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开场音乐

      落雁城经历三百年风雨,从前朝到大秦朝,由不足万人的小县发展成百万人口的经贸大城,其中都有莫家的手笔。

      而落雁县的县令,自大秦立国以来都是莫家之人。

      衙门就坐落在县内北面,楼层高耸,进进出出都是身穿皂衣的官府之人。

      而在县衙不远处的一座府宅内,宅子古朴大气,门第比之府衙还要高,楼层高耸,侍女踩着碎步娇笑着进出。

      而在高楼一间议事厅内,一中年男子正着急地来回走动,脸上写满了焦虑愤懑。

      “叔父,莫要再晃了,侄儿眼都要晕了。”

      安坐在香木扶手椅上的青年出言道,他身披绒衣,脸色惨白,很是孱弱。

      “这叫我如何不急,城外拢共就放出去那些个眼睛,一天!就一天!全都被人给斩了!连渣都不给我留下!”

      中年男子气得咬牙切齿,又想到这些天的功夫都白费了,捂着胸口心痛地喊道。

      “不过一些小玩意,叔父不必如此,侄儿那里多的是,等时机成熟,给一些给叔父便是。”青年斯条慢理地说道。

      他对此事并不上心,若非他这叔父做事不经脑子,他此时也不会坐在这里。

      中年男子脸露喜色:“好侄儿,你可不要骗你叔父。”

      “侄儿岂敢。”

      中年男子得到承诺心里好受多了,又面露狠色道:

      “那人敢杀我养的东西,必教他出不了落雁县!”

      青年眼神一瞥,道:“陵阳的人就要到了,叔父莫要冲动,万一那人是从陵阳来的,可就大事不妙了。”

      这不过是他的猜测,那人从正南方向而来,陵阳位于西南,不论怎么走,都不会在这时候出现在正南方向。

      见中年男子面带愁容,他又安抚道:

      “不过,叔父也不用太过忧心,陵阳那边有信传来,来使是谁,我已经清楚,只是还得委屈叔父多忍耐些时日。”

      中年男子道:“全怪那林子旭,放着好处不拿,非要上谏!”

      ……

      苏协背着包袱抬头看向眼前三四层楼那么高的城门,以及更高的城墙,心中惊叹不已。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城门。

      远比他想象中的要高要大,以他现在的轻功一下还飞不过去。

      不像落雪观,他可以从前门飞到后门处的松树上,甚至还要远。

      目光越过城墙,可以看到里面层层高楼,高空中的楼层间有桥梁勾连,但只能供人行走。

      “小金,师父说兹邻很穷,我第一次觉得师父说的不对。”

      苏协抱着小金进城,一辆车驱马从他身边驶出去,他看了好几眼。

      “已经走过去,就不回头看了。”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前面还有更多令他目不暇接的事物。

      飞天杂耍、街边货郎、以及天上的云桥,城门口的面摊。

      这些东西在寻常人眼中再寻常不过了,但对他来说,很多都是头一回见。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不少衣着奇特口音怪异的,也不知他们从何处来的。

      苏协一路前行,在他好奇地打量这一切时,也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速速退让,速速退让,往生司办事!”

      振聋发聩地声音从前方骑马的大汉口中传来,他身后跟着五个黑袍面肃的男人,同样骑着高头大马,浑身笼罩在黑袍下,袍子随风而动,偶尔会露出半张脸来。

      四周百姓闻声而走,自行分流至两边。

      亦有来不及收拾摊子的,匆匆将摊子推走。

      一时间,手忙脚乱。

      也幸亏那报声的男子声音洪亮,隔老远就喊了句,给足了他们时间。

      “得快点,小丫你帮我扶着点,我给推过去。”

      “桑姐姐,我帮你推。”

      在苏协不远处的一对姐妹,正吃力地将酱饼摊子往墙边移,但她们力气不够,速度很慢。

      眼看着黑袍们就冲过来了,桑萌萌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可一着急下,就更使不上劲。

      身边的大叔大婶们都有自家的东西要收拾,这会也腾不出手来帮她。

      往生司的人最讨厌了!

      明知这是集市,人最多,还骑马纵市!

      “算了算了,小丫,不要了,不要了,姑奶奶也不缺这点钱。”

      桑萌萌拉着小丫头就走,再不走人都要被撞了。

      正当她泪眼朦胧,放弃摊子的时候,一个青衣少年出现在她面前,轻轻一推,就将摊子弄到墙角边了。

      刚好,骑马的那队人飞驰而过。

      “酱饼很香,我想买一个,唔,两个。”

      苏协说要一个酱饼的时候被小金啄了一口。

      桑萌萌看着清隽秀雅的苏协,愣了愣,心道:他又瘦又白净,怎么力气这么大。

      随即道谢一声,又道:“你帮了我大忙,以后我这里的酱饼你不用付钱。”

      苏协道:“举手之劳,钱还是要给的。”

      他已经开始掏银钱,钱他攒了很多,有铜币,有银子,一直都没机会用。

      桑萌萌看到他从包袱里拿出一大包钱,眼睛都看直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也是第一次见有人用布袋子兜着这么多钱,又在大街上拿出来的。

      “不用,不用,你快收起来!你要是给钱的话,我就不给你做酱饼了,你不给钱,我心里才好受些!”

      苏协看她手忙脚乱地将他的钱袋子捂好,好像生怕有人看到了一样。

      “那听你的。”

      “你快收好,你家里人就没教过你财不露白的道理么,怎么能在大街上拿出来!”

      桑萌萌着急地看着他,手里还比划了一个掏钱的动作。

      她家里要是有这么多钱,铁定藏得紧紧的。

      苏协心想,师父确实没说过这样的话。

      桑萌萌手法熟练,两个酱饼一会就做好了,用荷叶包着递给苏协。

      “小郎君,拿好了。”

      苏协很久没听人这样喊他了,不禁有些恍惚,六岁前还有人这样喊过他,六岁后,就只有他和师父住一起了,就算是下山,山下的人都喊他小道长。

      他拿过饼,将小金放在地上,自己也坐在角落里,一人一鸡开始对付酱饼,认真却安逸。

      五六岁的小丫,看了眼苏协和小金,又看向她的桑姐姐。

      “姐姐,他用你做的饼喂鸡。”

      不用她说,桑萌萌也看到了,关键人家还吃的那么香,她该说什么?

      她盯着苏协酝酿着接下来的话,喂鸡!她亲手做的饼竟然被人用来喂鸡!

      不能生气,毕竟人家帮了自己。

      要温柔一点,他是外乡人,别把人吓走了。

      苏协抬头道:“味道很好,小金也很喜欢。”

      小金?

      桑萌萌指着那只颜色灰白,浑身没几两肉的丑鸡道:“它是小金?”

      苏协:“对啊,小金是我从山上捡到的,是我弟弟。”

      “咯咯咯。”

      桑萌萌:“……”

      好奇怪的外乡人,把一只鸡当做弟弟!

      是外地的习俗?

      还是他脑子不太好,可看着不太像啊!

      不过,既然他们是这种关系,那算了……

      酱饼吃完了,苏协问道:“往生司是做什么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