婷裳望着他的背影,身形渐退,唤人关上了练府大门。

      闵兴回去之后,对常自成只字未提。

      包括秦啸天已死这件事,也没有告诉常自成。

      原本是秦啸天与常自成之间的恩怨,最后演变成他和秦啸天的仇恨。如果告诉常自成,必然会造成他的困扰。闵兴打定主意,要将整个事情埋在肚子里,即使是晴儿和闵俊他也不打算告知。

      秦啸天已经死了,一些没有弄清楚的事实,他打算后续慢慢调查。

      奇怪的是,平静地过了十天之后,常自成居然被莫名其妙地牵扯了进来。

      练古云派人来找闵兴,吩咐常自成跟着一起过来。

      常自成自然是一头雾水,一路上忐忑不安地向闵兴了解情况。院长很少参与到常青藤学院学员之间的事情,单独把人叫去院长室更是罕见。

      对于发生了什么是一无所知,常自成没有心理准备,心情可想而知。

      “闵兴,你猜找咱们过去是怎么回事?”

      在去院长室的路上,常自成迷糊地问道。

      闵兴虽然比他知道得多一些,但是也不知当讲不当讲。院长找他们是为何事,因为有了常自成,闵兴反而不确定了。

      所以,他只能管好嘴巴,木讷地摇了摇头。

      “最近,你可曾惹上了什么麻烦?”闵兴在常自成耳边轻声问道。

      “我能惹什么麻烦,我每天潜心读书,院长总不至于为此特意找我训一顿吧?”常自成尴尬地笑了笑,自嘲地说道。

      “也对。别猜了,到时候自然知道了。”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院长室门口。

      今日,院长室所在的整栋楼都很安静,好像是刻意为了二人的到来而清空了场地。

      隔壁几间原本有人的研讨室,此刻也是一片静谧,陈列摆设看上去像是刚刚把人请走的。

      闵兴和常自成面面相觑,一脸懵晕。

      常自成甚至怀疑有人在故弄玄虚,直到想起是院长要召见的时候,才打消了这个荒诞的念头。

      闵兴礼貌而又局促地敲了门过后,练古云亲自来开了门。

      见到他们两人,院长意料中一般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进来找座位坐下。坐定之后,闵兴环顾四周,这间宽敞的房间,只有他们三个人。

      “闵兴,十天前发生的事情,你告诉过常自成吗?”练古云开门见山,毫不避讳地看着闵兴问道。

      闵兴诧异地望着他,转而又注视一眼迷茫的常自成,嘟哝着回道:“还没有,这件事情我也不知当讲不当讲,您找常自成来,难道与此事有关?”

      练古云面色凝重,郑重地点了点头。于是,他不等闵兴开口,直接对他们说道:“简单来说,十天前,我的女儿被人绑架了。今天找你们来,是因为我想告诉你们,我已经猜到了此事的主谋。这件事情还不算完,背后还藏着更加可怕的阴谋。”

      说完,练古云甩出一卷墨色的卷轴,丢到常自成怀里。

      “你看看吧。”练古云神情肃穆地说。

      虽然一头雾水,常自成见院长沉声命令自己,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他迅速地翻开卷面,逐字逐句认真阅读起来。在他研究的时候,闵兴也悄无声息地靠过去一起看。

      卷轴上画了一张图,看上去有些像是火山的模样。除了这张图,便印着一行行文字。文字大多是四字或三字一组出现,看上去像是某种药方。

      闵兴看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这些文字到底写了些什么。

      “院长,这上面写的,怎么都是些剧毒的东西?”常自成看了片刻,眉头紧锁,抬起头震惊地望着练古云。

      练古云并不意外,点头看着闵兴道:“这是我派去的人在一个破庙里搜到的,黑衣人前段时间一直就住在那个破庙里。”

      “这是黑衣人的东西?”闵兴警觉地问。

      “不知道,要么是他的,要么。”练古云突然顿住了,眼睛在闵兴和常自成身上来回扫视。

      “要么是刘墉的东西。”练古云沉声说出了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

      “刘墉?”

      闵兴和常自成下意识地复述一遍,一时间,二人脸上不约而同地写着疑惑和不解。

      “您的意思,难道是刘墉绑架了婷裳?”沉默片刻,闵兴突然站起身来,提到了这个令人万分意外的答案。

      练古云深吸一口气,娓娓道来。

      “早在当初,婷裳告诉我她被人绑架了,我就想到有可能是他。如果说我与何人有不可解的仇恨,这个人只可能是刘墉。”

      “刘墉曾经是常青藤学院的副院长,他的学识有多渊博,相信你们有所耳闻。可是你们不知道,他对常青藤学院的院长之位有多么的垂涎。一介凡人,就是再有才华也不可能在四族首领手下有多大作为。因此,他把对权力的渴望放到了常青藤学院的院长位置上来。”

      “在他表现出这样的野心之前,我和他一直是要好的朋友,我的女儿也把他当成长辈。在他失了本心之后,一切都变了,他和我的关系也是一落千丈。”

      “事实上,在他消失之前,便已经扬言要让我付出沉重的代价。所以,婷裳出事之后,我很快就想到了他。”

      练古云分析到这里,仰面看了一眼闵兴,闵兴会意地点了点头。

      见闵兴明朗,练古云又看了看常自成。常自成何其聪明,婷裳被绑他当初就知道,院长现在的表述,很容易让他理清楚线索。

      于是,常自成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你们都知道,刘墉失踪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暗中派人找他。直到最近,我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线索。刘墉,很可能已经投靠了蛮族。”

      听到这里,闵兴和常自成大惊失色。

      他们似乎正在向着某种惊人的阴谋靠近,但是谁也无法想象,或者说不敢想象,最终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蛮族?他是要与整个人类为敌吗?”

      由于过度紧张,常自成的手心已经出了冷汗,说话的声音也在微微颤抖。

      “我也不愿意相信,但从我掌握的情报来看,这就是事实。”

      练古云原本惆怅地踱到了窗边,听到常自成的话,他转过头,对着闵兴和常自成二人沉重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