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花美凉ed2k无马

      “你真的太无耻!”

      厉聆墨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

      那个温文尔雅的玄公子不见了,对面这个畜生暴露了他的真实面目。

      他满脸的得意之色,嘴角狰狞的笑容,显示他是多么邪恶。

      “我怎么无耻了?”玄若谷满脸的愤恨之色,“今天是我们俩结婚的178天!”

      他松开了按在身下的厉聆墨。

      然后像一头发疯狂兽一般,在密室里转着圈子,嘴里喃喃自语。

      密室里,桌椅床柜,摆设的都是些日常家居用品,但每一样都是昂贵的木料打造。

      空气中喑香浮动。

      是几种味道的综合气息,木材特有的清香,女人的体香,还有插在桌上花瓶里一束蓝色花朵,散发的特殊醉香。

      这种醉香甚至压过了其余的香味,至少在晨读的经验里没有接触过。

      精神灵魂体指挥火云劲力,想捏起一片花辨,然而晨读惊愕的发现,拇指和中指递到眼前,却空无一物。

      蓝色花辨依旧在花朵上,纹丝未动,这是什么情况?

      五感应激立刻进入戒备状态,扩散至三十米立方范围。

      密室在灵机思感的认知中,由大化小,原来它建在一幢三层小楼的下面。

      不错,密室的上方就是航海联盟的总部,红楼。

      知道了身处方位,晨读的意念凝缩,又急忙回到密室,毕竟厉聆墨还身处魔窟。

      有机会,还要英雄救美。

      毕竟这是咱坚守的原则之一。

      “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挡箭牌?”

      “我推辞了导师留校任教的挽留,一心回来就是想振兴我们航海联盟,还不全是为了你!”

      “厉聆墨,你这贱妇!”

      玄若谷越说心头的怒火越盛,突然冲到厉聆墨面前,伸出左手薅住了她的头发,右手挥出。

      柔顺的紫发在魔掌的撕扯中凌乱不堪。

      一声响亮的耳光!

      “不要打她,你这狗贼!”晨读的心都被打碎了。

      眼前的两人恍若未闻。

      晨读立刻发动火云劲力,化作尺许长针,刺向玄若谷。

      徒劳无功,又是什么情况?

      晨读有些懵圈,闪耀厉刃光芒的火云针,竟然没发挥出一点威力。

      难不成离开肉身的精神灵魂体,指挥不动同样离体的火云劲力?

      这不符合科学道理!

      为什么刚才火云网能捕获烟雾?

      晨读陷入沉思,但还分出一丝精神,留意眼前的事态发展。

      “你竟动手打我?”

      厉聆墨被玄若谷打蒙了,一脸惊疑的看着他,俏眼里全是不信。

      这个姓玄的怎么敢动手?

      自己把他当成小弟看待,虽然呼来喝去,但他一直都很听话。

      指东绝不打西!

      今天他是发哪门子疯,竟敢以下犯上。

      看着她嘴角流出的鲜血,玄若谷爆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狂笑。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从今天起,你不再是航海联盟的大小姐。”

      “什么?你再说一遍!”

      “实话不瞒你讲,现在航海联盟已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不信!”

      “你阿爹厉海已被我困住,你别指望他来救你!”

      玄若谷爆发出得兴奋的狂笑。

      “你若乖乖从了我,咱们还是好夫妻,如若不然……嘿嘿嘿嘿!你当我玄若谷是吃素长大的?”

      厉聆墨倔强地把头扭向一边,不再搭理这条疯狗。从知道他卑鄙无耻的面目以后,再也没有正眼瞧过玄若谷。

      现在唯有后悔!

      这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忘了当初是谁救过他。

      玄若谷自认为聪明才智天下第一,焉能看不出她此刻的想法。

      “是,当初你救过我。”

      “可比武招亲是谁提出来的。”

      “是你爹,那个老混账。”

      “我玄若谷年少英俊,武功更是打遍三十六方势力无敌手,一哪一点配不上你?”

      “再说了,我是真心喜欢你,你是怎么对我的。”

      “结婚178天,你没让我碰一下,我要你这样的老婆有何用?”他喋喋不休,说到最后竟声嘶力竭。

      什么?简直奇闻!

      晨读一个头两个大,本来还挺羡慕玄若谷娶了南极女神,尤其是见到美女那一刻,他真心怀疑姓玄的凭什么能抱得美人归。

      现在放心了。

      嘿嘿嘿,嘿嘿!

      原来他俩还没有成就好事!

      虽然晨读并没奢望能跟厉聆墨发生点什么,可他还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通病。

      我得不到的,最好你也捞不着。

      人性自私,无可厚非!

      可接下来厉聆墨的话语,让晨读膛目结舌。

      “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别以为你的所作所为我都不知道,你在外面花天酒地,我从不过问。”

      “我也不应该过问,因为我遵守咱们的约法三章。”

      我去,跟禽兽谈规则,你傻么,女神!

      晨读翻白眼。

      更精彩的还在继续。

      “你上了多少个女人。”

      我靠,这个“上”字用的精辟,女神,你也不是省油的灯。

      “从15岁到50岁,你是老少皆宜,来者不拒。我厉聆墨真的很佩服。”

      “恐怕没有300。也有400个了。

      嗡嗡的,晨读一个头八个大!

      我靠靠,在下也很佩服。

      你这是什么逻辑,厉大小姐,气晕了吧?

      玄若谷有些惊骇:“你怎么知道的?”

      厉聆墨冷笑不止:“别以为你能困住我,本大小姐可是读书教五大副教主之一。”

      “读书教是什么东西?”玄若谷疑惑的问,这也是晨读想知道的。

      首次听说,难道是专门负责打探消息秘密的?看厉聆墨自信的神色,这个读书教来头不少。

      名字倒也儒雅,读书教,听上去不是歪门邪道。

      只是不知道它的势力范围有多大,如果有可能可以利用它打探父亲的下落。

      晨读认真分析这条信息,其中蕴含的可能性。

      既然你是副教主,那我就做教主好了,晨读几乎是眨眼的时间已作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这只是小目标!

      当务之急是搞清楚眼前的状况。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精神灵魂体,已经进入了玄若谷的体内。

      所有看到、听到的、闻到的,都是这个禽兽记忆中的镜像,都是过去已经发生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怪不得拈不起一片花瓣。

      姓玄的这具身体如此腐臭不堪,所经之处无一不是暗伤、裂痕。

      照理说,玄若谷的身体状态,早应该身患大病,甚至卧床不起。但从接触的这一天来看,他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精神面貌甚至还要更好。

      这是什么原因?

      回想起刚才吞食的两样物质,烟雾和银膜,有形无质,这两样东西绝对不是凡物!

      百分百是玄若谷的护命符。

      想啥来啥,晨读正在回味烟雾的甜香滋味,惊喜的发现,那些浓淡混合流转不息的烟雾重现眼前。

      它们自足少阳经奔逃而来,哪曾想追击的敌人已看完一出大戏,这会儿还十分想念它们。

      既然来了,哥就不客气了,先吞为快,这次不能放跑一丝烟雾,再次驱功火云劲力,一张大网再次形成。

      猝不及防,所有的黑白烟雾被悉数包围捕获。

      怎么又好使了?尽管惊讶,但心情瞬间被喜悦代替。

      任务完成,撤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