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实现

      老二杨巧怒目圆睁喝道:“你们居然敢和我们炼魂团天牢星分舵作对,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这句话倒是真的,炼魂团走遍大江南北,无论哪个帮派,只要披风背负一个“煉”字,从来都是欺负人,哪里有被先声夺人的道理。

      尖下巴的老三杨云道:“大哥,这两个妞一个窈窕妩媚,一个温婉可人,一看都是细皮嫩肉水性杨花的黄花闺女……”

      老大杨病朝天拱手,言辞正色道:“圣史慈悲为怀,见我们兄弟奔波劳苦,特地赏赐两个小美人,待我将她二绝好好调教,让众兄弟好好享用享用!”天牢星众弟兄整齐划一的喊道:“多谢大哥。”众人声如铜钟,震得山洞呜呜作响。

      子华和韩水谣大感苦恼,虽然刚才强行救人,不过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过招之间,便可感知自己功法明显稍逊一筹,子华唯有抡起大刀,刮起狂风,但便好像盆水救不了火,竹篮打水一场空。

      同样,在杨氏三兄弟看来,亦是觉得子华空有架势功力一般,不过尔尔,非厉害角色,三人毫无客气下死手狂轰猛炸,子华弹指间满是累累伤痕,韩水谣将手中褐火纷纷射出,亦毫无作用,四人被逼到角落,子华虽然伤势不重,只是护住姜朽禾和黎疏绵已有些吃力。

      姜朽禾摁住伤口,忽然低声道:“你们带她走,”随后立即提气,大喊道:“看老子杀威棒!”

      炼魂团诸人又是一愣,这呆子就像市井无赖打架,也敢来送死,姜朽禾不知道是冲的太猛还是杀气太盛,踩漏一步,跌了个狗吃屎,一阵哄堂大笑过后突然一片寂静,姜朽禾也是莫名其妙,猛然看到自己的木棒居然狠狠插在敌人嘴里,自己则将他扑在地上,难怪一点也不感觉痛,他连忙想抽出木棍,却发现其中崩裂的木渣丝紧紧的扎在那人咽喉处,十分惊愕,不由自主得往后退了几步,不知道是喜是悲,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他终于杀了人,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是那么清清白白,一点也不凶,但是眼里却满是对方喷出来的血,渐渐将那手染红,白皙的手掌缓缓变色……正在发呆之际,对方已是长剑直取他咽喉,忽然被人一拉,是韩水谣,姜朽禾缓过神来怒道:“还不快走!”

      “又想自己逞英雄?”韩水谣摇了摇头笑了笑,将一颗药丸塞入他嘴中,口中念念有词,姜朽禾见到在她肩上的大橘也是默默暗念,芳华刹那,杨病杨巧杨云三人好像头晕目眩,捂着头四肢不稳,片刻如同灵魂出窍,杨病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看了团中其他弟兄也是抱头倒地,嘶哑的恨道:“快,走!点子会妖术!”三人不顾左右,忽然一跳,土居然如泥浆般融裂开了,韩水谣和姜朽禾看对方在眼皮底下突然土遁也是一呆,姜朽禾还捡起木棒往地上一撮,那木棒经过多次撞击一敲地上的岩石啪啦一下断了两节。

      天牢星分舵的秘籍便是“潜渊缩地”,瞬间地面只留下几个功力浅薄的弟子。

      韩水谣一把抓住一人衣领问道:“小子,你们来这个洞做什么?”

      “大英雄,大侠女,求求你饶了我!我只是教中普通弟子,根本不知道根由!”

      韩水谣将怀中丹药一塞,俏皮道:“这下你知道了吧。”

      “知道知道了!”那人显然好像真的是教中混混,只觉得丹药又苦又臭绝对是大大的毒药便撬开嘴巴,连珠带炮的解释道:“我们是炼魂团中三十六天罡星座下第三十二分舵天牢,我们奉命前来这个洞斩妖除魔,猎捕?怪,至于教团有什么用处,小子着实不知,求女侠饶命,饶命……”

      韩水谣将他往地上一扔,便转身扶黎疏绵,四人一同走出洞口,子华搀着姜朽禾,忍了半天等到坐下,憋不住问道:“韩姑娘,适才,那弟子不是已说出来由,何故不给其解药,虽然炼魂邪教……”

      韩水谣看着途中泉水哗哗啦啦流个不停,干笑道:“没想到你对人倒是满慈悲的……我这一路走来,听说过炼魂团不少传闻,就算给了他解药,他也活不了多久,还不如毒死了痛快。”

      子华忽然严厉道:“韩姑娘,这是两码事,你救了他是你积了功德,他们教团怎么对他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韩水谣呵呵笑道:“你难道还要叫我折回去留下解药不成?”

      “如此甚好。”

      “放心,那是‘牛黄番泻草’,润脾通便,对消化有好处,本小姐还舍得不给呢……回城吧,大善人……”

      四人回到县衙府邸,黎香君黎大人看到自己的孙女面无血色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得知姜朽禾舍命相救也是连连作揖,说不出的歉意和感激,还送了一个香囊,“姜小哥,多亏你了,这是绵儿双亲留下的香囊,也算是一件微小法器名曰‘育珮’,俗称蜜蜡,可以避免胀痛……”

      姜朽禾看他很是诚恳,看起来也不算贵重物品,加之近几年身居山林,难免受虫蚁毒害,不收下也是悖于人情,搏他面子,便毫不客气的受之无愧了。

      黎疏绵受不了祖父的百般呵护,便轻声说道:“我不碍事的,爷爷别担心,修养几日便可。”

      黎香君道:“绵儿,你功力尚浅,你爹爹嘱咐过,‘涤魂荡魄扇’虽然奇异,若无功力不可轻易使用……”

      “等我去南正宫找到爹爹,就可以……”

      “你还是要去?”

      韩水谣在一旁笑道:“县令大人放心,有我韩女侠护着,你孙女不会有事情的。”

      “哎,我这孙女从小倔强,和他父母一个脾性,做长辈的,只希望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便知足了,我知道韩小姐并非胭脂俗粉,觉不喜欢什么寻常金银首饰,说来也巧,前些天有友人送来一物,名唤‘水玉’,听闻最是有修炼灵力之效,也是加持圣物,与小姐最是合契,还望小姐笑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