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杨辰

      土间埋脸上略有不解,但还是如实说道:“今天一开始的见面,挺尴尬的……”

      听到这,土间总悟摆了个停的手势,尴尬?怎么会尴尬?自家妹妹只要不摆出那副团子样,就不可能尴尬!

      一定是土方做了什么吧,他肯定做了什么吧!果然,那种男人就该用蛋黄酱加毒药药死吧,世界之癌啊,要是在不弄死他,土间总悟怀疑自己会毁掉世界的,不开玩笑,认真的!

      “埋醤,是土方那家伙要求你做什么,让你感到尴尬吗?”一边想着,土间总悟一边漏出更加核善的笑容看着自家的废物妹妹。

      似乎意识到事情不对,某只团子埋终于出声:“欧尼酱,你以为都是怪谁!”

      说着话,土间埋指了指自己的脸。

      “说到底,这些东西是谁画上去的啊!,说到底,我是为什么要请假待在家里啊,要是不请假待在家里,我也不会手贱去氪……”

      听着仓鼠埋的抱怨,土间总悟摸了摸下巴,再仔细打量了一会自家妹子,眉清目秀,就算不打扮也是一股女神范,底子一流,这点很好,随他。

      当然。

      这要忽略掉左脸上的小乌龟插画。

      右脸的九宫格。

      左眼上的大圈圈。

      以及脑门上的正方形等等

      ……

      忽略掉那些涂鸦,小埋也成长为一个大美女了呢!

      话说,那些涂鸦是谁画上去的呢?土间总悟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欧尼酱,在亲爱的妹妹脸上画涂鸦,导致妹妹不能去上学的过错……”仓鼠埋稍稍反应了过来。

      啊!原来是我干的?土间总悟以掌拍拳,恍然大悟,此世之恶已然找到,不过……耍耍赖吧,诶嘿?

      等等!

      “愚蠢的一抹多哟,你难道忘了,是谁昨天想要挑战大魔王,然后在对战上整整输了二十把?是哪个愚蠢的一抹多说,输的人,要在脸上打标记?”

      土间埋:“……”

      鬼知道老哥这么强,而且,老哥不仅强,还直接不管上课与否,就给她脸上涂鸦了,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不过,她还是赢了一局,一想到老哥今天的自我介绍,她就充满了愉悦,自家老哥什么都好,但是……

      明明才在远月没读多久,绘里柰那家伙!!!

      拖老哥的福,小埋跟绘里柰是好朋友,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知道,绘里柰那家伙虽说提起自家欧尼酱就咬牙切齿,一副被愚弄后想要报复回来的模样。

      但是。

      仓鼠埋知道,才不仅仅是那么简单,绘里柰对自家老哥深有好感,就连那个秘书子都知道,只是绘里柰一直在回避着而已。

      可恶啊,明明以前是那么没用的老哥……

      明明那么抖S……

      明明说过了,这一次,换他来守护她!

      为什么还要招惹别的女人啊?

      幸好,昨天有她仓鼠埋赢了土间总悟的记录,这才能让欧尼酱按她说的办,在她给出的开场白下,嗯嗯,别说女生了,只怕连男生都不会接近欧尼酱了。

      虽然有点小过分就是了,不过以老哥的聪明才智,肯定会有解决方法,依据就是,欧尼酱清醒后第一次上小学时发生的事!

      所以小埋觉得……自己算是大胜利!

      回过神来,看着脸上依旧在装傻的土间总悟。

      某仓鼠埋一脸幽怨,然后……不出她所料,幽怨限定JPG下,自家欧尼酱再一次怂了,装傻的表情已经不在:“埋醤,到底今天发生了什么,请务必告诉我!”

      “今天啊……”仓鼠埋陷入了回忆。

      大约是两个钟头前。

      “叮咚,叮咚……”吵闹的门铃声叫醒了睡成团子的少女:“谁,谁啊!没看到人家正要通关《恶魔剑舞》只差一步就能打倒国王了?”

      做梦还在玩游戏的少女呢喃!

      “叮咚,叮咚……”梦话并没有打断门铃,吵闹依旧还在。

      “真是的,来了,来了,欧尼酱明明说过,搬到这里没有通知人什么的……”少女揉了睡眼,一边上前开门漏出笑颜道:“不好意思,报纸,保险,我们都不需要哦……”

      众所周知,在日本,报纸,保险什么的推销上门,那是多的一皮。

      土间埋敢保证,她这副笑容,绝对是拒绝的笑容。

      然而,现实是……

      “小,小埋?”某个帅气度堪比走红的小鲜肉,叼着烟卷的土方先生正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想起什么的土间埋。

      “嘿嘿,认错人,不是我,你找谁?”某只仓鼠埋慌了,装傻三连,顺带着将自己暴露了,话说,什么叫不是我。

      等反应过来,她才连忙要把门关上。

      只是……

      土方毕竟是久经道场训练的强者。

      好不容易进了屋子。

      土方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小埋,你脸上那是什么,霸凌吗?现在的校园霸凌已经过分到了这种程度?”

      土间埋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暗道:“话说,这玩游戏被自家欧尼酱屠灭后,画在脸上的涂鸦,能不能算做霸凌?”

      “总悟那家伙还不知道这件事吗?”见仓鼠埋久久不语,土方继续追问,看起来很是着急跟愤怒。

      土间埋:“……”

      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就是那家伙亲手画上去的啊!

      尴尬……

      小埋感觉,家里的氛围一度十分尴尬,要是说出了真相,一脸愤怒的土方大哥会尴尬哭的吧?一定会哭的吧……

      只是。

      事情总有坦白的一天,某些时候,小埋还是很老实的,如果是抱怨的话。

      然后。

      土方他“抱,抱歉,我真不知道是你们兄妹的娱乐之举,那个霸凌什么的……”

      “是霸凌,这是欧尼酱对可爱妹妹的霸凌!”

      两人说着话,土方再一次看了仓鼠埋,并试图为某人开脱:“咳咳,总悟那家伙有时候是稍微过分了点,不过单以艺术性来说……”

      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眼仓鼠埋,土方抱着头蹲下“不行,我,我的良心让我编不……”

      此时。

      某仓鼠埋觉得,自家老哥是对的,土方去死吧!什么叫你的良心,土方这种生物!果然乖乖的给我待在三途川不好吗?

      无视掉这段情绪。

      土方正色起来:“呜,我也是刚听说总悟从远月退学了,有什么原因吗?就算是远月,但如果是总悟那家伙的话……”

      “那个,欧尼酱说,不想提远月那边的事,而且,搬来这边,是他深思熟虑的考量,土方大哥有什么问题吗?”小埋歪了歪头道。

      看着一脸天真(无视掉污迹后)的仓鼠,土方喝了口茶:“算了,原本还想提醒他让你注意一下,最近这一带出了几个不良,不过,到也不用过分担心,我会解决的,就像当初你哥哥一样,将这一带,再次彻底纳入近藤道场的范围!”

      再次喝了一口茶,土方便要离开,但想了想,又留言道。

      “等总悟回来,通知他一声,这一次,近藤道场的名头就由我——鬼之副长土方十四郎背负了!”

      等到了门口,他顿了顿,才扭过头道:

      “小埋,跟总悟说一声,既然回来了,有时间就回近藤道馆看看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