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传媒app下载免费

      有这阳间朋友的源夕雾先进行了临时转移, 地点是一处荒僻的公园。咒鸟拱卫着,为探听四方的消息,被英灵凭依之后, 这一能力更是抵达了恐怖的程度。

      “那么, 来交代吧。”

      雨生龙之介只听这名黑紫瞳的少女说道, 语气冷淡。

      “交代……什么?”

      雨生龙之介黑『色』的眼睛微微闪动, 少女英灵见如冥顽不灵, 缓步靠近。在雨生龙之介以为她要是用什么魔术来『逼』迫自的时候, 这少女轻轻托起了的手, 然后干脆利落的掰断了三根手指。

      “啊啊啊啊啊!!!”

      大脑仿佛在剧烈的疼痛中突突跳动, 眼前的世界一下就被涕泪模糊,雨生龙之介在泥地上挣扎着, 少女英灵就冰冷俯瞰着。

      “圣杯战争即将始, 我的耐心并不怎么充足。”源夕雾轻声说道,“或者说,从一始道你名字的时候, 我对你的观感就已经跌破底线……请不要侮辱‘龙之介’这个名字。”

      芥川爱又靠, 这伙怎么偏偏跟芥川重名,明明不是什么常见的名字。

      雨生龙之介痛涕泪横流, 还要被指责名字, 现在已经完全不觉这少女了, 这是个魔鬼!种种手段简直像是……像是……

      “从你刚才所说的话始交代, 你好像一始就有想要召唤出的英灵?好像还认识的样子?这很奇怪。”源夕雾缺乏高光的黛紫眼瞳锁地上的雨生龙之介,“请告诉我吧。我不怎么喜欢刑讯,但是这一课也不错。”

      这个英灵究竟是何方神圣?种种手段简直像是黑-道物!

      过了大半个小时,被掰断八根手指的雨生龙之介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源夕雾在脑海中收拢情报, 若有所思。

      重生。

      雨生龙之介居然是一名重生者,在重生之前,正看着被召唤出的海魔手舞足蹈,有用枪打中了。雨生龙之介就是从那一瞬重生而来,现自居然回到了圣杯战争始的七天前。现在还无解释为什么雨生龙之介会回来,也许是另一个caster想要救也不一。

      源夕雾不再对雨生龙之介重生的原因多做思考,只觉这个空降的御主简直太有用了。重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未卜先!雨生龙之介的记忆一直到圣杯战争第五日夜晚,虽然更多在意自的所谓艺术乐趣,原caster却对saber颇多关注,也零星会透『露』一些其阵营的消息,源夕雾谓是占尽情报先机。

      源夕雾并未因意,反而陷入纠结之中。

      在想,是否真的有必要争夺圣杯。

      紫式部只想借机会见一面,没有对做出任何要求。而除了脱离森先生的控制,源夕雾没有什么强烈的愿望。夺圣杯,向这个万能许愿机许下愿望,固然以加速这一过程,却依旧算是走捷径。要想走捷径,源夕雾大直接答应彭格列的招揽,那实非所愿。

      而且,对“万能许愿机”这样的说,没有半点好感。想要什么,应该靠自的劳动(加班)创造,去渴求虚无缥缈的许愿机会,就算灌注进来的魔术识如肯的告诉圣杯有等能力,源夕雾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

      正当左右权衡的时候,雨生龙之介突然颤抖着口。

      “我已经回答了你这么多问题,有个问题,你能不能回答我?”

      “……”

      源夕雾不回应,雨生龙之介还是咬牙问道。

      “为什么……我明明比上一次还要用心的召唤了蓝胡子老爷,来的却是……来的却是……”

      突然想到自居然还不道这英灵的名字,源夕雾本身也没有想要告名字,闻言,只是淡淡说道。

      “《小仓百一首》。”轻声说道,“那个被你杀害的女孩,到死还抓着一本和歌集。”

      歌集召唤了歌仙,紫式部与残忍的原caster产生冲突,她的愿望更加强烈,所以圣杯选择了她。

      在雨生龙之介悲痛懊悔的眼神中,源夕雾结束了谈话,把对方打晕,让咒鸟拖着。

      现在,要去雨生龙之介的据点,也就是那个用来创造体艺术的下水道。据雨生龙之介交代,虽然现在没有蓝胡子老爷,但早早觉醒了真正审的还是交到了一个好朋友,正跟一起齐心协力创造艺术珍品。

      好像是叫……真?

      无坐视这样悲惨的杀害和改造继续生,源夕雾决,在圣杯战争正式幕之前,先铲除掉这些危害无辜民众的。

      赶路的过程中,源夕雾又给中也前辈打了个电话,现对方已经关机。

      源夕雾:“……?”

