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带你另眼看世界18

      徐安邦的队伍最终也没敢去下游晃悠,那些部落被杀死了十几个人,还能让再去的人好受了,整个小队休整一天后往回返,还好在返回的路上没有碰到什么危险。

      等回到大山西边的营地,副队长张孝全的队伍也回来了,大家集合起来,把手头的资料就在营地整理汇总,查看下没有什么遗漏就打道回府了。

      与此同时,朱家镇又接待了一个移民船队,这支从高文岛过来的移民船队给管委会主任朱显强捎过来一份材料和胡亦菲的信件。

      “鲍司令,胡亦菲让我们找两个人,一个叫王凤鸣,一个叫魏平安,这两人是锦衣卫的暗探,看来咱们的防谍工作还任重道远呐。”朱显强对鲍小军说道。

      “哦,咱们这里离着明朝几万里远,明朝竟然能派出暗探,这些人出息了哈。”鲍小军难得的表扬了一下。

      “他们也是对社团不了解嘛,怕咱们对他们有什么企图,所以锦衣卫有点动作就正常的,这两人只能你负责调查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接触到咱们一些不可泄露的秘密。”朱显强说道。

      “从信件上看,他们要求我们释放这两人,锦衣卫面子都不顾了,落下老脸请求我们放人,为这两个锦衣卫的低级人员不值当啊?”鲍小军不明白。

      “据我猜测,应该是魏忠贤或者是内阁的高官,甚至可能是天启皇帝十分想了解我们北美基地的状况,但是他们得不到别的佐证,只能想出召回两个锦衣卫暗探的方法,因为如果我们不允许,这两个暗探很可能在北美终老一生也回不到明朝了。”朱显强想了想说道。

      “那好吧,我先调查下这两人,如果他们没有接触我们太大的秘密,我们可以安排他们俩坐回程的船回去。”鲍小军认可朱显强的意见。

      “你发现没,胡亦菲的信件后面附了执委会的背书,但是这份文件并不是执委会办公室的人写的,而是电文,这说明执委会是通过无线电传输的文件么?”朱显强问道。

      “应该是的,这艘船是高文岛过来的,看文件的日期,本部应该正处于封冻状态,不太可能有船能出来,所以用无线电传输命令的可能性很大。”鲍小军分析道,“年初听说原海洋之心的电气工程师孙又平研究出初级的无线电通信设备,并且进行了本部和玫河口基地的无线电通讯,实现和高文岛的无线电通讯是有可能的。”

      “唉,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实现跨洲际的无线电通讯啊,要那样的话,大洋两岸联系就便捷多了。”朱显强憧憬着。

      “明年本部就要正式搬迁过来了,我估计孙又平大干快上肯定会在那时有个说法,要不本部就对大洋西岸的局势控制就会滞后喽。”鲍小军认为孙又平会搞一个献礼的工程。

      “是啊,这个献礼工程搞出来,执委会的统治秩序就稳当了,咱们北美大发展的机会来了。”朱显强也希望献礼能成功。

      “说到大发展,听说金矿协会的下属安保公司已经翻过了黄石大山,找到了大山东面的河流?”鲍小军说道。

      “是的,这群土匪一样的安保护卫队,纠集一帮亡命之徒,跑到大山里抓捕不肯归化的土著来挖金矿,这个太不和谐了。竟然还翻过了黄石大山,跑到大山东坡,找到了一条往东流的河,”朱显强拿出一个草画的地图,“因为发现这条河的队伍,他们的队长叫张麻子,队员们为了调侃他,所以就命名为麻河,我估计应该是后世密西西比河的支流密苏里河,从这里顺流而下,那就进入了北美大平原了哈。”

      “这是一个好事啊,如果能够找到一条路把黔江和麻河连接起来,咱们进入大平原开拓就容易多了。”鲍小军用手指在草图上划了一条连线,“把道路平整一下,然后开通一条骡马运输线,可以联通起来,然后在麻河沿岸建立几个据点,事情就成了。”

      “我倒是让开发公司派出了勘测队,勘测下两边的道路,不久他们的消息也该回来了。”朱显强合计着。

      鲍小军接下来就开始对锦衣卫暗探的调查,通过查阅社员组织系统的档案,很快就发现了这两人的去向,因为魏平安和王凤鸣没有使用化名,根据上船的时间和移民资料,很顺利的找到两人,发现这两人因为有一定的文化,已经被吸收进社团的教育系统当教师了。

