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在线观看迅雷

      对顶山位于平郭县城东北十五里外。据说在远处从某个角度看上去就像两支公牛对着顶架一样。

      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直观的话?

      喝过红牛吗?

      对!就是那个喽狗的造型!

      夹龙道就是两支牛鼻子对着的地方中间的那条缝儿。直线距离不超过一百米是两座山崖中间夹着的一段略微有点小弯儿的狭窄山路。

      正常情况下只能容得下一辆普通的马车通过。经常走这里的人为了避免两辆马车在中间碰到一起走到这段路两头的时候都要停车等上几分钟并大喊几声确认对面没有人才能通过。

      因为这个原因以前这里曾经经常发生土匪抢劫过路人和客商的事情。

      据说后来有一个狠人把一伙儿经常在这里抢劫的土匪抓住之后。把一百来个土匪全部带到这段路上用海刑处死。说白了就是把人一顿乱刀给剁成包子馅了。

      传说当时那些土匪的血肉铺满了这段路。从那之后土匪们再也不敢在这里拦路作案了。

      当然,百姓们也不敢在这附近住了。虽然因为某种原因这里依然是从襄平到平郭县的必经之路。几十年过去了一些胆子小的人还是宁可走水路多花费三倍的时间。

      所以这条路上平时走的行人和车辆并不多。只有有急事的时候人们才会选择从这里经过。当然也有胆大不信邪的每次都会从这里走。就比如正骑着一匹青色的大骡子走在山路上的赵三顺。

      前两天接到阮丹的信,说是长安方面要派一位督邮到各地盐场检查工作。而这次派来的人阮丹确认是朝中最有权势的中常侍张让的亲信。如果能通过他搭上张让这条线儿,对两个人的私盐生意将很有好处。阮丹因为怕自己搞不定这个家伙所以请赵三顺马上到平郭商量对策!

      就这样张三顺从拴着二十多匹好马的马棚里,牵出一匹青色的骡子骑上就往平郭赶来。因为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被人袭击之类的事情。赵三顺一直以来都对辽东的社会治安很有信心。

      即使这次周仓和裴元绍都不在。他也没有多带几个随从的保镖。只带了四个背着背囊的伙计。

      他们的背囊里是为了对付那个从京城来的督邮准备的金条和珠宝。如果不是这样,赵三顺连这几个人都不想带。

      要不是带着他们,赵三顺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在阮丹的家里和他对弈了。

      眼看前面快到夹龙道北口了。赵三顺回头看到那几个伙计还在身后很远的地方。无奈的摇摇头,跳下骡子把拴在路边的一颗树上。取下骡子背上的草料包打开让骡子吃点草歇歇脚儿。

      然后,自己拿个小马扎儿放在树下坐着乘凉。

      离他一百多步的夹龙道崖顶,几个蒙面人藏在一块大石头和几颗小树后面。

      有一个人伸长身子往外边看了一眼,缩回头对另一个蒙面人说:“大公子,那边好像来了一个人!您看一看,是不是您要对付的人。”

      另一个蒙面人正是公孙康。他起身顺着手下手指的方向,往北边山路上看。

      果然看到路边树上拴着一匹青色的骡子吃着草。对面另一棵树下坐着一个人似乎正在等后面的同伴儿。从那略显消瘦的身材来看正是自己的对头赵三顺。

      公孙康对手下吩咐道:“都准备好!”

      手下十几个人听命之后就忙活起来。有人拿出了弓弩和箭矢。有人抽出了刀。还有人抱起了石头。

      赵三顺坐在树下等了一会儿,四个随从赶了上来。赵三顺让他们拿出吃的东西先休息一下打打尖。

      有人拿出大饼卷上腌肉先给赵三顺拿过来一卷儿。看赵三顺咬了一口之后。几个小伙子才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赵三顺吃完大饼起身到了大青骡子跟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豆子喂给它。

      大青骡子吃着豆子,赵三顺一边摸着它的鬃毛一边看四周的风景。

      过了一会儿,几个随从吃完了饼,重新背起背囊准备上路。

      赵三顺对他们说道:“先不用着急!你们几个再多歇一会儿,睡个午觉。”

      几个小伙子听话的在路边铺上草席躺下来枕着背囊睡觉。赵三顺也靠在一棵树上开始闭目养神。

      这时节正是七月酷暑。天气闷热的连刮的风里都带着一股热气。

      赵三顺他们待在山路两旁的树荫里都觉得有点儿闷热。公孙康一伙儿待在光秃秃的崖顶,那滋味儿就不用说了。

      干等赵三顺也不过来。公孙康热得取下脸上的蒙面巾。一边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水壶喝着水一边让人给他扇着风。可那破草帽扇出来的风不但一点都不凉快儿还有一股汗臭味儿。公孙康心情变得更糟了。要不是身处荒山野岭而且等一下还用得着这些人。他恨不得现在就把那冲着他露着一口大黄牙傻笑的蠢才一刀给劈了!

      心里正发烦呢!听见旁边另一个手下说:“大公子,人好像不见了!”

      “什么?”

      公孙康一骨碌爬起来到崖边上往赵三顺之前的位置看去。

      只见那里本来或躺或坐在路边休息的人早就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几个背囊和草席还放在路边。

      公孙康一把抓住说话的那个手下:“不是让你盯着吗!人呢?”

      “公子,刚才还在的。我就拿个水的功夫就不见了!”

      那人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汗回答到。

      “蠢货!”

      公孙康气得真想给他个大嘴巴。可看到他脸上油腻腻的一脸臭汗又把手放下了。

      就在那人心里躲过这顿打高兴的时候,公孙康忽然面色一狠,拔出刀来一刀扎在那人胸口。

      在他震惊的目光中,一脚把他踹倒在地。看着他滚进旁边的坑里没了动静。公孙康把刀一晃,对剩下的人狠声说了一句:“跟我下去追!”

      下到山下,公孙康派人问了在南道口外盯着的人。确认没有人从夹龙道通过后,认为赵三顺一定是发现不对回身往北跑了。

      到赵三顺几个人刚才休息的地方查看了背囊。发现里面的金银珠宝都在。更坚定了公孙康,赵三顺正在逃跑的推断。

      喝止了要拿背囊的手下,公孙康带着人骑着马又往前追了三里多路。始终没看到赵三顺一行的身影。

      眼看出了对顶山到了平原地带了。远远望去还是没看到赵三顺。

      公孙康停下想了半天,突然狠狠地拍了自己脑门一下。

      “嘛的!上当了!跟我回去往南边追!”

      说完拨回马头,又按原路回去往南追赶。到放背囊的地方东西果然都不见了。

      公孙康火撞顶门,失去理智之下直接带人冲进了夹龙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