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福利视频

      两人吵闹进门,王一合起手中的书,抬眼笑道:

      “再有两日,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你们这是,听完那说书人的故事了?”

      “师父,可别提了,就是瞎编乱造的,竟然说什么初雪大人,肯定是瞎猜的,不然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过这号人物,师父~~还有,沈墨竟然敢打我,你帮我揍他!”阿九委屈,撇着嘴扑到王一身上,“连师父你都没打过我呢,他就敢打我。”

      王一拿书的手却是动作一顿,眉头皱起,指节泛白,“你说那说书先生竟然提到了初雪大人的名讳?”

      沈墨反应迅速的应道:“是。”

      随后沈墨将那位说书先生说的话,一一转述。

      阿九不解的看向王一,她虽不解世事,但她对自己师父语气变化很是敏感......

      “师父,怎么了?难不成真的有什么初雪大人?”

      王一却是站起身,把手里的书轻轻放在桌上,脸上带着淡笑,轻声说:“看来,这次的武林大会,会很有意思。”

      阿九小脸一冷,她知道,她师父每次这样笑着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都是无情又冷血的,是起了杀心的,所以,恐怕那位初雪大人不仅是存在的,甚至,跟她的师父还是有关系的。

      沈墨问:“所以,那位初雪大人,真的是被囚禁的?”

      王一看着两人,脸上带着笑,可那笑意,不达眼底,轻声解释:“初雪大人的确曾经是在那里存在过,不过,不算是囚禁,只是他心善,不得不留下而已,还有,他是绝不会杀人的,他只会救人罢了。”

      除了他自己,他会救其他所有人!

      除了他自己,其他任何人他都不会伤害。

      即使,是他!

      沈墨撇嘴,“心善?他既然心善又怎么会呆在那种地方,那位初雪大人不是有着医毒圣手之称,他想离开不就离开了。”

      “沈墨,慎言,否则,你的舌头怕是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我......”沈墨刚开口就被打断,

      阿九一巴掌把沈墨后面的话给打回去,两只眼睛狠狠的瞪着他,示意他:她师父这么说话绝对是生气了!沈墨再说错什么话,她师父肯定就会出手了!

      沈墨立刻噤声,阿九开口:“师父,你别生气,沈墨他不也是什么也不知道么,别说他了,我都不知道竟然又这么一号人物呀,师父,那位初雪大人,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呀?”

      王一不说话,只是看了看门口。

      阿九立刻会意,不仅把大门关紧,还在院子里撒了些什么,又进屋把屋门关好,这才求知的看着王一。

      “阿九啊,又不是什么机密,你这也太谨慎了。”王一摇摇头,被阿九的慎重逗的倒是轻松许多,开口道:“那位初雪大人,他就如同冬日暖阳,若非他,我早就死了,若非他,只怕那些年孩童的骸骨都能堆成山了,只要你们知道他是绝不会伤人的变好,别的你们也不用知道,这次竟然会有这样的消息流传出来,想必,是还有其他的幸存者......好好活着,不好吗?为什么总有人不惜命?!”

      王一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很轻,轻到让阿九打心底泛冷,轻到,让沈墨觉得他又回到了当初濒死的黑暗中。

      “师父......”阿九下意识的拉住王一的手,似乎在说,师父你还有我。

      王一攥紧阿九的手,笑道:“放心,我只是想要把人揪出来而已,看看到底是谁,敢这么故意散播消息。”

      想来,那说书先生能知道那么多,还刻意的一路宣传过来,现在想来,恐怕是被人教好了。

      她们前往的望州城不过四个城门,对应的也不过四条管道,而这四条官道上的城镇不少却也不算多,所以,到底是不是有人刻意安排,她们只要稍作打听就好。

      王一看向沈墨,道:“沈墨,你出去打听一下,跟我们不一样方向过来的英雄好汉,是不是也好巧不巧的,遇到口才这般好的说书先生,等你回来,有了结果我再跟你们解释。”

      沈墨立刻应下,转身走了出去,不过......

      “完了!”阿九大喊一声,刚往外追出一步,就看到沈墨僵在门口,缓慢的回过头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阿九尴尬的说:“我忘了,院子里我撒了药粉,不吃解药就会......咳,中招。”

      王一捂脸......她徒弟有点憨,怎么解?

      于是,最后变成了王一亲自外出打探消息,阿九把沈墨硬拖进屋,等他的药效过去俩人再出门去找她。

      仍是那座酒楼,只是,王一这次却不是以客人的身份进去的,而是......

