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yin乱的美妇

      方馨笑道:“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白霜摊手说道:“好咯,到时候采购就交给你了,反正你每次买东西都最棒了。到时候需要我出多少钱,我就转账给你。不过我觉得吧……跑步机我们可以不买,应该咬咬牙买个跳舞游戏机,这才叫又好玩又能锻炼。”

      方馨翻了个白眼说道:“白霜!那东西要我们几个月工资呢!”

      白霜撇了撇嘴,双眼上挑看着上方,表示无声的抗议,此时方馨站起身说道:“我去下洗手间。”

      “去吧!”白霜将双手搭在下巴处,点头道。

      方馨打开门走了出去,当包厢门关上的一刹那,猝不及防之下,白霜忽然朝着梁榛猛扑而来。梁榛一下子愣了,她坐在梁榛的腰上,俯下身亲住了他的嘴。

      梁榛心中慌乱,虽然刺激,却是感觉主动权并不在手里,但这一瞬间……他根本没考虑这个问题。梁榛瞪大眼睛看着白霜,她回应的则是调皮而美丽的眼眸。

      “小帅哥,我真是想吃了你……”白霜将手放在梁榛的胸膛,她咬着嘴唇说道,“怎么办呢,每次跟你在一起,都觉得自己变成坏女人了。”

      “啊?”

      梁榛毫无准备,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话,白霜用手指勾着他下巴,嬉笑道:“平时在外边总被男人调戏,这下好不容易有个能给我调戏的了。小帅哥,我喜欢这种刺激感,我们来玩个秘密游戏好不好?”

      梁榛脱口而出:“什么游戏?”

      白霜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外边,她坏笑了一下,然后忽然将手放在了背后,解开了扣子。

      嗯?这……

      忽然,她从领口里抽出了一件紫色的内衣,轻轻塞进梁榛的口袋里……

      刺激!

      虽然梁欣也常把贴身衣物丢给他洗,可是白霜的内衣与梁欣完全不一样!梁欣那团只是面包大小的布料,而且平时根本没去在意这些,而白霜这,拳头大小的维度,性感成熟的线条,完全不一样!

      梁榛顿时心跳加快,简直感觉心跳要爆炸了。外面传来走路声,正好是方馨回到了包厢,白霜立即停止了小动作。

      而梁榛那情绪还未来得及收敛,低着头不敢看方馨,方馨撇见了,好奇地说:“梁榛,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过敏了?”

      梁榛连忙摇头说道:“没什么,可能真是过敏吧!”

      白霜坏笑着看了梁榛一眼,啧啧道:“是不是太闷了?那开窗吧!”

      说完,白霜跪在沙发上,身子跨过梁榛。此时她的身体是贴在梁榛身上的,那种真实的触感让人险些窒息。方馨全没在意,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

      梁榛顿时手足无措,下意识将手伸进口袋,却是忽然紧紧地抓着白霜给的小礼物。

      窗户被打开,白霜蹭着梁榛回到位置,刚坐好......

      包厢的门忽然就被推开了,三人都是惊讶地看向门口,一个男人走进了包厢,惊喜地对方馨说:“馨馨,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遇到了。”

      方馨看见这男人,顿了一会,随即皱起眉头,冰冷说道:“哦,是你啊。”

      男人直接忽略了方馨不太高兴的表情,笑呵呵地说:“请我喝一杯?”

      方馨淡淡道:“请不起。”

      男人只尴尬了一小会,随即笑了笑,厚着脸皮坐在了方馨身旁,惹得方馨很不高兴。又对着方馨说了许多恶心人的话,看来这人就是个无赖。

      此时白霜凑近梁榛,很小声地说道:“这男的叫卢祥,是你老师的前男友。借了二十万给他,赚钱了之后决口不提还钱,还说两口子不需要在意钱,最后不欢而散了。”

      听得惊愕,梁榛小声跟白霜说道:“竟然不还老师的钱?”

      白霜无奈叹息,压低声音说道,“当时你老师轻易相信他,借钱的时候没打欠条。”

      卢祥明显是个没脸没皮的人,眼看嘴炮攻势对方馨无效,但也不愿放弃,转身对着白霜笑呵呵地说道:“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白霜笑吟吟地说道:“卢老板有空来我们这玩,只不过,怕你消费不起。”

      卢祥抓了抓后脑勺,无奈地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大家以前不都玩得挺好的吗?”

      方馨一拍桌子,冷笑道:“欠钱不还就玩好玩?”

      卢祥解释道:“馨馨,你这是什么话,只要你愿意嫁给我,那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何分你我?”

      方馨骂了句无耻,扭过头不再理会卢祥;气氛一下静下来,卢祥也注意到了梁榛,疑惑道:“这是谁?”看梁榛与白霜挨得近,笑问道:“是你男朋友?看样子年龄挺小的嘛,还穿着校服,是馨馨的学生吗?”

      梁榛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原本今天挺欢乐的气氛,也被卢祥这家伙破坏。原本以为这家伙很快就因吃瘪而走,想不到他还得寸进尺!

      “你走吧,我们不欢迎你。”方馨冰冷道。

      “别这样嘛……”卢祥嬉笑道,“我们的关系不至于到这地步吧?”

      梁榛看着这人频频没脸没皮,忍不住拍桌而起:“你这人怎么这么烦!”

      “糟糕!”拍桌声音响起的一瞬间,白霜就脸色一变,连忙护住了梁榛。而卢祥一耳光刮了过来,这一巴掌正好拍在了白霜的肩膀上。

      卢祥怒斥道:“你这小学生胆敢指责我!”