      调查人员继续查,发现他们在当教师期间倒是兢兢业业,长期奋战在一线的教育岗位,在巡回教育过程中工作也很出色,春节前还参加了波河镇的教师培训班。

      工作期间应该接触不到社团的保密项目,就算是接触到的教材也是一些启蒙的东西,小学教师能教啥高科技啊。

      调查人员向鲍小军汇报后,鲍小军安排几个军事人员组成特别行动队去抓捕这两人,同时要求,千万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特别行动队到达黔江地区后,兵分两路,一路去武阳镇抓魏平安,一路去叶水镇抓王凤鸣。

      抓捕魏平安的特别行动队在武阳镇扑了一个空,魏平安已经随巡回船去上游的尖山屯上班了。

      带队的林队长马上乘船直去尖山屯,尖山屯离武阳镇得有三百余公里,顾名思义就是紧挨着一座很尖利的山,那里已经进入山区。

      这个尖山屯是一个归化的土著村寨,武水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大弯,尖山屯就在这个湾里面,村寨的村民以狩猎为生,目前村里最主要的产出就是珍稀的毛皮。

      这里的毛皮比较海西那边的毛皮来说就是大个,毛皮动物长得也比那边的大,剥下来的皮子也比较大,运回去也能卖一个好价钱。

      几天后,林队长的船在尖山屯靠岸,马上就被村民发现了,当林队长跟村里人说明来意并出示证件,正在村里停留的巡回法官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有军方的特别行动队到来。不过在小学里住着的魏平安看到林队长出现的一刹那,心里咯噔了一下。

      “你就是魏平安?”林队长出示证件后询问道。

      “是的,我就是魏平安,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魏平安强作镇定。

      “经过我们调查,发现你的来历和你的目的有点问题,请您放下手头的工作,配合我们进行调查,现在你可以收拾行李跟我们走吧,这是管委会的调查令。”

      魏平安知道自己的事情露馅了,但也没有做无谓的抵抗,默默的收拾自己的行李,然后一一和同事们告别。

      这支巡回队伍一般是法官负责牵头,不过当法官看到管委会签发的调查令,也无话可说,只能安慰魏平安,让他回去好好调查,关于他的工作品质,巡回队成员可以作证云云,不过魏平安在感谢完之后头也不回的登上林队长的座船。

      十天后,特别行动队带着魏平安和王凤鸣回到了朱家镇,当二人在船上见面时,都不由的惊讶了一声,不过林队长他们也没有禁止他们之间的对话,两人聊得还挺热络。

      “魏大哥,咱们从去年开始教书还一直没见过呢,看来咱俩的教书先生当得还挺惬意啊!”王凤鸣笑呵呵的说道。

      “看来咱们的事情是犯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咱们呢?”魏平安也笑道,虽然说要挨处理,但好像却一点也不怕的样子。

      而王凤鸣又说起来,“在这边生活老有一种不安全感,如果回到大明,可能安逸得多。”

      一说起这个,魏平安却感觉很茫然。

      到了朱家镇之后,特别行动队对他们俩进行了审讯,他们俩也没有藏着掖着,把这一年来所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了,行动队把他们所说的情况一一的核实过以后,朱显强和鲍小军也没有见他,直接就安排他们俩上了一艘刚卸载完移民准备装货返回的移民船。

      在上船之前,行动队的人还让他们处理了一下私人事务,魏平安问行动队的林队长,“我们哥俩这一年攒下了一些收入,既然要离开了,可不可以带走啊?”

      林队长呵呵一笑,“当然了,这个就是你们劳动所得,正当收入,带走天经地义啊。”

      “好,那我们从银行把钱取出来吧,”说着拉着王凤鸣去朱家镇的银行取钱,他存的是记名存单,在北美所有的银行都可以取款,但是异地取款需要少量的手续费,同时也比较慢,得等到开户行把底票传过来才能取。

      “其实你们不用着急取,你们可以办一个汇款手续,把款汇给马场港或淡江的分行,从那边取出来也可以的,省得带一堆银币在身上显眼。”林队长对他们建议。

      但是魏平安知道怎么回事,“还是取了吧,我们可能到不了马场港或淡江了,省得来回折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