      “你这姑娘,也不看看咱们这是什么地儿,你这不知道从哪摘的野花怎会有人买啊,快快出去吧。”

      店小二不耐烦的冲着刚进门的王一喊道。

      王一怯懦的往后退了一步,可怜巴巴的看着店小二,臂弯里的花篮却被她楼的更紧了,脚尖摩擦着地面.......

      一名酒客笑着调侃道:“小二啊,看这位姑娘的花篮,花朵类型不少,颜色又极为艳丽,你就别赶人家了,我刚可瞧着不少姑娘上了二楼啊,倒不如让这姑娘去楼上试试,看有没有哪位女侠稍施援手,然后就给这位姑娘的花都给包了呢。”

      店小二为难,王一所扮的卖花女却立刻开口求道:“您行行好,就让我去转一圈吧,就转一圈,要是没人买,我立刻就走,您看行不行?”

      “你.....行行行!你就转一圈啊,转完一圈就得走,听明白了吗!.”

      “好好,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卖花女感激的挎着花篮一张桌子一张桌子的询问是否有人要买花,大厅问完又上二楼,一间包厢一间包厢的询问过去,问了一圈之后,她花篮里多了些银钱,花儿,倒是剩下没几朵。

      临出门前,那位给她行了方便的店小二手中被悄悄塞了些铜钱,两人都是一笑。

      再出现时,王一已经换过了衣衫,一身白色纱裙用金色的丝线勾勒出淡雅白芷,一条水蓝软纱于腰间盈盈一系,锦绣梅花荷包松垂,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再加上那如瀑青丝,微风一吹,真真是,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只是那肤色却过于苍白,生生将这位仙人拉下凡尘。

      其实,她并不美,只是她的身上有种遗世独立的气质,让人很容易忽略她的样貌,而觉得她如莲如梅亦如兰。

      只是,无人知晓,这是她这些年来,第一次以她本来面目游历人间。

      她踏进酒楼的瞬间,便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有好奇有探究,还有,不解。

      不解,她这般的气质佳人,怎会进来这醉酒之地。

      只见她从腰间解下那荷包,掏出几块碎银,慢声细语的说道:“请店家为我找个好些的位置,再将您这里招牌酒菜给上来,先将钱给您付了,多了您留着,少了您再跟我说。”

      嘴上虽然那么说,可王一心里明白,那些银钱,足够了。

      水波流转,一一扫过大厅内的众人,巧笑嫣然的随着那位店小二上了二楼,进入一个角落里的包厢,许是因为这里视野不好,她之前来的时候,这里就是空的状态,想不到,反而被她占了便宜?

      却不曾想,酒菜不曾等来,倒是等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少爷,里面那位气质清冷,如世外谪仙,天上仙子下凡,您肯定会喜欢!”一人谄媚的说道。

      “哦?”另外一人语气中顿时充满兴趣,再开口便带了些其他情感:“若真如你所说,本少爷大大有赏!”

      包厢门被打开,一位身着锦衣,腰系玉带,脚踏厚底金丝勾纹黑靴,手持一把雅致玉扇的公子走了进来,他的身材修长,脸庞光洁白皙,一双桃花眼光眸流转,鼻梁高挺,嘴唇微微向上,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放荡不羁的气息,同时又张扬的透露出他艳丽贵公子的身份。

      王一眸子微眯,道:“公子何事?不知公子可是走错了房间?”

      却听那人兴致十足的说道:“嗯,嗓音初听婉转柔和,再品却是柔中带媚,细品,只觉天阔云舒,如和熙春风,虽这脸蛋不娇不媚,但只看这身条却也是一位可人啊。”

      王一眸光泛冷,站起身,走至门边,厉声道:“公子自重,小女子并非一人前来,若是公子再出言不逊,您怕是要受些疼痛了。”

      她声音不小,当即楼下有人喊道:“你这人竟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孟浪,当真不知羞耻吗!”

      却被旁边的人一把压下,低声道:“好汉莫要多管闲事,这人身份可是不好认,如今督办武林大会的那位,他的独子,楚璃澈!”

      楚家独子,传言,爱美人不爱江山,与其父简直是没有丝毫相像之处。

      其父武功高深,他却不过花拳绣腿。

      其父为人光明磊落洁身自好,他却最喜爱流连烟花柳巷。

      更有人传,其父不好女色为了后继有人才有了他这位楚家独子,可是他,却是自小身边便是美女成群。

      虽如此,却从未有人传言他曾做过强抢良家之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