      “你别对我的学生凶!”方馨立马就爆发了,站起身狠狠地推了下卢祥。此时卢祥火了,他怒喝道:“你没听见这学生怎么跟我说话的?他算个什么东西,要不是给你面子,要他好看!”

      梁榛气得想说些什么,白霜却是紧紧地抱着他,快速在他耳边说道:“别惹事,他是大人物,有道上的背景!”

      梁榛心中愤怒,仍是挣扎了几下,思考了下白霜的话,却是忍住了。

      方馨气得浑身发抖,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手指着门,对卢祥喊道:“你出去!”

      “行。”卢祥用手指着梁榛,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等着,敢对着我吼,你是不知天高地厚!”

      梁榛怒目圆瞪,咬着牙却是没说话,眼看卢祥走出门,白霜松开了梁榛。

      方馨顿时流出了眼泪,脸上很是心碎的神情,伸手抹了抹泪水,转头看向二人,关切地问道:“你们还好吧?”

      白霜揉了揉肩膀,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们赶快走吧!”

      方馨叫来服务员买单,走在走廊里,梁榛看着白霜的模样很是心疼,干涩道:“霜姐……”

      白霜抹了下自己的脸,转身对着梁榛,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梨花带泪;轻声道:“梁榛,你记住,千万不要得罪大人物……”

      白霜顿了下,换了口气继续道:“能力强大的大人物不能容忍没权没势的小人物这样跟自己说话,卢祥不跟我们吵,是因为他亏欠方馨的。但他不欠你,你只是个学生,而他是个大老板,有钱有背景,你们身份地位不一样,知道了吗?”

      白霜转过身又抹了抹泪水,梁榛看着白霜的委屈模样,咬咬牙,点点头说记住了;出了门,方馨朝着停车的方向,说道:“走吧!”

      还没走出几步,就看见卢祥正带着几个成年男子往这边走来;白霜脸色一变,连忙推了一下梁榛,焦急道:“快跑,打车随便跑去一个地方,暂时不要回来!”

      方馨也是紧张地喊了句快走,梁榛急忙朝着反方向跑去,卢祥等人纷纷拔腿就追,所幸梁榛这个山野小农民从小腿力好,跑着上山都没问题,不一会看甩开一段距离。

      只不过……卢祥这个人,能让人轻易逃脱吗?

      梁榛一看面前停着一辆车,远灯打开,夜里的梁榛顿时被强光刺激,被迫停下。

      我知道,我跑不掉了。

      “啊!哈!”梁榛双拳紧握,喷出一口气,转过身面对卢祥的方向。

      卢祥旁边正好是路边摊,有人在喝酒吃东西;手上招了招,小弟立马跑上前,拿过一个啤酒瓶,递到卢祥手上。

      卢祥缓慢前行,啤酒瓶在手里上下摇晃着,拍打着自己的左手。

      一帮人很快走到梁榛面前,围住了梁榛,一个个身材粗壮,黑衣裹身。

      卢祥抓着啤酒瓶走向梁榛,扬起,朝着他脑袋狠狠砸下!

      “!”

      梁榛往前突进,身子向右移动,肩膀卡着卢祥的胳膊,卢祥顿时失力,啤酒瓶只砸中梁榛的后背,力道也不算太强。

      失神的卢祥手中啤酒瓶被梁榛抢过,他没想到梁榛力气这么大,能从自己手里夺过啤酒瓶!

      仅在一瞬间,啤酒瓶在卢祥头部爆炸开来,卢祥惨叫一声,连忙捂着头,痛苦的瘫倒在地。

      周围人顿时紧绷,已经冲了上来,一边骂着脏话一边打梁榛,本以为自己还能反抗几下,却是艰难的震惊。这几个人下手特别狠,跟学校里的那些混子学生完全不一样。

      他们不会打要害,专门用力地踹手和腿。梁榛艰难地将战区转移,抱着卢祥打,却很快就被这些人给扯开了。

      白霜和方馨急得想上前拉架,却是被两个人堵在圈外。

      “你神的……”

      卢祥咬咬牙,他走到旁边的桌上拿了瓶酒,朝着梁榛走过来,恶狠狠地砸在了他脑袋上!

      梁榛疼的闷哼一声,脑袋一阵眩晕,农民汉骨头硬,也不是很疼。梁榛愤怒地瞪着卢祥,他看着梁榛发怒的脸上,朝着梁欣挥拳过来。

      梁榛愤怒地挣扎,却是挪动了几分,张开牙口,咬在卢祥的右肩膀上!

      可惜……隔着衣服!

      梁榛顿时被拳脚相加,摔倒在地。

      “神的……”卢祥捂着肩膀后退几步,回过神来,恼羞成怒,靠近梁榛,抽了一耳光,骂骂咧咧地说道:“你得!今天就把你给废了。报警,把他送局子里!”

      一听说要把梁榛送到局子里去,方馨顿时就急了,脚下连踩几下,不顾淑女形象,对卢祥吼道:“你这人讲不讲理啊!他是我的学生,你还故意闹腾出这么多事。我知道你现在混得很好,这么欺负一个学生算什么?你牛逼给谁看啊?”

      卢祥恨得咬牙切齿,指着梁榛说道:“这种没素质的初生牛犊,他刚才怎么跟我说话的你也看到了。”

      “分明就是你一开始就赖在我们这儿不走……”白霜也焦急说道,“一个小学生你跟他计较啥!”

      卢祥冷笑道:“你们想帮他说情?大家朋友这么久,一定要撕破脸是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