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男同1069GAy

      陈冲一动不动,仔细听着众人的讨论。

      只听一人赞道:“鳌少保不亏是咱满洲第一勇士,你们看那些断肢,怕不是被生生扯断的?”

      年轻八旗兵捡起一只断手,仔细打量一番,随即面带鄙夷道:“果真是扯断的,这些瘦胳膊瘦腿儿的南蛮子,还敢来捋他老人家虎须,也真是不知死活!”

      说罢,他将残肢抛到车上,狠狠往上面啐了口浓痰。

      鳌少保。

      满洲第一勇士。

      天地会。

      陈冲咂摸着这三个词,已经猜到了自己所处的时代。

      有鳌拜,那证明是清朝,鳌拜还没死,不是顺治年间,就是康麻子还小的时候。

      正在他猜测具体年代时,八字胡老兵油子又开口了。

      只听他说道:“你们晓得个甚?这些天地会的反贼,个个都是高手,也就是鳌少保武功盖世,若换做旁人,早被这些反贼杀了。”

      武林高手?

      陈冲心中一动,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忙集中了注意力。

      年轻勇卒显然不信,举着一条大腿问道:“就这?这还是武林高手?”

      老兵油子摸着唇上八字须,言之凿凿的说道:“鳌大人‘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早已练到刀枪不入的境界,若非是高手,哪敢来刺杀他老人家?不过看这场面,明显这些天地会高手,也不是鳌少保的对手。”

      见年轻士卒一脸不信,他冷哼一声,面露鄙夷之色:“你不知道也正常,连丽春院都没去过的小子,还能知道个甚?”

      年轻士兵哑了火,陈冲心中却翻腾起来。

      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

      丽春院?

      莫非自己所处时空,根本不是历史世界,而是电影版《鹿鼎记》世界?

      他悄悄转动脖颈,四下打量周遭景象,眼前这血池地狱般的山谷,慢慢和《鹿鼎记1》开头时,天地会埋伏鳌拜的那处地方重叠起来。

      没错了,绝对是星爷版《鹿鼎记》的世界!

      有些不妙啊!

      虽然这部电影是搞笑片,但再搞笑也是大清国啊!

      自己既不是魂穿、又没有户籍,加上一脑袋圆寸,还和天地会的死尸躺在一起。

      这不是反贼,又是什么?

      “那几个,仔细点!”

      正在他恼火的时候,那矮壮汉子又叫喊起来:“不管死没死,都照胸口戳一枪,别留下漏网之鱼!”

      听到这话,陈冲顿觉寒毛直竖。

      好家伙,这是不给自己活路啊!

      天色越发阴沉。

      乌鸦饥肠辘辘的在低空盘旋,见下方的人似乎不在意自己,这才小心翼翼的落在马车上。

      它们实在是饿极了,在飞快啄食血肉的同时,那对比羽毛亮、比鲜血红的眼珠,还在机警的注视着收尸人。

      “呱——呱——”

      叫声再次惊醒陈冲,他强自镇定下来,见收尸队离自己还远,暂时松了口气。

      看着一个勇卒将枪头戳进死尸胸口,男人脑中疯狂思索,寻找着脱身之法。

      藏?

      放眼四周,没有任何遮挡之物,哪儿有地方躲?

      跑?

      那头目的坐骑膘肥体壮,一看就是一匹好马,自己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条腿?

      再说了,即便自己跑掉了,在鞑子的统治下,除了进深山当野人,还能跑到哪里去?

      降?

      这个念头刚生出,陈冲便将其否决。

      有事没事就下跪,一天主子、奴才、嗻嗻嗻,要是今后都要过这种日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么看来,就只剩一条路了......

      捏了捏拳头,陈冲看向领头军汉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杀意。

      这队勇卒一共十三人,除了领头着棉甲的头领,其余的都不怎么悍勇。

      如果能先杀了头领,其他的小卒子,倒也不用害怕。

      他这么判断,并非狂妄自大,而是有着自己的底气。

      陈冲的高中成绩并不理想,拿到巴大特招名额,还是因为校考老师见自己精修八卦掌,能帮学校打青年组和大学生组传武赛。

      三年大学生活,各种比赛打了近百场,经验倒是不欠缺,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怕自己临了下不了死手。

      比赛时都是点到为止,即便争名夺利,也没人真下死手,毕竟法治社会下,乱来可是要坐牢的......

      噗!

      尸体胸腔被戳透的声音,让陈冲心中一冷,随即下定了决心。

      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在浓郁的血腥气刺激下,陈冲的战斗欲望,也越发强烈起来。

      武协认证的金虎六段,对上这种军中厮杀汉,到底谁更厉害?

      待会儿就知道了。

      随着心跳声越来越大、浑身皮肤越来越热,他知道,自己身体已经进入了兴奋状态。

      死死盯着鞑子兵的动态,男人开始以极小的幅度,活动着身上的关节。

      ————

      八字胡揉了揉肩膀,将半具尸体扔到车上,同时不动声色的将几枚铜钱收入囊中。

      作为一个老兵油子,他很清楚什么时候能偷懒,什么地方能捞好处。

      比如远处那两具尸体,看上去虽然有血迹,但那叠在一起的动作,就表明实际上可能不简单。

      前面那人拿命挡住后面的人,除了被挡住的人身份更高,他实在想不出其他理由。

      或许,这是个有油水的主?

      心中这么琢磨着,便拉着马车往那两具尸体走去。

      摸了摸腰间烟袋,他心中作出决定:如果从这俩倒霉玩意儿身上摸到东西,就犒劳自己一下。

      不抽他娘的一锅,这臭地方谁呆得住?

      “吁——”

      将马车横在尸体前,八字胡弯下腰,将上面那具尸体扯到了一边。

      正准备开始摸索,他忽然心中一突,底下那死鬼的面色,怎的这么红润?

      不对劲!

      他下意识就向腰刀摸去,不过却已经来不及。

      陈冲双手从八字胡下颌往上一顶,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眼前人便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

      抱着死不瞑目的尸体,陈冲有些难以置信。

      这就死了?

      怎么一点儿感觉也没有,紧张和不适呢?

      摇了摇头,陈冲深吸一口气,让血腥和脏腑的气味充斥鼻腔。

      味道虽然难闻,但却让自己精神更坚韧。

      他矮身从马车缝隙看向远处,十二个八旗兵各行其是,对这边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见无人注意自己,又有马车做遮挡,男人立即开始更换八字胡的衣服。

      对方人多势众,陈冲没有任何单挑的想法,毕竟八卦掌也不适合正面强攻。

      师傅教功夫的时候,就说的很清楚——真打起来,能用兵器,尽量不要空手,能偷袭,尽量不要打正面。

      对那个八旗兵首领,陈冲准备贯彻这个思路,给他来个突然袭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