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0时的吻在线观看

      嘴上说要去帮王欢,但刘虾与王欢之间,横着薛野风这个大山一样的敌人,过都过不去。相比之下,他和燕杀风之间相隔的土匪喽啰,就跟个土坑土沟一样,虽然也不好过,但是刘虾觉得他还能试试。

      提着朱耀剑,凭着身手敏捷,险险的躲过几把飞刀,砍翻一个土匪,被土匪的血溅了一脸。刘虾突然愣了一下,我居然杀人了!唉,我不纯洁了!

      那边燕杀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登时就发现这边有动静。看到刘虾入场,立马有意识地朝这里边走边战,一番缠斗,终于二人汇合在一起。这一下战斗的效果截然不同,一个剑出如虹,一个刀走无常,这下子两个岌岌可危的人方才勉力维持住颓势。

      “你来干什么,捣乱不是?”才一聚首,燕杀风就开始数落,他看得出,刘虾一点功力都没有!

      “王叔快坚持不住了,我再不,来你俩都要交代在这儿!”

      “你有办法?”

      “先往他那边撤,等会儿我拖住这些人,你俩找机会杀了薛野风!”

      “你行吗?”燕杀风表示担忧。

      “男人,不行也得行!别废话了,就这么着!”刘虾嫌他墨迹,率先提着朱耀剑朝王欢那边杀去!

      拼吧,这种时候要么拼命,要么逃跑,可连一个不会内功的都在拼命,同样是血海深仇,凭啥自己要逃?燕杀风看着刘虾的背影,安慰自己一句,随即沉默着跟上!

      由于事先准备工作做的太差,刘虾连有多少山匪都没有打探清楚,从他这儿看过去,只感觉到处都是人山人海一样的土匪,浪潮一般向他涌来!

      刘虾感到有些恐惧,他本能的先防守,然后再考虑杀敌,所以非常被动狼狈。都怪王欢!爱招惹是非,这下玩翻车了吧!

      可事到如今,那就来吧,试剑天下这就开始了!

      终究是几次与死亡共舞过的人,放下杂念,刘虾渐入状态,他决定把出手交给本能,选择最基本的出剑招式——刺!快速地,不停的刺杀!一招毙命,只求节省体力,持久续航作战!

      所以说任何事物的熟练都是需要锻炼的,熟悉了这种作战方式之后,刘虾把杀戮变得高效,这让燕杀风看的一愣一愣的,他快分不清自己和刘虾究竟谁走的刺杀之道,明明还打算照顾刘虾来着!

      两人尽可能快的朝着,王欢与薛野风的战斗之地杀去,一众土匪居然挡不住他们的势头。那边王欢也很给力,用一手精湛的刀术死死的缠住薛野风,两人越打越烈,激昂的外放气劲碰着就死磕着就伤,连续误伤了好几个土匪喽啰,其他土匪唬的不敢上前插手。但高度集中地战斗也让薛野风无暇分身只会他的土匪手下,知道她后不后悔亲自下场交手!

      等刘虾和燕杀风终于看清楚王欢的现状,都为王欢的武功感到震惊,这一路走来,不论是刘虾还是燕杀风,都没有见王欢全力出手过,上次在钟离家里逼退薛野风,虽然狠话放的大,但是还是以试探防守为主。

      可再看现在,两人本就修的都是刀法,霸道酷烈,刚猛无俦!这次又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生死搏杀之下,早就抛弃了留有余地的打法。大冬天里,山上堪称冻土的地面,厚厚一层泥土都被掀翻横扫一空,裸露出伤痕累累的岩层,愣是被打成了传说中的修罗场。

      但终究是刚不可久,场面上一青一黑两团人影快速飞腾闪耀,四散的刀芒割裂虚空,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嗡鸣后,王欢和薛野风同时停下,显出身形。颤抖的躯体头顶上飘散的屡屡白雾,无不表明着两人经历了多么残酷的对决,唯有手中的兵刃被各自的主人双手操持,在虚空中虚点敌人,纹丝不动!

      但此时王欢看起来状态非常不妙,身上血痕累累,头发都被削去一截,他神情疲惫而刚毅,凝重的说道:“五虎断门刀?狗屁!你有这种军中武功,应该不是江湖中人吧?”

      “哼哼,你管我从哪来?杀了你就是好武功,你的底子就干净了?!”薛野风此刻只余仇恨,被人杀了儿子,还打上门来,子嗣断绝,家业被灭,他的后半生几乎没了希望!

      但看看周围一众土匪横尸遍地,那边还被纠缠的另外两个仇人岌岌可危,自己面前的这个大敌也快不行了。还好,只要自己能活命,这一切只是重头来过而已,还来得及!

