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大道李娜

      房间里,姜斌和郭鹤年一人一个茶缸,就这样不晌不午的开喝了。

      郭鹤年显然是个喝酒的行家,端起茶缸,轻轻的抿了一口,发出“哧溜”的一声响,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是在回味酒香,摇头晃脑道,“醇馥幽郁、淡雅清香”。

      姜斌也学着“哧溜”一口,放在嘴里准备长长的品一下,没两秒就差点被呛的吐了出来,暗道,“真他娘的辣”。

      郭鹤年显然没注意姜斌的窘态,依然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口酒,一口肉,吃的欢实,好久才停下筷子,道“好久没吃的这么畅快了”。

      说完又忍不住夹了块肉,道,“你小子说的事情,我留意着呢。今天,我就给你介绍个人”,说着就出了门,对着院门外叫唤起来。

      不一会儿,郭鹤年又进门坐了回来,道,“那人马上过来,咱俩先喝着”。

      两人边喝边聊,郭鹤年先给姜斌介绍了来人的背景,叫马德福,是个“文物贩子”。不过,可不是大家想象中坑蒙拐骗的“文物贩子”,马德福家是这一片收旧货的,而且是国家允许的。

      现在国家对于文物的定义是“文物属于废品,鼓励以旧换新”,因此很多人把文物古玩送到收购点,换取一些生活贴补。

      出口公司再把这些文物废品出口到国外,也算是废物利用。

      姜斌第一次听到这些稀奇的事情,也是瞪大了眼睛,心中很是震惊,满眼大大的疑惑,“文物属于废品”。

      压抑住心中的好奇,继续向着郭鹤年请教。

      于是,马德福一家又干上了老本行。

      收购点的生意很好,送货的农民排成队,有时候一天能收三卡车。收购的价格也是低的可怜,一般200块钱就够一天的收购费用了。

      姜斌算是涨了见识,后世价值千金的东西,这时候尽然跟垃圾差不多。

      更令姜斌震惊的是,琉璃厂有专门的文物商店,负责售卖一些古董。文物点收购上来的东西,经鉴别后,把价值高的送交总店,统一调配给各地的博物馆、研究机构。其余的分为三等,由文物商店出售。

      第一等放在商店的‘内柜’,通常在楼上,专供国家高级人员和知名的文化人。第二等在‘中柜’,面向民众。第三等就是可以出口的大路货,放在店面,所谓‘外柜’。

      这些出售的文物一般定价是高出收购价的20%,5元收购的,6元出售,真真的良心价!

      悦雅堂普通的一件宋代拓本,标价只要十几元。

      郑板桥画竹石的大幅中堂标价100元。

      姜斌听的是两眼冒光,就差流口水了。

      现在京城的老百姓消费能力有限,中柜和外柜中的东西更多的是被来中国旅游的老外买了。姜斌听了一阵心疼,几十元卖出去的东西,说不定以后得几十上百万收回来,中国人太不容易了。

      听着郭鹤年滔滔不绝的讲诉,姜斌听的仔细且认真,生怕漏了重点。

      说话间,房门被推开,正是小来乐领着一位大叔进来,后面还跟着个和姜斌一般大的年轻人,怀里抱着不少的东西。

      郭鹤年赶忙起身打着招呼,顺手还抓了几片肉递给来乐,这回叫来乐的男孩倒是没拒绝,抿了抿嘴,紧紧的抓着几片酱牛肉跑开了。

      郭鹤年不忘向姜斌介绍,中年大叔就是马德福,后面是他的儿子,马志云。

      介绍姜斌的时候,马志云本没有太大的反应,可当听到是清大的高材生,瞬间眼睛有了光彩,哥长哥短的前后叫着。

      姜斌大方的与两人打着招呼,又在郭鹤年的招呼下,继续起了酒局。今天幸亏多买了些吃食,小菜、花生米的准备了不少,要不然真架不住四个大男人造。

      酒过半旬称知己,有了几杯酒下肚,渐渐的聊到了正题。

      郭鹤年首先起了话头,道,“我这小朋友呢,清大的高材生,刚刚也介绍了,就是喜欢些旧东西,今天也是找你们父子俩来聊聊”。

      “郭叔,您找的人我放心,您交待的事情,我都记着呢”,马德福的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对郭鹤年的信任和尊敬。

      说话间,就向儿子递了个眼色,马志云立马心领神会,把桌子收拾出一块地方,放上一个布包袱,轻轻的打开,道,“姜哥,您打个眼”。

      姜斌看着眼前的罐子,花花绿绿、繁缛华丽,瞧了半晌,疑惑道,“乾隆珐琅彩?”

      “嘿,说你小子一窍不通,还真不能够”,郭鹤年有些意外,姜斌居然认出了跟前的物件,接着道,“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乾隆晚期的珐琅彩勾莲纹象耳瓶”。

      各种文物古玩都有自己的定名标准,姜斌是一窍不通,但是在后世网络的冲击之下,对于乾隆的审美还是有一点认知的,那就是“富二代”式的庸俗炫富。

      不过,这些庸俗的俗物要是放在眼前,变得唾手可得的话,那就是另一种感觉,甚至瞧着还有点煞是好看呢。

      姜斌小心的拿起,一寸一寸的仔细瞧着,看到圈足内有“乾隆年制”双行四字款,并没有写晚期的字眼,于是疑惑道,“怎么看出是乾隆晚期的?”

      看着郭鹤年的直乐表情,姜斌知道这一个问题,无疑又是漏了自己是“小白”的底了。

      郭鹤年指着瓶上的花纹道,“乾隆晚期的珐琅彩工艺多采用百花地,色地轧道及仿鎏金工艺,与雍正白胎珐琅彩清新典雅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一说到专业知识,郭鹤年那是说的头头是道。

      姜斌听的也是心潮澎湃,暗道,“不错不错,上来就淘到了个真东西”。

      郭鹤年评头论足的讨论完这个东西以后,道,“也算个普通东西,我说小马,你不能就拿这个糊弄小姜啊”。

      马德福憨憨的笑道,“郭叔,您交代的事情,我哪敢糊弄”,说着又从布兜里拿出一幅画。

      郭鹤年小心的接过,并轻轻的展开,随着画作越展越大,笑容也溢满了整张脸,笑道,“你小子不错,郎世宁的白鹘图,不错不错”,说话间又把画作递给了姜斌。

      姜斌以前哪见过这种真东西,小心脏真是扑通扑通的。

      “怎么个价?说说吧”,放下画作,郭鹤年抿了口酒道。

      “古董收购点的清朝盘、碗3块至5块一个,一对同治粉彩的大瓶子收购价10块。出口公司收购则是不分朝代,价格一律按尺寸给,一尺二的永乐花口盘子,收购价7块钱。至于郎世宁的画就不好说了,您看着给”,马德福也是个精明人,上来没有先报价,倒是把市场价讲了个明白,就算是熟人,你也不好意思低于市场价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