      随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再打给太宰先生。

      “哎呀,你居然也背过了我的号码吗?”对话那的太宰治显兴致勃勃,“我还以为你只背了蛞蝓的电话。”

      源夕雾:“……”

      其实背了几乎所有认识的电话的源夕雾不敢说话。

      “太宰先生,前辈是不是……”

      “宾果!”太宰治不等说完就答道,“飙车去东京搭飞机了,说是不能放你一个在那种地方。”

      源夕雾心中顿时一暖,忽的,听到太宰先生的声音沉了下来。

      “我想你也道吧,夕雾。”

      “……”

      “这件,瞒不了森先生。”

      “……”

      源夕雾当然道,而且森先生没有阻拦中也前辈前来冬木市,恰恰说明……

      “森先生的意思是,尝试抢夺圣杯。”太宰治一哂,“本来嘛,这就是个大好的机会,万能的许愿机呢,谁不想拿到手?”

      源夕雾就不想,不过不敢说。

      “太宰先生,这次的任务,是由中也前辈主导吗?”源夕雾询问道,这是目前最关心的问题,有点担心如果是森先生亲自下场『操』盘……

      “不,我来。”

      港口mafia大楼的办公室内,太宰治缓缓起身。拨动几下自的额,深褐的近乎于黑的碎落到被绷带覆盖的那只眼上。的嘴角有些勾起,显然,这次任务与以往不同,正如把源夕雾推出道的任务一样,让充满兴趣。

      ……围绕源夕雾,好像总有一些有趣的任务呢。

      太宰治清楚地道森先生的意思,圣杯倒是其次,在不减员的情况下借助圣杯战争磨刀才是最重要的。属意太宰治作为港口mafia的下一任首领,这一次就是实战。

      【太宰君,这场圣杯战争,完全交由你。】

      【尽能抢夺圣杯,务必无折损。】

      “居然是太宰先生……”源夕雾好像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太宰治隔着电话,都能听到轻快起来的声线。

      “那样的话,我就完全不担心了。”

      “太宰先生,请尽管下令,绝对执行。”

      因为——

      太宰先生的战略是必胜的啊!

      居然这么相信,还以为会更信任蛞蝓。虽然这样想着,太宰治的嘴角却稍稍扬了一下,微微闭目,以一种少见的少年式的语气说道。

      “不执行到百分之百而输掉这场战争……我不会放过你的。”

      “领命!”

      啊……蛞蝓也快到了吧……

      太宰治调试了一下旁边的对讲装置,将耳机戴到顶。

      好了,现在只等蛞蝓与夕雾碰,寻觅一处安全的地方交流情报。

      * * *

      带着雨生龙之介,源夕雾来到了那处下水道入口。晚风送来污浊的气味,源夕雾看了一眼旁边的雨生龙之介,一只咒鸟扑入雨生龙之介的身体,雨生龙之介摇摇晃晃站起来。

      已经完全□□控了,形如傀儡,甚至连从眼中透出恐惧都不能。就这么看着自的身体流畅的走进下水道深处,隐匿身形的源夕雾在身边轻巧跟随。唯恐艺术品被破坏,雨生龙之介尝试挣扎,却根本无济于,在面前的caster,无疑是一名分卓越的魔术师。

      越往前,血腥味越浓重。终于,在雨生龙之介绝望的眼神中,一座血『色』地狱出现在源夕雾面前。

      里面空无一。

      源夕雾看向雨生龙之介,雨生龙之介本来不想说,但还有两根手指没有被掰断,这起了很大作用。

      “应该……出去狩猎了。”雨生龙之介痛苦地说道,“我的手已经被你全掰断了,该说的也全说了,你到底还想怎样?我只不过是有这样的爱好而已啊!”

      “如果你认为没了以掰的手指,我就拿你全无办,就太天真了。”源夕雾漠然道,“小臂也以一寸寸掰断,粉碎,会比手指更疼痛,膨大的肿胀起来。”

      “不过这一切,比你在那些无辜者身上所做的,差太多了。”

      雨生龙之介在痛楚之中,看到那双漂亮的黛紫『色』眼睛抬起来,直直望着。

      “这其中哪些是你的作品?”

      对方不在,计划变更,源夕雾让雨生龙之介沉入梦境之中,让那些已经被杀死的孩子幸福快乐的奔跑玩闹,雨生龙之介却永远无触及那些孩子。忍着当场烧毁这里的冲动,召来咒鸟组成一只格外大的咒黑鸟,自坐在上面。

      仅仅是踩在这处地狱中,都觉难以忍受。

      等待着,等待着杀死另一个恶魔。

      于是牵着猎物回来的咒灵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如花般绽放的尸骸之中,少女侧坐于死神使者般的黑鸟背上,垂下的腿碰不到地面。繁花堆积的彩衣二单铺展、垂下,被无边血『色』映衬宛如梦中之梦。

      忽而,少女抬眸,氤氲着雾气的紫瞳映出了咒灵的身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