      王欢有心借着说话的的时间回复一下体力,故意拖延道:“像你这样的高手,恐怕是来自军中吧。而且,你披着黑巾匪的外皮,啸聚山林杀伐劫掠,莫非是有人让你来养匪自重?!”

      薛野风听到此言,脸上大半仇恨变换成惊异凝重:“看来你懂的还不少,不过你今天死的理由又多了一条!”

      话不投机,薛野风主动上前邀战,王欢只能无奈被动接招!他之前砍了一会儿土匪,消耗已经很大了,此刻再次交战,明显落了下风。

      那边刘虾和燕杀风或是背靠背提防,或是错身交换方向冲杀,绝对不会把战友的后背交给土匪!他抽空看出王欢窘境,急忙对燕杀风说道:“按计划行事,你快去帮他,这里有我!”

      燕杀风也不答话,趁着刘虾制造的空隙,身法展开,冲着薛野风就杀去,相比起打土匪,他更想杀薛野风!

      这边刘虾站在原地,阻拦土匪过去。但一众土匪两人杀得有点动摇军心,此刻燕杀风要走,他们也不拦着,看着刘虾只剩自己一个人,立马胆子就抖了起来,不约而同的逼杀上去!

      这家伙明显还是个少年,毛都不知道长齐没有,咋就这么厉害?不过还好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了!这些土匪莫名的有种扼杀天才的痛快感触!

      “好,现在靠自己!”刘虾呼了一口气,轻声对自己说道。

      好好地一招斩魔式,本来是以力量和身体打底,叠加气势,引发心灵力量,进而干涉现实的绝招。此刻却被他魔改成一种续航作战的状态加持。

      微微暗淡的白芒,在朱耀剑饮血后晕红的光辉下若隐若现,仿佛上古凶兽明灭不定的血眸,下一刻就要现身肆虐凡间!

      但土匪哪管你那么多,惹不了那边三位杀星,还弄不过你一个小鬼头?现在自己这一方人多势众,就欺负你一个,而且还是个未成年人。那自然没的说,并肩子上!

      没办法多蓄积体力,刘虾只能边躲边杀,在黑虎那边联系的丛林酷跑,被他派上了用场。

      刘虾此刻仿佛成了双龙戏珠的那颗珠子,不过是他这颗珠子在挑逗戏耍土匪长龙,带着土匪满场跑!

      加持了斩魔白芒的朱耀剑游移不定,被刘虾用的堪称是剑出无踪,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磕着谁就是个骨断筋折!此刻他热衷于制造混乱,就为了给自己多一点腾挪的时机。

      对于王欢他们这些江湖武人来说,每次濒临绝境,只要不死,那意味着技艺的精湛和心灵的超拔。到最后气吞山河,笑傲天地也不过是平常。此时刘虾经历过一次次生死蜕变,也有了一睹这样的奇妙,追赶他们的资格。

      ……

      “啊,啊!”

      一声怪叫传来,吓得刘虾一个激灵,原本平削向土匪鼻子的剑,也晃了一下,失去准头,只带走那个土匪脑门一绺长发!那家伙看着掠过脑门的剑光,当场吓尿!

      刘虾看这朱耀剑刃上滑落的那缕脏发,心里不由得抱怨王欢他们,你们这些江湖高手,打个架咋就这么不省心呢?心态呢,素质呢,都不如人家钟离,这边血刺呼啦的杀戮场,都不见他惊叫一声!

      一招虚晃,逼退再次追杀上来土匪,刘虾抽空看了眼那边的三人战团,原来,王欢有了燕杀风这个强援,立马感觉自己又行了。就差原地满血复活,追着薛野风一顿猛砍,让你要杀老子!

      那边燕杀风不知道被仇恨折磨多久了,一双走奇诡路线的子午鸳鸯刀,被他耍的是硬气无比,死战不退,是变异了吗?这野路子让另外两个,浸淫刀道已久的大家高手都不由咂舌,大当家非常无奈,王欢就很好奇!

      大乱斗打了这么久,自己两个没突破,倒让这个最不该临阵突破的杀手突破了。到哪找理去?要是说精神意志,谈论情感,自己这边仇恨也不少啊!

      打红了眼,三人之间的气场再增三十丈。终于,王欢拿着大关刀和燕杀风把薛野风逼到了山寨的高墙墙角下,这次他跑不掉了吧?

      危急关头,薛野风抽空大骂一声,你们一打二,无耻,胜之不武!

      王欢都气笑了,这是生死大战啊,之前你们一群土匪追着砍老子,我都没说啥,现在你居然有脸搁这儿说什么胜之不武!闹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